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醋橙子

一个透明写手

【AM/翻译】梅林守则 7-9

*原名:Things That Merlin Isn't Allowed To Do

*未授权翻译,侵删

*原文链接:AO3    fanfiction

*前文链接:1-34-6

-------------

  NO.7 不准逞英雄(因为真的很不适合他)


  他的反应只慢了半秒就坏事了。


  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男人站在他们面前,一边抬起手,一边大声说着古语,一涡银色的光漩出现在他掌心,说时迟那时快,梅林冲到了王子身前,那道犹如利箭的光直接击中了他的胸口,亚瑟整个人都呆掉了。


  “……梅林……!”


  在亚瑟惊恐地看着梅林在他面前倒下的刹那,时间变得极其缓慢,分秒如年,心跳的节拍仿佛过了几个小时才再度响起。


  随着渗人的一声响,梅林痛苦尖叫着倒在了地上。他强撑着没有晕过去,熔金色在双眼中闪过,随着沙哑的咒语响起,穿着长袍的男人霎时间灰飞烟灭。亚瑟并没有太过留意那个就在刚才还试图要杀死他和骑士们的巫师到底怎么样了,因此他也没看见这个人在一声刺耳的尖叫后化作了一股黑烟——他只在意这个人刚才几乎就杀死了梅林。


  “梅林!!!”


  亚瑟跑向他的挚友,跪在他身边。法师面无血色地躺在那里,几乎没有生命迹象,恐惧的寒冷从亚瑟的心脏开始蔓延到全身,他感到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在他抓住男孩的肩膀时他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在颤抖。他只隐隐知道他的骑士们正向他们这边冲过来。


  他摇晃着男仆,一次次呼唤着他的名字,“梅林!梅林!梅林?”但是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回应。王子小心地将梅林的头放在自己的大腿上,“拜托了,”他呢喃着,“醒来啊,你快醒醒,你不能离开我!”


  “殿下,”一名骑士轻声说,“我们必须把他送回卡梅洛特,也许宫廷医师能够……”


  也许他能够救他。后半句骑士没有说出来,因为他们都很害怕;他们对魔法一无所知,也根本不知道那个咒语除了害人不浅以外还有什么别的副作用,而梅林,这个将王子和骑士们紧紧连在一起的人,却在他们面前奄奄一息,可他们却束手无策。


  “醒来啊,”亚瑟恳求道,他的心跳在胸腔中如雷鸣般作响,怎么会这样呢?他还不能死,他怎么能死呢?“睁开眼啊,你快醒醒——我们还没完成命运呢,就是你总是喋喋不休地说的那些蠢事儿,成为阿尔比恩的王和大法师什么的。你不能干了一半就走了,我还是个混蛋,我还、我还没准备好当国王,你不能抛下我,拜托了,求你了。”


  就像法师听到了他的乞求一样,奇迹发生了,梅林的脸上虽然仍无血色,但是他重又开始呼吸。眼睛睁开一条缝,虚弱地笑了。


  “……没想到你这么担心我啊,亚瑟。”


  亚瑟大松一口气,笑了出来。他无视掉在场的骑士们,手小心地抚上了法师的脸颊,甚至没有听到围在他们身边的骑士们安心的叹息声。他手指下的皮肤温暖柔软,不似那苍白的颜色般寒冷发硬,梅林眼中也再次亮起生命之光。也许是运气,也许是他本身的魔法在起作用,亚瑟虽不清楚其中原因,但是梅林已经在好转,而且他很确定法师目前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这就够了。只要梅林能活下来并健健康康的,他才不在意究竟是怎么个过程。除了他的安全,其他的都是浮云。他下意识地抱紧梅林,将他贴在他的胸口,靠近他的心跳。


  “我一直都担心你,”王子承认道,“你总是粗心大意,不顾自己安全就往火坑里跳——我当然得担心你了。你不该逞英雄的,梅林,你可一点儿也不适合做英雄。”


