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醋橙子

一个透明写手

【AM/翻译】梅林守则 4-6

*原名:Things That Merlin Isn't Allowed To Do

*未授权翻译,侵删

*原文链接:AO3    fanfiction

*前文链接:1-3

*这个系列都炒鸡甜,以及下一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_(:з」∠)_

-------------------

  NO.4 不准给莫佳娜或者格温送裙子


  不是他的错,真的!


  可是那个傻大头就是不相信他,可是他不可能这么做。或者就算他确实相信他,他也要装作不相信的样子来逗弄他。


  “这是给莫佳娜的!”梅林第不知道多少次说道,“我只是帮格温给她送过去,她刚刚做好这件——我发誓!”


  “我一直都知道你是个姑娘,梅林,我说,这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而且我不信这次是要拿去给盖乌斯。害什么羞啊,继续。”亚瑟坏笑着指了指换衣屏风。


  小贴士:在城堡里有一个混蛋王子的情况下不要拿着女士服装到处走动,即使是帮你的好闺蜜拿也不行。


  想了想,还是更正一下吧:(如果你不是女性)不要帮任何好朋友送衣服,这只会让你陷入古怪尴尬的境地而且永远都摆脱不了。


  “亚瑟,”梅林哀叹,“这太可笑了。”


  王子轻笑一声,扶着梅林的背将他推到屏风后面。梅林只好叹着气向这无可避免的命运屈服了。


  到最后,其实也没有那么可笑,当梅林(用了大概十二分钟整理好至少有一百条花边)从屏风后面出来,站在烛光中的时候,亚瑟目瞪口呆的盯着他看。梅林承认,那些冰凉丝滑的面料贴在他身上的感觉并没有那么糟,而且看上去也没有那么……难看,还挺……还挺不错的。


  “我-我可能应该——呃——你懂得。”


  亚瑟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让他觉得他的脸和皮肤还有身上其他地方就好像被火烤着一样,他觉得他要是再不走就要化成一滩水了。


  梅林无力地指了指屏风。


  亚瑟还在盯着他看,当他终于开口的时候声音听起来有一点尖。


  “没有……没有不好看,梅林,挺好看的。”


  法师紧张地笑了一下,“我好不容易得到一次赞美竟然是在穿着莫佳娜的裙子的时候。”


  “这真的是莫佳娜的裙子?”亚瑟咬着嘴唇,上下打量着梅林,让梅林觉得脉搏加快;亚瑟不会真的这么看他吧?哦老天爷啊,他,他,啊神啊,要是他把裙子毁了的话格温和莫佳娜会弄死他的!


  亚瑟从他精雕细琢的木椅子上站起来,向前走了三步,用手划过裙子的下摆。面料很柔滑,就像梅林的肌肤一样,不过后者更加温暖,而且在烛光的映衬下散发着光泽,他突然有种很强烈的冲动想要将这美好的肌肤从衣服下释放出来,好好地看一看,也许他还会想要品尝一下。


  “那我应该和她商量商量,让她再订一件……给她自己。”


  什么?梅林有些惊讶,他不是很懂,然后——哦——亚瑟身体前倾,双臂搂住法师亲吻着他,直到他们快要窒息才分开彼此。


  ()()()


  ‘怪了,’那天晚上格温一边在她主人的衣柜里翻找一边想,‘怎么哪儿都找不见那条红金相间的裙子……可是我很确定我让梅林送过来了呀……’


*-*-*-*

  NO.5 不准伺候外来使臣


  亚瑟从来没找到过理由去讨厌理查德王子,也就是洛特国王的大儿子。好吧,他承认他确实也找到了一些理由去讨厌他,比如像是这个男人彬彬有礼到连马屁精都找不到什么好说的了,而且他剑也耍的很好,好到都能和卡梅洛特首席战士、骑士和永远的胜利者(当然说的就是亚瑟)并驾齐驱,不过所谓的永远的胜利者对此可不怎么高兴。乌瑟陛下还偏偏很喜欢这个外国皇室,总是邀请他来小住时日——亚瑟觉得,乌瑟这么做是想通过款待理查德王子来加强和邻国的同盟关系。


