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醋橙子

一个透明写手

【AMBC衍生/DamienxCathal】最后的匕首 02

*AMBC跨剧拉郎,Damien/Cathal,斜线有意义

*涉及所有组织、社会团体等均与现实无关

*分级:M

------------------

  2.

  戴米恩带着卡舍尔下楼后直接去前台退房,老实说这挺让卡舍尔惊讶的,毕竟房间门口刚刚发生意外死了一个人,无论是否和自己有关,正常人都不可能这么淡定地来退房吧?如果那人的死确实和戴米恩有关,那么任何一个心智正常的人都会直接离开,而不是想着先退房。

  他要么是势力大到他想象不到,要么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蠢货。卡舍尔站在戴米恩身后想着。

  果然,前台接待小哥接了个电话以后就开始找借口要留下他们,卡舍尔见此情况便知道肯定是酒店的人发现了尸体,因此有些慌了。他小心地扯一扯戴米恩外套的下摆,靠在他耳边悄声道:“赶紧跑吧,他们要叫警察了!”

  不过戴米恩并不像他那么慌,他只是淡淡地瞥了他一眼,然后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卡舍尔扫到屏幕,看到上面写着“拉特利奇”。电话接通以后,戴米恩只说了一句“在酒店”,然后就主动挂断了。卡舍尔以为他是在叫帮手过来,于是暗中还向门口那边张望,但是却一直没见到什么看起来像是能帮到忙的人。就在他还琢磨着刚刚进门的那个壮汉会不会是同伴的时候,前台侍应接了个电话,电话一挂断他就改口放行了。卡舍尔一时还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就被戴米恩拉着离开了酒店。

  *

  二人从酒店出来以后,招了一辆计程车直奔机场。路上戴米恩和安通了电话,吩咐她处理好卡舍尔的护照问题,然后又大致说了酒店中发生的意外状况——当然他说得很含糊,绝不会让司机听出来刚刚有一个人死在他们酒店房间的门外——安也向他汇报了近期组织的情况,在听到查尔斯又犯错之后他皱起了眉。

  “告诉他,如果他再违反规定,我会亲自处理他。”

  “他很……迷恋你,”电话那边,安犹豫道,“我不知道这会不会有效果。”

  “相信我,他会听话的。”戴米恩说完之后就挂断了电话。卡舍尔坐在他旁边好奇地看着他,但是懂事的没有多问。他转头去看车窗外的景物,这是他第一次走去机场的路,因此对此还颇有兴致,双手支在两腿间的座椅上,哼着歌轻轻地左右晃着。戴米恩看着这样的卡舍尔,方才打电话时冷峻的表情变得柔和起来,他倒还真的越来越喜欢这个小孩了。

  到了机场以后,戴米恩并不急着进去,而是先带着卡舍尔到机场咖啡厅坐下,点了两杯咖啡。他看着卡舍尔嘬了一小口咖啡后吐舌头的样子下意识地弯了嘴角,“如果觉得苦这里应该也有卖果汁。”

  “不用了,我喝过更苦的。”卡舍尔撇了撇嘴,“机场咖啡厅的价格真他妈高的要死,这么一杯难喝的咖啡竟然也要这个价。”他要是有买这杯咖啡的钱也不至于被那伙卖药的打一顿了。

  “你有什么想问的吗?关于我。”戴米恩也懒得绕弯子,直接就提了出来。他看得出卡舍尔现在满肚子疑问,而异国的机场咖啡厅也是个不错的交谈场所。

  卡舍尔上身前倾越过桌子,摆出一副神秘的样子,低声问:“你到底是不是黑道?”

  “不完全是,不过我想性质也差不多。”想起自己手下的那伙人,戴米恩耸了耸肩,那些人的所作所为在卡舍尔这样的普通人眼里大概就和黑道差不多吧。

  卡舍尔的脸上就差写着“太牛逼了”,看起来他似乎觉得当一个黑道中人是很酷的事情。

  “那你,平时都像那样——就是那样,你懂的——把人处理掉吗?”他压低了声音,说的时候还不停地挤眉弄眼,看起来滑稽的很。

  “不管你信不信,刚刚那是个意外。”

  “我懂了,‘意外’。”卡舍尔一脸“我懂这是道上的暗语”的表情,“好吧,这算是第一个问题。接下来……你为什么要救我?是想要收我做手下吗?”