  “我真是谢谢你了。”法师干巴巴地回嘴,他现在还没什么力气,不然他一定会说“我可是刚救了你诶你这个clotpole,你就这么混蛋地感谢我啊?”不过他还是笑了起来,这就够了,亚瑟狂跳的心终于慢了下来,双手也不再颤抖不止了。梅林和他目光相接,有好一会儿他们都保持着梅林枕着亚瑟大腿的姿势;他们微笑地凝视着对方,呼吸轻柔如羽,久久之后才猛地意识到他们并非独自在这里。骑士们早在这一对儿动起来之前就行动起来了,其中一人还跑去把马牵了过来。


  “来吧梅林,”亚瑟的胳膊温暖而坚定地扶在梅林的后背上,帮他站起来。梅林还有些头晕目眩,胸口发疼,因此他紧紧抓着王子的外套来保持平衡,不过他至少还在呼吸、还清醒、还活着,“咱们回家。”


  (他要把训话留到他们安然无恙地回城以后。)


  NO.8 外出打猎的时候不准撞见独角兽


  “骑士得有多S才会想要来打猎?”


  “不能说是S吧,”兰斯洛特在队伍后面说道,他的荣誉和尊严使他有些抵触梅林说的,毕竟他致力于成为一名能力与责任感兼具的优秀骑士,而这要求他跟着亚瑟王子在森林中来一次漫长的皇室狩猎,尽管这片森林已经被卡梅洛特的骑士摧残了好几代可能都没什么动物了。“打猎可以娱乐身心。”


  亚瑟表示同意:“没错,有意思的很。”


  高文:“虽然比不上酒馆,但是也不赖。”


  帕西瓦尔没说话。


  伊利安在大高个旁边走着,点头补充说虽然他铁匠铺子里还有活要干,但是如此良辰美景怎能虚度——所以必须要招呼上骑士弟兄们来打猎啊!所有人都很赞同他说的,额,差不多是所有人吧。


  梅林很喜欢也很尊敬这些骑士,但是同时他们有的时候也像亚瑟一样欠扁;这个混蛋在不知不觉间影响着他们。他们都知道梅林有多不喜欢打猎,那他们要是必须有仆人跟着的话怎么就不能带别人来呢?好吧,那是因为亚瑟不让带除梅林以外的仆人来。嗯,亚瑟只有一句“只有女孩子才不喜欢打猎呢,梅~林~”——虽说跟着他们来这种无聊又没意义的狩猎也不会让亚瑟停止叫梅林女孩子——梅林没辙只好跟着来。


  “很无聊诶,”梅林的脸不爽地皱成了包子褶,“反正你什么都抓不到!”


  “我有抓到!”亚瑟大声反驳他,这是侮辱!“上礼拜还抓到一只鹿呢!”


  “那是鲍斯爵士(*亚瑟王传说中圆桌骑士之一,兰斯洛特的侄子= =当然这里面肯定不是兰兰的侄子)射到的,又不是你!而且把鹿拖回卡梅洛特的人是他和我,你就只是骑在马背上貌似光辉伟大实际就很混蛋地看着而已!”梅林回击道。


  亚瑟扭头怀疑的看着他:“啥玩意儿?我没有很混蛋好不好!”


  “你有你就是有,跟个菜头一样!”


  “好啦好啦孩子们,冷静点。”高文在他们发展成经典秀恩爱式斗嘴之前礼貌地打断了,“话糙理不糙,梅林有点还是没说错,公主殿下,咱们看见那头鹿的时候你手上连个能射箭击中它的弩都没有,而且也是我们把它赶出来的,不是你,所以你还真不是抓到鹿的那个。”


  亚瑟觉得这他妈就尴尬了。“高文说得对,”梅林道,“你上个礼拜什么都没抓到,还有前几个礼拜也是,就算有人抓到什么,那也是鲍斯,帕西瓦尔或者加雷斯(*亚瑟王传说中圆桌骑士之一,亚瑟王的侄子= =当然这里依然不会是亚瑟的侄子),因为他们很擅长自己做的事。”


  “那我呢?”


  “呵呵,你就是个混蛋,殿下。”


  “孩子们-”


  “别扯上打猎或者其他的!而且我也不是个混蛋!还有我很擅长这些好吗!!”


