糖醋橙子

一个透明写手

【AM】Merlin的花(上)此年花已落(清水短篇)

*配对:AM

*清水短篇,此为上篇,下篇不一定什么时候出来哈哈哈

*送给66 @Ailueas-66 ,感谢她带来的翻译(づ ̄3 ̄)づ╭❤~

*这一篇本来是用于清明活动的征文,但是写了一半写不下去了,所以就换了另一篇用作征文。和66唠嗑的时候说到了这一篇,于是就干脆拿出来送给勤劳的66吧嘿嘿

-------------

  Merlin的花(上)此年花已落

  从小,Merlin的母亲就告诉他,不要去拔院子里的花花草草,如果你喜欢它们,就让它们安静地生长吧,爱是克制,是想要触碰又收回手。小小的Merlin一知半解地点点头,望着院子里母亲种下的花朵春荣秋谢,却再也没有伸手去摘过一花一木。

  爱是想要触碰却收回手。多年以后,当Merlin强扯微笑靠着桌子站在Arthur订婚的礼堂里时,他又一次想起这句话。

  他端起酒杯,和众人一起敬Arthur和Vivian,淡金色的香槟在高脚杯中轻晃,从他的嘴唇流经舌尖、喉咙,直达痉挛的胃部。他一边变态般感受着酒精在胃里燃烧带来的痛苦,一边苦苦思索自己爱得如此克制是否是正确的。

  他记得那些星空下彻夜交谈的时光,他们彼此凝望,但是却都不敢靠近。当Arthur映着银河的双眼看向他时,他多么想亲吻他的眼睛,抚摸他的头发,让他知道自己有多么迷恋他星辰般的双眸和阳光般的金发,但是他做不到,他害怕如果迈出那一步,他和Arthur的友情会就此结束,于是他克制着自己,然后目睹Vivian如同知晓他心中所想那样亲吻Arthur的眼睛,抚摸Arthur的头发,然后甜蜜地告诉他她为他着迷。Merlin转过身,不愿意再看下去。

  “嘿,Merlin,你还好吗?你脸色发白啊。”Gwen推了推他,把他从自己痛苦的回忆中拉回来。他眨眨眼睛,似乎在努力理解她刚刚说的话。

  “哦——呃,没事,我没事。”说着他又喝了一口酒。强烈的刺激感让他忍不住微微皱了皱眉,而这细微的动作并没能逃过Gwen的眼睛。

  “是你的胃,对吗?你的胃病又犯了?”

  “没有,我没事,Gwen,谢谢你,我只是有些喝不惯这个酒罢了。”Merlin冲她笑了笑,还举了举杯子,示意她确实是酒不合口。Gwen怀疑地看着他,眉紧紧皱着,显然并不太相信这个理由。

  “如果你确实不舒服就先回去吧,你知道的,胃病不能——”

  “Gwen,我很好。”Merlin忍不住打断她。他知道女孩只是好意,但是他真的不想走,他答应过Arthur要陪他,免得他太过紧张忘记什么,而事实上Merlin觉得他什么都不会忘,就只是出于好心想让Merlin多参加一些社交。“呃,我想去个洗手间,失陪了。”

  不等Gwen再说什么,他就逃跑一样从她身边离开了。

  在去洗手间的路上,他不断地冒冷汗,胃痛像曾经那些甜蜜又痛苦的记忆一样席卷他的全身。他记得在他和Arthur合住的日子里,只要他胃病发作,Arthur就会跑前跑后地伺候他,为他端水,喂药,煮牛奶,甚至用自己的双手贴在他的肚子上不断地揉着来减轻他的痛苦,而一旦他好起来,Arthur就会摆出一副受了虐待的样子,威胁Merlin帮他洗衣服。他也还记得Arthur在搬出去之前,特地买了好几盒胃药给他,但是却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关心,而是说成一不小心买多了就送他好了。他也只是笑笑,并不拆穿。之后那些深夜工作后绞痛的胃和独自裹着被子在冷汗中昏迷的时光时常让他怀念Arthur温暖的双手,而后苦涩地想再也不会有那样的事情发生,Arthur的手已经属于另一个金发美女的肚子了。

  在胃痛的衬托下,心痛已经变得不明显了。冷汗浸湿了他的衬衣,让他每走一步都会感觉到凉意,而这并不能帮助他减轻疼痛。他跌跌撞撞地走进洗手间,双手撑着洗理台的边缘。强烈的疼痛让他双眼发黑,只能扶着东西才不会摔倒。他没有意识到自己在那里站了多久,他只是反复忍下喉头铁锈的味道,直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Merlin?躲在洗手间来避免社交可不明智。”

