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醋橙子

一个透明写手

【AM/翻译】梅林守则 10-12

*原名:Things That Merlin Isn't Allowed To Do

*未授权翻译,侵删

*原文链接:AO3    fanfiction

*前文链接:1-34-67-9

-------------

  NO.10 不准拒绝卡梅洛特王子送的礼物


  “怪了,”梅林那天早上给亚瑟收拾床的时候想,“我怎么没见过这条毯子?”亚瑟毯子不少:毛茸茸的,红色的,银色的,丝绸的,厚的,薄的,黑的,白的,有条纹的,梅林都见过,但是他以前从没见过这条。这是一条深红色缝着金线上面还有潘德拉贡家徽的毯子,它又厚又软,而且看上去是全新的,它整齐地叠放在床脚,梅林忍不住伸出手小心地摸摸它。


  “亚瑟,你是想让它放在床上还是我去把它收进柜子里?”


  “嗯?”王子从文案中抬起头,在看到男仆手里的东西的时候他的眼睛亮起来,“不,你可以拿走它。”


  梅林迷惑地眨眨眼,“我不是在说我要把它拿去哪儿……你是说让我把它收进柜子里吗?”


  “我的意思是,它归你了,你可以自己留着。”亚瑟听起来有些难为情,或者都算得上是焦虑了。


  梅林突然明白过来,他瞪大了眼睛,手在布料上滑过,它摸上去非常舒服柔软,而且盖着一定很暖和,一想到这是王子送给他的他就有些心跳加快,“真的?”


  “真的,呃,”他不自在地说,开始在他的文书中翻找,“不能让我的仆人感冒嘛。”


  梅林把毛毯收紧在胸口向王子道谢,不过亚瑟只是挥了挥手,他们两个尴尬的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便各干各的去了。


  ()()()


  “这条毯子真是太好了”第二天清早梅林醒来的时候想着,他搂着毛毯,感觉又暖和又舒服,它是双层的,因此非常保暖,也因此他的双脚头一次没有冷得像冰一样。他舒服的叹口气,嗯~~~就再睡五分钟吧……


  不过他再醒来可不止五分钟之后了,盖乌斯不在,只在桌上给他留了一碗已经冷掉的粥。梅林穿上外套就急匆匆跑出门,穿过走廊向王子的寝室跑去。


  亚瑟闻到早饭的香味的时候他一点也不惊讶,“你迟到啦,”他欢快地说道,“准确点来说迟了两个小时。”他已经穿好衣服,正坐在桌前处理昨天没有完成的信件,不过他才不会承认这些信件被拖到今天是因为他总是分心看或想着梅林。这种事情他才不会承认。


  梅林还有点没睡醒,“抱歉,是因为那条毯子啦,它盖着太舒服了我就又睡了个回笼觉。”亚瑟眉头微皱,梅林就误以为他是生气了,于是急匆匆地补充,“你可以把它要回去的,你知道,这样我就能准时来了。”虽然他一点都不想把它还回去,毕竟它真的超级柔软舒适还很保暖。


  亚瑟立刻抬起手制止他的想法,“不!你留着它吧,我说真的,它是你的了。”


  梅林咧嘴笑起来,“那就是说我从现在开始迟到也没关系吗?”


  “想得美,”梅林的笑容垮掉了,亚瑟坏笑一声,给他列出了要干的活,“你可以先开始擦地,然后我的锁子甲需要抛光……”


  ()()()


  亚瑟表现的太怪了,梅林想,这一周都很怪。就使唤人这方面来说,他还是个讨厌鬼:总是“梅林来做这个”“梅林去干那个”的,从来都不会拜托一下,虽然他难得没有一次被派去清扫马厩、跟着去狩猎或者溜那群凶残的野狗,不过他觉得这只是偶尔运气好而已。


  然后,就是礼物了。


  在给王子拿来晚饭之后,他在前一天发现毯子的地方又发现了一件斗篷,亚瑟跟他说那是一件他不想要的旧斗篷,如果他想要的话他不介意送给他——但是当梅林拿起来的时候,他发现这件斗篷无论是摸起来还是闻上去都是全新的,一点都看不出来有被穿过的痕迹。