  在这三人后面一点的伊利安还从没见过这对奇葩主仆这样子,他靠近几乎天天跟着这对儿而且一心做骑士没有其他副业的帕西瓦尔:“他们经常这样?”


  帕西瓦尔耸耸肩,对啊他们经常这德行,他都快被他们闪瞎了。不过他没说出来,他不是一个话多的人。


  兰斯洛特点头:“一直都这样。”他们相视一笑。


  前头的斗嘴夫夫和高文既没降低音量也没发现猎物,而且还在不停地吵吵,亚瑟一直坚持上个礼拜是自己放倒了鹿,高文就说亚瑟是在抢功就为了给某人留个好印象,梅林还是觉得亚瑟就是个clotpole。


  他们在森林里转悠了几个小时只抓到两只兔子(还是帕西瓦尔和伊利安抓到的),梅林想,既然他们已经在这儿待了好久了,太阳也快下山了而他们也猎不到什么东西了是不是就该回去了?他腿酸脚痛的,当初就应该坚持骑马来啊!至少还能坐会儿呢!


  “亚瑟,拜托了~”他小小抱怨着,“咱们就不能回-”


  “嘘——”


  每个人都因为突然的嘘声紧张起来,目光闪烁,在他们看到亚瑟所见时悄悄地摸向自己的武器。在前面有什么东西在动,发出沙沙声。亚瑟握紧手中的十字弩,梅林越过他的肩头想要看清那到底是什么。亚瑟慢慢地抬起十字弩,这时灌木沙沙地分开,一双兽蹄出现……


  “噢!”梅林放松屏住的呼吸,亚瑟也松了一口气,放下了武器。


  他还记得上一次他碰见这种生物的时候,他为卡梅洛特带来的灾难险些让他的子民和梅林丧命,他不会让悲剧重现;而骑士们之前都没有见过这种东西,他们瞪大眼睛看着它,王子殿下不得不急忙阻止他们射击这个家伙。


  “是只独角兽!”伊利安叫唤起来。


  “它多美啊~”梅林用他特有的方式呢喃道,向这只独角兽靠近,独角兽也像他一样小心地向前,让法师轻柔地抚摸它白皙的脖颈。


  “哦~所以现在还没有行动啊~”高文走上前冲亚瑟咧嘴一笑,“你懂的,公主殿下,你的动作也太慢了,你最好赶紧着,免得被别人抢了先。”


  王子瞠目结舌地瞪着他,足以吓得一个普通人发抖的熊熊怒火在眼中燃烧:“闭。上。你。的。嘴!不然我就揍扁你!”


  高文没心没肺的天性使他没有被亚瑟吓到,只是冲他眨了眨眼睛。在这两人前面,梅林并没有意识到他们在干什么,他完全被迷住了,眼中闪着快乐的光芒,不由自主地傻笑着,抚摸着独角兽的长鬃和平滑的皮毛,这温柔的抚摸让它忍不住向梅林靠近。“唔哦~”小法师像一个刚在后院发现宝藏的孩子那样笑着,亚瑟双臂环胸——不是生气,只是个动作——他转开一点,不去注意他的男仆和骑士们。他现在还不想把梅林从这个生物身边拉开,因为这样的话梅林会难过,才不是因为这样做会显得很尴尬呢!


  “它真的是一种令人惊叹的生物。”兰斯洛特同意梅林的看法,他脱下一只手套,想要去摸一摸,但是却被独角兽打了个响鼻躲开了,他皱起了眉头。高文发现他的同事不知道这种常识性的知识,于是他上前拍了拍他的后背。


  “看来你还挺幸运的,要我说至少比公主幸运。”


  “什么意思啊,高文?”高贵骑士疑惑地看着他。


  “哦是这样,传说独角兽只让处子碰它们。”


  兰斯洛特脸刷的红了。


  帕西瓦尔一直都很安静,但是此刻听见这话以后难得的脸红了,他跑到一边去……去做点别的事。独角兽走向他,在它柔软的大鼻子抵在他胸口的时候这个壮汉气得叫出了声。


  高文笑了:“没想到你还是个处啊大兄弟!”胡须男冲大高个眨了眨眼,“需要搭把手吗?”