  戴米恩上下打量了一下卡舍尔瘦干干的身体,挑起眉,“你觉得可能吗?”

  卡舍尔不满地撇着嘴,“别看我身体没那么强壮,我脑子可灵活得很。”

  “我救你的时候你都半死不活了,我可没看出来你那颗小脑袋哪里灵活。”戴米恩看到卡舍尔吃瘪的样子感到很满意,他喝了一大口咖啡,决定不逗他了,“你身上有种很特别的东西在,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但就是这种东西让我想要帮你。”

  卡舍尔听完以后想了两秒钟,然后坐回到椅子上,眯起眼睛,怀疑地看着他,“你不会是那种喜欢玩弄小男生的变态吧。”

  “相信我,就算我是那种变态也不会想要玩弄一个被人打到半死都还想要嗑药的瘾君子。”

  爱尔兰男孩不以为意地撇撇嘴,看上去丝毫没有被戴米恩的话冒犯到,“那看来我还真是安全,多谢你了。”

  戴米恩闷笑一声,“那现在换我问了。你愿意跟我走吗?”

  卡舍尔摊开手,“你都把我带到这儿来了,现在说这种话是不是有点晚?”

  “如果你不想离开我可以送你回——”

  “不,不——我……”卡舍尔咬着嘴唇,低下头看着咖啡杯中被他搅拌出来的小旋涡,让戴米恩看不清此刻他脸上的表情,“我没有理由再待在这里了,我想我应该离开,这里已经没有我的容身之处了。”他辜负了弗雷德的信任,父亲也不愿见到他,他唯一容身的车也被毁了,他不知道他该归属何处,眼下似乎除了跟着戴米恩,他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戴米恩并不知道在卡舍尔身上究竟发生过什么,也无意深究,他只知道男孩落寞的样子让他感到很难受,仿佛胸口突然失去了什么,让人觉得空落落的。他不知道该如何安慰男孩,如今在他的认知中似乎并没有“安慰”的定义,就像久未降雨的沙漠不知道从天落下的水该称作什么。

  打破沉默的是一段优雅的女声:

  “……卡舍尔·奥里根先生,卡舍尔·奥里根先生,如果您听到这则广播,请到服务中心认领您遗失的护照……”

  卡舍尔听到广播后惊讶地睁大眼睛,他看向戴米恩,张开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戴米恩只是冲着门口抬了抬下巴,十分淡定,似乎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出了。

  *

  登机以后,从未坐过飞机的卡舍尔十分兴奋,对什么东西都很好奇。他特地跟戴米恩换了靠窗户的位置,但是又忍不住盯着过道里来来回回的漂亮空姐看。戴米恩颇为嫌弃地瞅着他,看着他像个多动症少儿一样闲不住就在想自己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会把他捡回来。

  飞机起飞后,戴米恩无聊地找了一本杂志翻看,卡舍尔则一直兴奋地看着窗外。过了大概一个来小时,爱尔兰男孩才终于消停下来,他扭头看见戴米恩在看杂志,便凑过去,把头故意挡在戴米恩和书之间。

  “唔——不明白你们大人看这些干嘛,没劲。”他在戴米恩开口赶他之前就把脑袋缩了回去,“哎,你来爱尔兰是干什么来的?要债吗?”

  “不是,是来旅游的。”

  “旅游?”卡舍尔把他从头到脚看了一遍,表情明摆着不相信他说的。

  “……你可以称之为散心。”

  “啊……”卡舍尔顿时明白了,“啧啧啧,有钱人散心都坐飞机的,像我们这样的穷人散心也只是去镇上逛逛,都不用开车,两条腿动几下就到了。”

  戴米恩看他一眼,“你哪来这么多话。”

  卡舍尔咋舌,给了他一个嫌弃的眼神,“我才二十一岁,大叔,你总不能让我总是闭着嘴吧?当然我很能理解你们这个年龄的人不太喜欢说话,这没关系,你们有你们的表达方式,我明白的。”说完还安慰地拍了拍戴米恩的胳膊。

  “我才三十一!我不老,你这个小鬼!”戴米恩不满地瞪着他,简直不敢相信只差了十岁竟然就会被说老。不过卡舍尔完全没在意,他只是耸耸肩,一副“我没说你老这是你自己说的”的样子,十分欠扁。