  这之后又是一本书,不过不是关于礼仪的那种书。“这故事挺不错的,你应该看看。如果你识字的话。你确实识字的吧?”梅林在一个松软的枕头下面发现这本书的时候亚瑟说道,他点着头,抚摸着书的封皮;这是一个关于骑士和公主的故事,角落里还有一只龙。“嗯,我认字。”他说道。亚瑟回了他一句“太好了”,听上去十分满意,并且在梅林问他为什么要送给他这本书之前就离开了房间。


  到周末的时候,梅林又开心又迷惑,这些礼物不像帕西瓦尔给他的那些情书一样,没有任何文字能告诉他他为什么会收到。亚瑟也并没有多看他几眼或是有什么表示,他甚至在不确定梅林识不识字的情况下送了他一本书。虽然他心存感激,但是他却不确定自己该不该收这些礼物。比如今天早上,亚瑟就送给他一双新靴子、一条裤子和两件上衣——这一次他倒是没再说这些是旧的了——它们用料上乘丝滑柔软,舒服得一开始穿上还不适应。但是他觉得他不应该像这样收下这些礼物……无功不受禄啊!


  梅林不知道亚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乐于施与了,他给的有些东西他真的用不到,就比如那些书,他真的不怎么需要……他不记得最近有做什么值得这些礼物的事情呀。


  “亚瑟,我能问你点事情吗?”经过一晚上的琢磨,他第二天终于问了,王子心不在焉的点点头,“你为什么要给我那些东西呀?”


  “哦,额,那个,”亚瑟看向天花板,他在犹豫,然后他靠向椅背,决定诚实一回,“因为你需要它们……也因为我想要给你。”


  梅林皱起眉,“我很确定现在不是圣诞节也不到我生日什么的……”


  “你这个小白痴,”亚瑟宠溺地说道,他站起来,走向他,将手搭在仆人的肩上,“我想送你礼物是因为你值得它们,你为我做了很多事情,你知道的,就比如救过我的命,我……我不瞎,我知道你没有要求很多……”


  “噢,”法师道,他的脖子突然间开始发热,胸口被“亚瑟在乎我”的喜悦填满,然而过了还不到一秒,这种心中发热的感觉就被尴尬甚至是恼怒挤走了,“但是我并不是在做慈善,亚瑟!如果你给我那些东西是因为,我不知道,如果只是因为你可怜我的话,那我一件都不要!”


  “你不是在做慈善!”亚瑟急迫又真诚地说,“你对我很重要,而我是想……是想谢谢你。”


  梅林安心地长出一口气,“那就好,不过你真的不用这样。”


  王子眯起了眼睛,“你不准把它们还回来。”


  “但是——”


  “梅林!再多说一个字我就让你去打扫皇家马厩!”


  梅林赶紧点头答应会留着那些礼物,然后把他刚在王子枕头上发现的礼物——一枚穿在链子上带有彭德拉根家徽的戒指——收在胸口,“谢谢你,亚瑟,你真的太好了!”


  梅林冲着他微笑让王子尴尬不已,他用脚蹭着地面,摆摆手让他离开。在这之后,再怎么问他都只是哼哼地敷衍过去,坚决不说他几乎是一蹦一跳地走过大厅的原因。



*-*-*

  NO.11 任何时候都不准生病


  梅林安静得不正常,问他什么事情他只是耸耸肩点点头或者哼两声表示赞同,但是几乎都不说话,亚瑟问他是不是不舒服,他只说了一句“哦还好,你今天想穿什么?”然后这事就过去了。


  “休闲一些,难得今天不开会。”亚瑟像一只猫咪一样打了个哈欠后伸了个懒腰。他的仆人竟然没有对他冷嘲热讽,这点让他很意外,他忍不住瞥了他一眼。他想要勾搭这个小子让他说话,或者至少活跃一下气氛吧,于是他开口道:“马修爵士,就是那个议员,他昨天在我耳边唠唠叨叨的快烦死我了,他应该庆幸我当时没带着剑。”


  然而并没有预想中的“唉,我懂他,毕竟你是个混蛋嘛殿下;他当然会看你不爽”。


  “真的挺烦人的,那家伙,”亚瑟继续,“像你一样。”