  大个子嘟囔着什么结婚和等待爱人之类的,然后他哥们儿在他胳膊上拍了拍,凑过来准备给他一些有关怎么像个男子汉那样做正确的事的建议。帕西瓦尔被他吓得后退几步,粗着嗓子说“我得过去,还有事情要做……嗯重要的事情……”


  亚瑟觉得他们都又傻又蠢又无聊,梅林怎么能在周围还有色胚骑士的时候就做这种露骨的蠢事(比如摸独角兽)呢!?这只会让那群色胚起歪心思。“行了,咱们该打道回府了。”


  “可是——”梅林的手还放在独角兽身侧,用可怜狗狗般的眼神看着亚瑟。亚瑟几乎就要从了他了,但是又猛地想起来周围还有一大伙骑士呢!


  “我们得走了,梅林。”


  “可是——”


  “还有就是,我们不会养它的。”亚瑟皱起了鼻子。他都能想到他父王会怎么发作了,还有那些眼神——又不是所有人都像兰斯洛特一样迟钝或者像梅林一样蠢,要是他们就这么着任由骑士脸红地斗着嘴伴着梅林骑着独角兽在众目睽睽下进城,流言蜚语会像野火般蔓延的,还有还有——老天爷呐,他都不敢想会有什么结果了!


  仆人撅起了嘴:“我没说要养,亚瑟……我们就不能再多呆一会儿吗?”


  “小公主是害怕这只白色的大怪兽了吗?”高文嘲笑道,然后他同时收到了来着王子和独角兽的眼刀;独角兽看上去突然残暴起来。“看吧,它不可怕,让我来展示给你看-”骑士先生向独角兽伸过去一只手,但是却差点被整个咬下来,“啊哟,抱歉啊哥们儿。”


  “看来你在酒馆呆那么长时间可不只是喝酒啊~”伊利安一语中的。


  紧接着独角兽推了推亚瑟的肩膀,亚瑟被吓得跌跌撞撞地冲向小法师那边。


  “哎哟,没想到小公主你也-”


  “闭。嘴。”


  亚瑟悄悄看了一眼独角兽,它正眼也不眨的注视着他。他很肯定这家伙一定正在脑子里叫他的名字。


  梅林很疑惑,在独角兽这么喜欢小王子的情况下他为什么要尴尬得脸红呢?“亚瑟?你怎么脸这么红?”


  对话要是进行下去的话那就很尴尬了,所以亚瑟拿上他的武器扛在肩上,昂首阔步地走过树林,气势汹汹到绝对能吓走任何野生生物。小王子抓着梅林的胳膊,强迫他跟他一起走;梅林不开心的皱起了眉。


  “走了,骑士们!回卡梅洛特了!现在就走!”亚瑟越过肩头吼道。


  高文坏笑:“啧啧啧~怪兽来咯~小公主~!”


  “等。回。去。了。以。后。我。要。把。你。打。成。肉。饼。”


  伊利安翻了个白眼:“你就学不乖是吧,高文?”


  梅林叹着气,只能任由自己被亚瑟从独角兽身边拽走。他最后难过的看了它一眼,然后它就穿过树丛离开了。它真的很好看,而且它那么的无害,但是小王子就是想要赶紧离开,还拉着他;这很不公平诶,凭什么他想走就走啊?而且他拉的他胳膊都要脱臼了!


  “哼,”梅林想着,“亚瑟有的时候就是个大混蛋!”


  NO.9 不准接受神秘爱慕者的礼物


  “这是啥?”亚瑟指着梅林手里的东西问道。梅林先是一脸迷茫,然后便明白了亚瑟在说啥,接着他就脸红了。


  “呃,就是一封信……”


  “一封信?”王子稍微松了口气,“我猜猜,你妈妈寄给你的?”