  是Arthur。

  Merlin有一瞬间的冲动想要紧紧抱住Arthur,触摸他温暖干燥的双手来缓解这仿佛无尽的疼痛,但是他忍住了,他知道既然以前没有说,现在他也不应该说,他不能让他的挚爱面对这种难堪的选择,他宁愿自己承受那些克制后的伤痛。

  “嗯——外面太吵了。”Merlin尽力让自己听上去还算轻松,但是疼痛带来的耳鸣让他根本意识不到自己的声音有多虚弱。他还扯着嘴角,向准新郎露出微笑,想要让自己看上去没事。

  但显然,Merlin的演技并不到位,而Arthur也绝没有失明或是失聪。在意识到Merlin在强忍痛苦后,他立刻扶住他的肩膀,同时一只手按上了他的胃。

  “你又胃痛了,是不是?!该死的,你喝了酒?!”

  “我没事的,Arthur,过一会儿就好。”Merlin发现他的疼痛几乎因为那隔着布料的温暖而消失。他如此怀念这温度。“你快回去吧,大家都还等着你。”

  “闭嘴吧,Merlin,你永远学不会什么时候该闭嘴。”Arthur从裤兜里拿出手机,“我必须赶紧把你送去医院。”

  “我真的没事,Arthur——”注意力分散让Merlin没留意涌上喉咙的血,在感受到那阵呕吐感时,他已经没办法压制了。他猛地扑向水池,几乎将胃里的东西吐空,而那触目惊心的红色则让Arthur更紧地搂住他。

  “该死的!再忍耐一下,Merlin!我马上送你去医院!”Arthur不由分说将Merlin背到背上,穿过礼堂,冲向出口。

  颠簸中Merlin感觉到自己的意识渐渐远离,在Arthur的味道和温度的包围下,他只觉得很安心。

  *-*-*

  Arthur是被Merlin的动作惊醒的。他睁开眼睛,正对上那双灰蓝色的眼睛。

  起初是怀念,自从他搬走以后,多久没有好好看过这双眼睛了?然后才是意识到他的姿势有多暧昧:胸口贴着Merlin的后背,双手经过腰间贴在那糟脾气的胃上。

  有多久没有这样靠近过他了?怀抱里温暖的躯体,专属于Merlin的淡淡的沐浴露香味,和那双如同黑夜中的大海一样的灰蓝眼眸,Arthur多希望时间就此停住,让他可以多拥有一会儿这幸福。

  但是他知道时间不会停住,而他也没有资格享受Merlin给的幸福——是他自己亲手断送的,谁也怨不得。有时他常会想,如果自己再勇敢一些,抛弃那些顾虑,让Merlin知道他的感情,现在会不会是不一样的结果?也许在订婚典礼上和他并肩的就不会是Vivian,而是Merlin。但是他无法勇敢,勇敢是用在那些相信自己会胜过对方的人身上的,而对Arthur来说,他永远无法打败他对Merlin的这份感情,就像他永远不敢想象被Merlin疏远的样子。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Arthur一边问,一边将手抽回来,同时离开那温暖的身体。但是即便身体不再接触,属于Merlin的余温仍然沾染在他身上,让他有一种仿佛自己一部分灵魂还留在黑发男人的身体里的错觉。

  “挺不错,谢谢你,Arthur。”

  “没什么,毕竟要作你的朋友就必须时刻准备好救你。”他耸耸肩,装作无奈的样子,但天知道当他看到Merlin吐血的时候有多紧张。“嗯——我去叫医生过来。”

  “Arthur,等一下。”

  “嗯?”

  “我有话想和你说。”

  “等医生检查完以后再说,可以吗?”

  Merlin看着他,张了张嘴,却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

  尽管他如此想说出来,尽管他如此想要告诉Arthur他这么爱他,但是他还是不想让Arthur难堪。

  “……可以,你先去叫医生来吧。”最后脱口而出的只能是这句话。

  Arthur挑了挑眉,转身出去。

  Merlin抬头看着天花板,自嘲地笑了起来。

  *-*-*

  【如果这份感情注定要伤害一个人,那就伤害我吧。宁愿是我后悔也不想看到爱的那个人难做。】

  在日记本上写下这句话后,Merlin笑了笑,感觉自己现在就像一位圣人,圣洁到可以载入史册的那种。

       他看着亚瑟婚礼的照片,眼神温柔,如同看着爱人。

       “晚安,Arthur。”

TBC(?)

评论(14)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