  事实上那个议员和梅林完全不一样,如果说梅林是一束灿烂的阳光的话,那么那个讨人厌的议员就像一片乌云一般阴郁,而且基本上整座城的人都同意亚瑟对这两人的看法(和喜恶)。


  梅林做梦似的点点头,然后走开,径直撞在了桌子另一边的椅子上,他手里的东西掉了一地,打翻了不少器物。小男仆摇摇晃晃的,他赶紧扶住桌沿儿稳住自己。他看着地上那堆东西发愣,好像根本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亚瑟眯起眼睛,站起来走过去,“你比平时还要笨手笨脚,而且你都不回我话,你是不是撞到头了?”


  “嗯对,你确实是,那个,是个混蛋。”他过了一会儿才说,比他平时开玩笑要迟钝多了,而且他的声音听起来又虚弱又沙哑。他僵硬地跪在地上开始收拾掉的东西,他收拾的时候不时发出碰撞声,整个人看上去都迷迷糊糊的。


  “你需要休息。”亚瑟的声音就像在他头上飘一样。


  梅林着急的摇摇头,“我没事,就是有点累。”他抓着桌边慢慢站起来,但是随之又失去了平衡。


  砰


  “梅林!!”亚瑟脱口叫道,下意识地冲到梅林身边,脉搏不受控制地加速。他试了试梅林的额头温度,检查他的呼吸和心跳,还好都还算平稳,但是梅林的脸色却像面粉一样苍白——虽说亚瑟身边并没有真的面粉可以做比较吧,但是他就是这么觉得。他扶他坐起来,让他的头靠着自己的胸膛。


  “噢……”


  “你还好吗?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觉得疼?”


  王子连珠炮一般发问。梅林是不是撞到头了?想到这个他伸手扒开梅林的头发,检查上面有没有受伤的痕迹,庆幸的是他并没有被撞起一个大包或是什么的,但是他的额头太热了,王子的手掌覆在他的额头上,真的太热了。


  法师抬头冲他眨眨眼睛:“就是有点头晕……”


  “知道了,胳膊搭到我肩上靠着我。”王子像救助一个受伤的士兵一样架起梅林。男仆轻的可怕(无数担忧在亚瑟脑海中奔腾而过:这家伙上一次吃一顿正常的饭是什么时候了?)他的腿太长而且又没力气,所以亚瑟费了一番功夫才把梅林架到屋子另一头。


  “你应该早跟我说你生病了的,蠢蛋!”王子斥责着他,把他放到床上的同时无视掉他的辩解。梅林含糊地说着什么我没事,只是个小感冒之类的,但亚瑟没有搭理他。他把毯子盖到梅林身上,大大的毯子搭在他的身上让他看起来那么的苍白脆弱,亚瑟心里猛的一沉——梅林一直这么苍白消瘦吗?他脆弱的看起来就像玻璃一样易碎!这个病要是很严重怎么办?他是怎么得这个病的?他是不是病了好久只是亚瑟没有注意到?——这个病要持续多久?他要是好!不!了!可!怎!么!办?!


  他不断的深呼吸来保持冷静,同时确保梅林在至少五层毯子下能舒服一些,然后他就叫门外的卫兵去找盖乌斯过来。可能是命令的催促,也可能是看到了王子脸上抓狂的表情,卫兵在接到命令后一秒都没耽搁就跑出去了。


  亚瑟返回到床边,小心翼翼地坐在梅林身边,他不过才离开了八秒钟,梅林就已经依偎着柔软的毯子睡着了。他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亚瑟情不自禁地触摸他的额头,指尖扫过他额前的刘海,梅林可能感受到了他的动作,发出一声小猫般的声音。


  “别再这样了。”他低喃着,声音轻的几乎都听不到,“我会因为担心你少活好几年的,都怪你。我这辈子都没有过这么糟糕的仆人了。”


  梅林挑起一些眼皮,他疲惫非常,缓了一会儿才开口说话,声音也不再那么清楚响亮了,“呢老是说……哦是一个糟糕的仆人。”(*原文是Y‘always say...'m a terrible servant.为了表示梅子有气无力所以翻译成这样。)