  “不,不是我妈妈寄的,”梅林说,“它上面也没写是谁寄的。”


  亚瑟紧张起来,一边眉毛挑起,他表现得就像一个在糖果店里面跺脚噘嘴要大人给买糖吃的小孩儿一样——虽然他没有跺脚噘嘴也没那么小孩子气,他伸手道:“什么?给我看看。”


  “不给!”男仆把可疑信件占有地收到胸口,而王子看上去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有点担忧的样子,“我的意思是,”梅林含糊不清地说,脸上升起红晕,“这是私人信件……”


  “哎呀梅林,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把信从梅林手里抢过来(男仆叫道:“别!还给我啦!”王子又搬出他的经典回复:“我是王子我想看什么就看什么。”)亚瑟展开信读出来的时候梅林的脸就像熟透的番茄一样红。不过在亚瑟看到这封信的第一行,第一个字的时候,他就呆住了,气息不稳。不,这不可能,不,(他感觉天都要塌了)不不不不不!!!


  “呃,能还给我了吗?”梅林小心地问道。


  这是……这是封情书,里面全是冒着少女般粉红泡泡的情诗什么的,还有写得十分到位的对梅林美丽的笑容和动人的蓝色双眸的赞美,如果这封信不是送给梅林的话亚瑟绝对会大肆嘲笑其中傻里傻气的内容。但是一涉及到梅林,这就不再是一封简单的情书了,而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亚瑟无端地感到愤怒。他很生气。怒火在他心中燃烧。


  “亚瑟,请问你能还给我了吗?”


  突然亚瑟的目光像利剑一样钉住了梅林,他的声音变得低沉,透着野兽一般的危险:“谁、给、你、的?”


  男孩眨眨眼,“呃……我不知道,它被放在我的床头柜上……我今天一醒来它就在那儿了。”


  在他的床头柜上?一醒来就在那儿?亚瑟拉响了警报,有人竟然敢在梅林熟睡毫无防抗能力的时候摸进他的屋里——谁这么大胆子!这种情况下什么都可能发生啊!梅林可能会被袭击会受伤甚至更糟糕。


  王子站不住了开始来回溜达,有人竟然闯进了他男仆的屋子,看来他需要立刻加强御医住所周围的守卫了。他必须得有所行动,他不能袖手旁观,在他的男仆被一个摸进他屋里的毛贼威胁后还留了一封情书在他床边的时候还自欺欺人假装一切安好。


  “亚瑟,”梅林咬着嘴唇,“把信还给我啦,这是私人信件!”


  亚瑟深吸几口气,重重的点了点头却没正眼看他,“给。”他把那张羊皮纸塞回男仆手里。梅林看着手里的信双眼闪闪发光。


  必须得采取行动了。


  ()()()


  亚瑟发现梅林洗完衣服后回到他屋里的时候特别开心,而且脸还红了,他的口水兜上还很显眼地别着一朵花。


  “梅林!”亚瑟几乎是吼出来的,“你从哪儿弄的花?”


  “有人放在我房间里的,我那件衣服湿了所以我就回去换一件,其实它湿了真的不能怪我,我只是摔了……总之它就放在那儿,还有张纸条说是给我的礼物——”


  “有人放在你房间里?又一次?”


  梅林点头;他看起来一点也不为此担忧或是烦恼,反而像个突然成为众人追求对象的害羞小姑娘一样。“是啊,有一整束花呢,里面有红的黄的白的……我真的很喜欢白色的那种花,真的很好看……”奇怪的声音突然响起打断了法师的白日梦,他皱眉看向王子,“亚瑟,你刚刚是……叫了一声吗?”


  “没有!”亚瑟就跟一只炸毛的猫一样。


  “你现在很奇怪诶,真的。”


  现在必须要采取行动了!