  戴米恩真的开始怀疑他是不是哪根筋搭错了,他怎么会觉得这小子特别呢?好吧,如果要从烦人上来说,这家伙确实够特别的。

  *

  安·拉特利奇虽然已经在电话里知道了戴米恩要带一个人回来,但是真正见到这个人的时候她还是难以控制自己的诧异。她原本以为戴米恩会带一个有能力有背景的人回来,就算不像他们这样势力庞大,至少也是那种在一定地区有影响力的人,举手投足都该是充满上流社会虚伪感的精英,但是眼前这个青年——黑色的短发凌乱的在头上纠结着,瘦巴巴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武力值不高,牙齿发黄绝对是个烟鬼,从一进门就开始四处张望的样子绝对不是上流社会的做派——安有些不是很懂戴米恩的意思了。

  “所以这就是你说的那个男孩。”安问道,此刻她正站在莱昂斯庄园的客厅里,下人们围着戴米恩和卡舍尔,帮他们把行李和外套拿走放好。

  自从一年前约翰·莱昂斯死在墓园之后,安就将他的大部分资产转移到了戴米恩的名下,其中就包括这栋庄园。不查不知道,约翰·莱昂斯名下的资产庞大的惊人,安在整理他的资产名录的时候都在庆幸这个老家伙死了,否则他若是发现自己无法控制戴米恩,指不定会动用他的力量干出些什么事来。

  “他是——”

  “您好,索恩夫人,我是卡舍尔·奥里根,啊,您可真是美丽动人呢。”

  戴米恩还没来得及引荐,卡舍尔就快他一步地上前握住了安的手自我介绍起来。他一句话说完,戴米恩真的是要一口老血喷出来了,而安看上去也被这个热情的小伙子吓得不轻。

  “卡舍尔,安不是我母亲。”

  卡舍尔看上去尴尬地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他和安握着的手也僵在了半空。

  “我没有那个荣幸做戴米恩的母亲,但是你可以说我这些年都在履行一个母亲的职责。我是戴米恩的保护者,安·拉特利奇。”安毕竟经验老道,她摇了摇和卡舍尔握着的手,算是给了他一个台阶下。

  “哦——嗯——我还奇怪戴米恩怎么会有这么年轻的妈妈,原来是这样,幸会。”卡舍尔松开了手,心里暗暗佩服自己的机智——夸女人年轻漂亮总是没错的。

  果然安听了以后很受用,她笑着拍了拍卡舍尔的胳膊,“小伙子跟我来吧,我来安排你的住处……”

  “不,他是我的客人,我亲自安排他的房间。”

  戴米恩一把拉住了准备跟着安走的卡舍尔,他看着安,空白的表情让人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安的眉疑惑地轻蹙,她又一次打量着卡舍尔,不明白这个人到底有什么特别的,竟然会让戴米恩如此上心。

  卡舍尔不明所以地来回看着他们两个,“我很好满足的,有张床就可以。”

  “不仅有床。来看看你的房间吧。”戴米恩的眼神一接触到卡舍尔,就立刻温柔下来,脸上对安的冷漠也瞬间融化,让他整个人的线条都柔和起来。

  安几乎不敢相信她的眼睛,这个真的是那个可以冷漠地夺人性命却丝毫不为之动容的戴米恩吗?他的表情虽然很细微,但是在那一瞬间他几乎就像个普通人,一个普普通通从来没有凭借恶魔之力掌控他人生死的人。但是那怎么可能呢?戴米恩绝不该是普通的那个,他体内的恶魔之力如今已经全部觉醒,生命在他眼中已经不再具有分量,他本该是完全冷酷无情的,这样他才能领导他们,创造新的世界。但是这个男孩却可以轻易地影响到他。

  保护者皱着眉,不安地看着卡舍尔的背影,她必须要找人查清这个男孩的身份,她不能留一个威胁在戴米恩身边,在最后一把米吉多之刃找到之前,她必须确保戴米恩是完全安全的,任何会对他造成伤害的人都必须除掉,无论他想不想。

  她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串号码。

  “帮我查清卡舍尔·奥里根的全部信息,今晚我要见到。”

  她最后看了一眼他们离开的方向,转身向着相反的方向走出了客厅。

TBC
--------

如果喜欢这篇文的话请给我留言哦,你们的留言将会是我码字的动力!给大家比心!!<3

评论(1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