  “你从来没准时过,还总是顶嘴,动不动就会身陷险境,而且你打猎也差的要命,嗯——你就是个糟糕透顶的仆人。”


  梅林轻声笑着,他的眼中闪动着快乐的光芒,这让他的脸色看上去好多了,同时亚瑟觉得他的心也被点亮了,然而笑声却中途变成咳嗽,亚瑟急忙用手抚摸着梅林的额头,安慰着他。“……不过你确实不喜欢那种完美的仆人”法师轻声说道,亚瑟温柔地笑着表示同意。无论何时,那种完美的、听话的、不顶嘴不唠叨从不迟到的仆人都会把他逼疯,他完全无法想象如果没有这个讨喜的、善良的、无私的妙人在他身边,他的生活该会是什么样子。【他就像是我另一半生命】亚瑟沉思着,心中因梅林的存在而暖暖的。当他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的时候,他脸上的温度猛地升高了,他忍不住清了清嗓子掩饰自己的羞涩。还好梅林迷迷糊糊地半睡着,没有注意到他奇怪的举动。


  “我已经让人去找盖乌斯了,他应该马上就会到了,他会知道你是怎么回事的。你今天早上有什么感觉吗?”


  “……就……有点累……”


  亚瑟皱着眉,他一点都不喜欢这个回答。他觉得梅林就是那种把所有事情都藏到最后,凡事以他人为先的人,要是城里爆发瘟疫,梅林就是那个会暴露在外面照顾别人的家伙,而一旦他自己发生什么事,他就一声不吭,不让别人为他担心。【真是可怕的矛盾体】亚瑟想着,他觉得他有必要清楚明白地告诉梅林,不准他藏着不舒服或是病痛,因为这只会让亚瑟更加担心。


  敲门声响起来,盖乌斯带着药箱进来了,然而亚瑟不为所动,他只是站起来为宫廷医师让开地方,双眼还一直胶着在他的仆人身上。


  几分钟以后,盖乌斯检查完了病人,在听过亚瑟对梅林病情的描述后总结道:“不严重,殿下,我准备一些药剂让他早晚各服用一次,过几天就会好的,他需要保暖和规律的饮食作息。别担心,殿下,他会没事的。”


  亚瑟松了一大口气,梅林会没事的,那一切都没事了。盖乌斯说他过一个小时会拿药过来之后便走了,亚瑟仍旧保持着他在床边的姿势,只不过他不时会摸一摸梅林的头发(他的头发软软的,手感很不错),在梅林看上去觉得有些冷或者不舒服的时候掖一掖被角,对着梅林说一些并没有什么意义的话。梅林依靠着他的触碰,不断地向王子温暖的身体靠过去。不过亚瑟并不介意。要是有任何从外面进来的人看到他们这样,都会被王子这坦诚的照顾和脸上关怀的表情闪瞎眼。


  “你得赶快好起来,”亚瑟轻声说着,将一缕头发别到梅林可笑的耳朵后面,“我不喜欢这样。”



*-*-*

  NO.12 不准和突然蹦出来的德鲁伊先知交朋友


  这事说来都怪亚瑟。


  或者说,得怪骑士们。更确切来说是他们想要出去打猎,然后亚瑟同意,呃,主动带领他们去,梅林嘛,自然就被拉上一起去了。所以这么说来梅林也有一部分错,谁让他要跟着一起来(他也不是必须跟来,他虽然是个仆人但好歹也算是有点身份)而不是留在卡梅洛特呢。


  不管怎么说,大部分错还是在亚瑟,因为把他们带到那里来的人正是他,而且他还认为那儿绝对很安全没什么大问题,也就只是有些山体滑坡而已嘛。他现在正在保持镇定,维持自己高冷的形象——他绝对没有拿着剑乱砍周围的东西或者是一头撞上树枝之类的——然而却在心里反复骂自己是个大蠢蛋。倒不是他真的蠢,只是他早该意识到今天来森林打猎还带着梅林是个错误的决定。