  ()()()


  不可否认,他自己在屋里琢磨这个计划的时候可没想到现在会是这样。


  当然啦,他安排得很周密,毕竟他可不想正好撞见盖乌斯,或者更糟,撞见梅林,让他不得不去解释他到底在梅林屋里——更确切来说是柜橱里——干什么。


  梅林作为一个仆人,还真不是一般的不拘小节,他的屋子里乱得一团糟。好吧,公平起见必须得说明屋里有一半的东西都是盖乌斯的,比如墙角那一堆盒子,毕竟这里原来是御医的储藏室。亚瑟本来是不准备放过摆在床头柜上的那束颜色搭配糟糕的花束的,但是为了不引起梅林的怀疑他只能作罢。地板上到处都散落着东西,书啦,外套啦什么的;屋里确实没什么地方可以藏身。两面墙之间晾着床单和衣服,旁边还有一些袋子,这倒是可以藏身,不过也太冒险了,只要男孩把晾衣绳取下来那保准就露馅了。所以,事实上,柜橱是唯一的选择了。它里面还比较空,很明显不怎么用,而且它的长宽正好够他藏在里面。


  他只需像这样缩起肩膀,把腿紧贴着身体蹲下去,就不用一整晚都站在这里面了。这确实不怎么舒服,但是亚瑟是在执行一个重要的任务,所以他可以忽视这些。和梅林经常说的不一样,他可不是个娇生惯养的小孩。


  因此经过几分钟的盯梢,在他确定盖乌斯离开以后,他迅速地溜了进去,上楼进到梅林屋里然后躲进了柜橱里。经过一番思考,他最终决定带上了剑,就是……就是以防万一罢了。你懂的,万一那个所谓的暗恋者动了什么除了给梅林床头柜上留情书和花以外的心思的话,那亚瑟就有责任保护他的人(梅)民(林)了。


  他从小就被训练战斗和打仗,因此他很明白耐心和隐蔽的在侦查中的重要性。而且他的时间概念也很好,虽然这时候不太用的上吧。话说把他屋里的脏盘子收走再擦个地板也用不了那么久吧?对吧?


  很明显这些活确实就用了那么久,导致亚瑟等得都睡着了。他是被御医的门打开的声音惊醒的,在意识到自己睡着后感觉很不爽;而后一个熟悉的疲累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嗨,盖乌斯,我回来了。”


  “晚饭准备好了,我想你肯定饿了吧。”


  “噢!有鸡肉!”


  “没错,我就知道你会喜欢的,你真得在你那副骨架子上多添点肉了。”


  梅林愤愤不平道:“我没有你说的那么瘦啦!”


  很明显他饿得没工夫说话了,有那么一阵除了餐具相互碰撞的声音以外没有人说话的声音。盖乌斯说了几句,不过梅林却没怎么说话;他好像真的很累啊,这个认知让亚瑟皱起了眉。也许他应该减少一些仆人要干的活,不过很奇怪的是虽然这么累梅林却从来没抱怨过。好吧,他抱怨过狩猎,还有一些训练,还有打扫马厩。好吧好吧,梅林确实也跟他说过想放一天假,但是却都没有提及他每天回家都累个半死饿得发疯所以他真的需要休息一下喘口气,因为亚瑟才不会因为他觉得狩猎无聊就放过他呢。不过话说回来,怎么会有人觉得狩猎无聊呢?


  在梅林进屋以后,这些烦恼立刻就消失了。他关上门,坐在床边脱下了靴子。


  亚瑟没想到在他看这些的时候他的心跳会加速,因为从橱柜的门缝里他能很清楚地看到床(以及床上的人)的情况。


  接下来就轮到上衣了。梅林几乎是以一种慢到折磨人的速度解开他的束腰皮带然后将衬衣脱下来的,亚瑟的眼睛完全贴在那奶白的皮肤上了,它看上去白璧无瑕,又柔软若脂,在烛光下熠熠生辉。在男孩站起身脱裤子的时候,王子没控制住发出了一小声尖叫。亚瑟知道这种行为可称不上体面,而且如果有人像这样猥琐地偷窥别人的话他绝对会严惩这个人,但是,梅林看上去真的是太诱人了,亚瑟为此几乎不能呼吸,双眼也完全黏在他身上,他要是再不收住自己的心猿意马,很可能他的内心就要小小的崩溃一下了。