  事情始于他们发现了一串脚印,但是却并非来自兽足,而是人类的痕迹。骑士们一开始觉得这可能只是一个旅客留下的,但是它们却以一种奇怪的方式从路上一直延伸了很长一段距离,因此他们决定探查一番,以免是强盗留下的,这也是有可能的,况且他们的职责就是保护人们免受强盗的迫害。探查过程漫长且艰难,因为梅林好像根本就没意识到要在一片森林里面跟着那些模模糊糊的痕迹需要注意力高度集中,他那张嘴就没停下来过(“咱们就不能赶紧回家吗?我脚好疼啊。我饿啦,话说回来你们根本什么都没抓到嘛!我脚疼~~~现在能不能走啦?我~好~无~聊~啊~……哎哎亚瑟快看!有朵花诶~还是黄色的!”)亚瑟忍不住在他脑袋上来了两下子。


  突然,四个穿着斗篷,看起来神神秘秘的人凭空出现在亚瑟鼻子尖儿前——对,就是字面意义上的鼻子尖儿前——他们说着一些别人听不懂的话,但是梅林明显立刻就听懂了,因为我们年轻的法师一开始显得有些惊讶,接着是震惊,然后是尴尬,再然后他像是和那些穿斗篷的人打招呼一样说了些什么,不过在亚瑟耳中依旧像鸟语一样。他怒视着那些奇怪的家伙,然后不爽地看着他的男仆。


  “梅!林!”他粗声道,“你特么是怎么认识这群人的?!”


  梅林的表情既无辜又迷茫,“我、我不认识他们呀……”


  “那你是怎么听懂他们说什么的?听听他们说的,简直就是鸟语!他们在说什么?”


  “呃……这个……我是因为要看盖乌斯那些医疗书才学会的……?”梅林含糊其辞,亚瑟意识到他肯定另有所指,绝不会是什么医疗书,换句话说,这些怪人说的那种语言应该属于古教,而梅林现在仍会对他的魔法紧张(好吧亚瑟早就知道他会魔法了,大概就是在两个月一星期四天零九个小时之前)


  “他们是在说——好吧——是在说你,”法师继续说道,“还有我,还有一些其他的什么东西。”


  亚瑟怀疑的看着他的仆人,“他们在说我-还有你的什么?”


  “哦,就还是老生常谈嘛,宿命啦,阿尔比恩啦,湖中剑啦……”梅林侃侃而谈,亚瑟应该担心,但是事实上他发现自己越听反倒越放松了,尽管梅林言谈之间依然暧昧,他却开始对德鲁伊所说的这些起了兴趣。依梅林所言,他之前应该已经听过很多次了,亚瑟不知道他是不是应该表现的惊讶一点。


  那伙怪人朝骑士们高举双手以示和平,并且用正常的英语表明他们毫无恶意,很直接(而且有礼貌,不像乌瑟所言那样粗鄙)地询问卡梅洛特的王子殿下(作为德鲁伊人他们当然很清楚他们的身份)和他高贵的骑士们是否愿意一起来喝杯茶,骑士们都被德鲁伊人这种未问而知其名的本领吓到了。在此期间,梅林一直脸红到了脖子。


  不止高文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不知为何其他骑士也所见略同,就连率先向陌生人拔剑的伊利安都这么认为,梅林一开始好像蛮不情愿的(他每五秒钟就要偷瞄一下亚瑟),但是看大家兴致都这么高,很快便激动地点头笑了。


  德鲁伊人鞠躬,很大程度是对梅林。这是个很简单的鞠躬,只是点头而已,但是仍然是表达敬意的行为。亚瑟感到很困惑,他们为什么要向梅林鞠躬呢?他们称呼亚瑟为殿下,但是他们却并不向他鞠躬,他多少能理解他们没有双膝着地向王子表达敬意——毕竟卡梅洛特伤害了他们的同族,但是梅林也并非皇亲贵胄,他们为什么要向他行礼?