  坐在橱柜里,面对那诱人的肌肤只能看不能摸实在是太煎熬了!亚瑟不得不咬着手才能不让自己再发出什么声音。


  梅林毫不知情自己被看了个光,他换上了睡衣,两条完美的长腿裸露在外,然后躺到了床上。


  这个计划的时间和安排真的一点都不好……真的,一点都不好。他就应该选其他地方躲起来的,或者等入夜再来,或者其他什么的,这样他就不用只能眼巴巴地看着那具完美的身体……停!打住!现在可不是心猿意马的时候!亚瑟在心中冲自己吼道,并且在心里敲了一下自己乱想的脑瓜。


  过了折磨人的几分钟后,梅林的呼吸逐渐平稳了。


  现在的任务就是等待了。


  等待是漫长的,亚瑟四肢酸痛,后背发痒却挠不到,而且他的腿也抽筋了。重点是那个暗恋者今晚还不一定来,他可能在这里等一晚上都逮不到人,还得在梅林走后(经过盖乌斯瘆人的注视)悄悄溜出去,向梅林解释他为什么看起来这么疲累而且还是在男仆之后才进屋。梅林可不像其他仆人那样,对主人说的话点点头就算完了,他会问很多事情还会因此担心他,除此之外,他还总是迟到,有的时候迟的非常离谱,所以亚瑟注定要困在这里好几个小时。


  我应该带个枕头来的。他心不在焉地想着。


  不知怎么的他就睡过去了,但他完全不记得是怎么回事,因为他再一睁眼就已经是一片漆黑了,


  脚步声,鞋跟接触石板地的声音。亚瑟集中注意力,他的四肢现在又重又僵,因此他在努力不发出声音的情况下摸向他的剑。他从柜门缝中向床那边看去,但是实在是太黑了,什么都看不清,因此他只好摸着黑,慢慢地、慢慢地推开柜门……还好它没咯吱咯吱响,只是有一点点声音……脚步声停下了,紧接着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来,好像是正在从口袋里掏出什么东西。


  亚瑟判断好距离和方向,一个动作猛扑上去。


  然后他就被乱七八糟的地上的一个箱子或者别的什么绊住了,狼狈地摔倒撞在那个站在床头柜旁边的人身上。他的剑掉到地上发出雷鸣般的巨响,梅林被他这一下吓得大叫一声醒了过来,随着男仆眼中金光闪过,床头柜上的蜡烛自己亮了。亚瑟因着突然的光亮眨了眨眼睛,然后看清了他目前的状况。


  “什——亚瑟?”


  梅林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亚瑟还在和那个入侵者作斗争,这是个肌肉发达的大个子,脸半蒙着,他衣着简单,就像个农民一样,但是上身却穿了一件昂贵的无袖背心,背心上还有很多口袋,从其中一个口袋里又掉出来一封信。一想到这封信可能是那种俗气的情书,亚瑟就几乎想要勒死这个男人了,但是梅林趴在床边抓着他的胳膊拉住了他。


  “住手!他快窒息了!亚瑟——住手!”


  亚瑟不情愿地松开这个男人脖子,但是仍然没放开他,“你好大的胆子敢三更半夜闯进我男仆的卧室!”


  “呃,你没资格说别人吧。”梅林十分耿直地说道。他把裹在身上的毯子紧了紧,感觉很没安全感,还有些尴尬。亚瑟在这儿呆了多久了?难道王子就一直看着他睡觉?他一想到这,血液就全涌到脸上来了。他真应该问问盖乌斯他可不可以在门上安个锁……啊对,亚瑟怎么会在这儿?他想着,但是有点晕,还有那个人是怎么回事?


  蒙面人一直不说话,因此亚瑟就把蒙面布扯了下来让她露出真面目,但是一看到那人的脸,亚瑟惊讶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帕、西、瓦、尔??”


  “抱歉,殿下。”骑士小声说,可以说十分尴尬了。


  好吧,那么大块头的人也不好找。


  “是你?你送的这些蠢兮兮的礼物?”亚瑟问道。他简直不敢相信,他以为会是一个陌生人,比如一个到处骚扰别人的老色鬼或者是一个神经紧张为情所困的年轻绅士,而不是他的骑士。好吧,高汶比较有可能,也可能是加雷斯,毕竟这人一旦想要向谁献殷勤就智商下线。但是怎么会是帕西瓦尔呢?


  “我-是我,我很抱歉,对不起,我不想伤害你的!我只是想要送给你这个。”骑士语无伦次地说道,指着掉落在地上的信。


  漂亮,太漂亮了,帕西瓦尔恰好是他有勇有谋忠心耿耿的骑士之一,他要是惩罚他的话别人肯定就会知道,然后就开始各种问,然后他父王也会知道了,然后所有人都会知道王子半夜三更偷偷猫在他男仆的卧室里,为了保护男仆的贞洁而偷袭他的骑士了。真是太好了。呵呵。


  “呃,那封信是你送的?”梅林怯生生地问,目光穿过长长的黑色睫羽看着骑士,亚瑟觉得这个眼神太令人恼火了,他怎么能用这种眼神看别人?除了卡梅洛特的王子以外梅林不可以用这种眼神看任何一个人!


  帕西瓦尔抬头看着梅林,他尴尬的点头让梅林害羞地笑起来。亚瑟还把他按在地上没让他起来。


  “这真是太可爱了,谢谢~”


  骑士脸上的表情就好像他上了天堂一样。


  “不,梅林,这一点都不可爱!”亚瑟怒吼道,梅林是他的人,除了他送的,其他的那些情书和礼物一律都不可爱!“不用谢他!”


  “很可爱好不好!还有你能放了他吗?他又不是危险人物。”亚瑟松开了骑士,他慢慢地站起来。眼下他们两个都挂了彩,只不过骑士在王子的目光下面露愧色,而王子恼怒不已;他现在还没火山爆发简直就是个奇迹。梅林转向骑士:“不过你也许可以,呃,亲自把东西给我,而不是偷偷摸进我屋里……”


  “是的,我很抱歉,”帕西瓦尔小声说,就像变了个人一样,“我以为我……我以为我这样也许能吸引你的注意……高汶告诉我的,我就当真了……但是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我保证。”


  亚瑟突然有一种想要拿头撞墙的冲动。果不其然!从第二次碰见独角兽以后他就该想到了,凡是涉及到玫瑰的怪事一定都是高汶出的馊主意。


  “我难道没跟你说过不要听高汶给的‘建议’吗?”


  “你说过,殿下,”帕西瓦尔还特意加重了“殿下”二字,希望能讨好王子让他少收点惩罚,“我很抱歉。”


  亚瑟疲累地叹了口气,“好了好了,这事弄得我太累了,这次就饶了你了。但是如果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


  “不会了不会了,再也没有了,殿下!我发誓!”


  “好了,那你走吧。”


  帕西瓦尔鞠了个躬以后就像只受惊的兔子一样窜出了卧室,亚瑟放松地叹了口气,他明天必须得(再一次!)跟高汶谈谈他的行为了,还得再跟他的骑士们强调一遍绝对不能听从高汶的建议。对,明天,现在他需要好好睡一觉了,他的包子和后背又酸又痛。嗯……睡觉……亚瑟自己点了点头,几乎站着就睡着了。


  王子没出去,梅林奇怪地看着他,“亚瑟,”他歪了歪头,“你是一晚上都坐在柜橱里面吗?”


  ()()()


  对于梅林和亚瑟来说,第二天早上一起从屋里下来吃早饭确实有些尴尬,盖乌斯跟他们打招呼的时候眉毛挑得很厉害。王子没能保持庄重冷漠的样子,反而一直在纠结该怎么解释他为什么一大早会在这儿,然而梅林却不管他,十分耿直地说明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是谁送的花和情书,亚瑟为什么会在这儿而且看起来这么不对劲儿,以及为什么大半夜那么吵闹,但是盖乌斯听了一半就抬起手打断了他。


  “梅林,殿下,我唯一的要求就是你们下次能不能小点声?有人还想睡觉呢。”



TBC

-----------------

PS。第八章是之前翻译的,所以可能文风有些不太一样,大家莫要见怪~

下一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尽量码吧……

谢谢大家支持!送给大家小心心!

评论(14)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