  “这特么啥情况?”亚瑟这么想,也这么问了。


  “无需担忧,吾辈并无恶意,”其中一个留着奇怪胡子的男人说道,“我等听闻艾莫瑞斯与年轻的王子来到此处,故特来一见,此实乃殊荣,大人们。”


  德鲁伊人挥挥手,低声念了几句,一只盛着十杯还冒着热气的茶和一盘饼干的托盘便出现在附近的一块平坦的石头上,就近的一根横木正好适合做沙发,梅林已经迫不及待想要消灭那些可口的饼干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亚瑟很清楚只要一点甜食的香味就足够让梅林兴奋过度,不过那个陌生的名字显然让他无暇去斥责他的男仆。


  “……艾莫瑞斯?”亚瑟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出这个名字,“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们之中没有叫这个名字的人。”


  最年轻(但是也足够当王子的祖父了)的那个德鲁伊人先是被他这话吓到了,然后他看上去很不舒服,“他不知道!他竟然不知道!”他沮丧地喊道,几个德鲁伊人闻言立刻聚在一起小声说着什么,很明显他们并不开心。


  “可能是你说的哪句话惹到他们了,”高文说着耸了耸肩,“啊~好茶!不过要是酒就更好了。”随着“刷”的一声,骑士杯中的茶水闪过一道光,突然间就装满了啤酒。高文咧嘴笑着,喝了一大口,“我真心开始喜欢这些家伙了!”


  梅林舔着手指上残留的饼干渣,说真的这些饼干太好吃了,比盖乌斯做的好吃多了,不知道德鲁伊肯不肯告诉他一下配方呢?他瞥了一眼坐在他身边的王子,“所以他们到底想要干嘛?”


  “他们说什么艾莫瑞斯——你没听见吗?”亚瑟道。


  “哦,对,那个啊。”


  虽然他脸颊微红,但是却并不怎么担心,亚瑟因此推测那个艾莫瑞斯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一个威胁。只要梅林不大惊小怪,那就意味意味着完事OK,否则事情可能就要非常非常糟糕了。


  德鲁伊人结束了他们小小的会谈,再次坐到了骑士们身边,“我们只是有些惊讶,”在亚瑟询问的时候他们回答道,“我们原以为你已经知道了有关艾莫瑞斯和那个预言的事。”


  “预言?”兰斯洛特问道。


  “没错,关于永恒之王的预言。”


  亚瑟立刻想到了那只关在卡梅罗特城堡下面的能够思想传话的巨龙,他不安的动了动。这次就别了吧——至少别在骑士们面前啊!不然他这辈子都忘不掉这事了!


  “我知道,”他放慢语速,“但是我从未听说过所谓的艾莫瑞斯。”


  “没听说过?”第一个德鲁伊人说道,他们可能是自我介绍过吧,但是亚瑟想不起来他们到底都叫什么名字,他的注意力都被他们的无所不知和不断向梅林鞠躬这样的事抓走了。这一位德鲁伊人个子很高,还留着滑稽的胡子,“世代先知都预见了这个预言,而如今它就要实现了。永恒之王将会崛起,统一阿尔比恩,和平、繁荣与魔法将荣归王国,而这一切都需要他的硬币的另一面的协助。”


  “还真没压力。”高文笑了。


  “硬币的另一面就是艾莫瑞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法师。”


  “等下,那不是梅——”亚瑟及时收住了,不,不对,这不可能……德鲁伊人不停地向梅林弯腰鞠躬是因为他是艾莫瑞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魔法师(可是这想法难道不搞笑吗?),因为他出现在一个所有会魔法的人都知道的预言里,那些德鲁伊人还知道……还知道他前几个礼拜被龙骚扰的事情?


  老天爷啊,他们是准备有多少个魔法跟踪狂啊?!


  德鲁伊人笑的时候眼中带着怪异的光彩,他了然地点头,“看来基哈拉已经和你聊过了。”


  “嗯……比较简短的聊过……我说,你要是把我们聚集到这里就是想让我们和那个可怕的生物聊天的话,恕我拒绝。”


  “我们不会的,”那个德鲁伊人笑道,“我们觉得基哈拉已经烦够你了。”


  “基哈拉是谁?”兰斯洛特凑过来问道,顺便从盘子里又拿了一块饼干。


  “别问那么多,”亚瑟说的同时,梅林大大的绽开一个笑,激动地跟他说:


  “他是城堡下面的一条龙!你想见见他吗?”


  “梅林!!你这个大白痴!!看看你都干了点啥?!”王子大声斥责着他的仆人,“他给那玩意儿介绍那么多人是想给咱们找麻烦吗?!”


  “什么嘛,”梅林无辜的冲他眨着眼睛,“他在下面多孤独啊,我觉得他不会介意——”


  “我、介、意!”


  “额-好吧,但是说真的亚瑟,我觉得让基哈拉也见见他们才算公平——”


  “啥玩意儿?!NO!!”亚瑟的声音变得越来越高,“不行!我绝对不会让他们和那只龙见面,然后搞个什么地下组织讨论独角兽、剑和那只蠢玩意儿预言的什么浪漫故事,我绝对不允许——”


  在他们(又一次)拌嘴的时候,高文转向又惊又喜的德鲁伊人,“他们就像两个小孩一样,所以最好还是无视掉他们吧。所以,亚瑟就是永恒之王了,对了?那我猜艾莫瑞斯肯定就是我们剩下来的其中之一。”


  “好吧,我很肯定不是我。”兰斯洛特立刻说道,帕西瓦尔点头表示赞同。


  “同意;也不是我,而且我觉得高文也不会是艾莫瑞斯。咱们都没有魔法,”伊利安说,“那就剩下梅林……”


  骑士们和德鲁伊人一起看了几分钟那正在斗嘴的一对儿(他们吵得旁若无人,梅林管亚瑟叫clotpole,亚瑟回敬他idiot。他们又来了)。


  “你们确定是让这俩人统治阿尔比恩?”过了一会儿高文略带怀疑地问道,因为亚瑟他——好吧,亚瑟就是亚瑟,梅林呢,又总是陷入麻烦,而且大多数时候有点太过单纯了,这两个人好像就没停过斗嘴。当然了,这两人像手和手套一样配一脸,但是他们很可能会因为彼此担心而折寿。或者他们就是天生一对,而预言也早已了解这一点,毕竟德鲁伊人是那么确信亚瑟和梅林会为王国带来和平与繁荣。


  “他们尚有时间去学习和成长,因此无需惊慌,当然,他们会需要人民的爱戴和圆桌骑士门的协助:他们并非独自战斗。”德鲁伊所言立刻吸引了骑士们的注意。


  “哦?”高文问道,“那些骑士是坐在圆桌边日日笙歌饮酒吗?要是这样的话我就参加,我是说——所有人喝酒都免费了!”然后他开始哼起奇怪的调子,剩下的人互相看看,无奈的摇头;他不会已经喝多了吧?“‘我们是圆桌骑士,我们能想跳就跳;我们日常歌唱美景,我们的舞步完美无瑕。’”高文自己玩的挺起劲,“我自己编的词哟~”他解释道,继续兴高采烈地唱,“‘我们在卡梅洛特吃的很好,火腿果酱吃到饱——我们是圆桌骑士!’怎么样,是不是很朗朗上口?我挺喜欢果酱的,甜甜的,虽然不如麦芽酒吧。哎,听着,我又有一段词:‘我们是圆桌骑士,我们随时都能看见亚梅亲嘴搞事~’这段更好,对吧?”


  兰斯洛特给了高文一个【药不能停】的眼神。


  伊利安痛苦地叫了一声,伸手拔剑;德鲁伊人深有同感。


  “我可以把他打晕。”帕西瓦尔提议。


  在现在已经空了的饼干盘的另一边,梅林正在慷慨激昂地说着关于宿命和让巨龙见见兰斯洛特,就因为巨龙提到过一两次骑士(们),这可能很重要——他现在正在强调为什么应该允许人们去看龙,因为大多数人要么逃跑了要么抓起来被烤死要么就是做一些无聊的纵横填字,怎么可能所有人都他妈有能看见龙的命呢?说不通嘛。


  “也许你们改日可以来卡梅洛特一趟,当然我的意思是你们悄悄地来,毕竟我们可不希望你们被砍头什么。”高文对德鲁伊人笑道,鉴于伊利安威胁他如果再不闭嘴就把他的,呃,某一个他最珍惜的身体部位砍下来,他现在不唱歌了,“我知道一家不错的酒馆,我也想多了解一下圆桌骑士。”


  亚瑟有一种感觉,这将会是非常、非——常漫长的一天。


TBC

----------------

下一次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最近忙着应付考试,实在是时间不够啊~~~

谢谢大家的喜欢和支持,祝大家生活愉快~

评论(21)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