  所以,嗯,没错,他不怎么待见理查德王子,好在这种不待见是互相的,所以解决事情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在每年例行的外访期间尽量躲着对方。


  但是亚瑟可是王子诶,他可不会被鸡毛蒜皮的小事——比如谁的剑耍的好——困扰,一个强有力的同盟国可比它的王子彬彬有礼到令人厌恶恶心讨厌要重要得多(亚瑟还对两年前的决斗耿耿于怀呢)。(*原文连用了三个表示讨厌的词,足以见得亚瑟是有多不待见理查德王子= =)


  亚瑟深呼吸,整理好心情,戴上一张笑脸面具来欢迎来访的理查德王子。外来王子有礼貌地回应他,同时伸出了一只手,亚瑟不情愿地握了握。


  不过,在父王派遣梅林在理查德留宿期间服侍他的时候,亚瑟的笑脸面具还是碎的稀巴烂了。理查德王子看向站在那儿紧张地微笑的梅林(亚瑟看见他竟然在笑就想叫他蠢蛋),点头道:“多谢陛下,能得如此良仆实乃荣幸。”亚瑟觉得他有十足的理由去友、善、的让这个男人滚去找一个他自己的男仆,因为梅林是!他!的!!


  不幸的是乌瑟在场,亚瑟没法说出来,至少是明面上,不过在他脑子里说那就得另算了。他继续用眼神在另一个王子身上捅刀。


  梅林大蠢蛋在他被人像一只花瓶或者一件家具那样送给别人的时候,竟然一点都不觉得介意,可是他应、该、介意!亚瑟想让他生气、烦恼然后抱怨,坚定的向他走来说他不想伺候那个来访的王子。然而,小仆人只是尽责的点点头,然后国王(亚瑟的内心在咆哮:“父王!!您这是要干嘛啊啊啊!!!”)就派遣他去送理查德的行李。小仆人搬行李很费劲儿,理查德见状便上前用包着蜜一样温柔的声音表示他可以搭把手,梅林笑道:“没事没事,我能行的。”但是王子还是坚持要帮忙,于是最后他们两个就一边一个搬着行李进了城堡,国王很淡定地旁观了全程。


  这个该死的@#¥%&*!!亚瑟心里咒骂着,似乎决心要在理查德背上瞪出一个洞来。


  ()()()


  这一星期是这样过去的:


  理查德王子对他的临时男仆十分满意,虽然他有的时候下盘不稳会平地摔,会说错话——他实诚得让大多数贵族接受不了,早上还总会迟到,但是他会毫无怨言高质量地完成职责,同时理查德王子还发现他很善谈。


  要分享一个人的想法并不难,没过多久理查德王子就知道梅林是有多善谈了,尤其是关于某一个特定的话题,理查德一说起来他就会出现梦幻般的眼神、面带微笑而且双颊通红。理查德进展迅速,他发现他很容易就喜欢上这个仆人了,他对他十分友好,而且还会帮他在城堡里搬东西。人们常常能看见这两个人在一起,边走边笑,有一次他们路过皇家侧室,理查德的手正放在梅林的胳膊上,要不是乌瑟正巧经过,亚瑟可能就要不管礼数直接上去打歪那个王子的鼻子了。


  亚瑟王子的临时男仆则总是十分守时,每顿饭放在桌上都跟一幅画一样,而且早餐还有酒,他的盔甲和房间都一尘不染,仆人服侍他更衣的时候也没有聊天的必要。事实上,除了亚瑟下达命令然后仆人回答“遵命,殿下”以外,根本就不会聊天。好像这个仆人的词典里只有“是,殿下,不,殿下,我不确定,殿下,马上,殿下”。


  他确实是一个完美仆人,但是他快把亚瑟逼疯了。他一点都不习惯他伺候的方式,而且他之后认识到他根本不想要这种伺候的方式。他想要聊天,想要开玩笑,想要能让他大笑的理由;他想要在他自大或者犯错的时候有人能纠正他,想要在他一个人的时候被叫混蛋;想要房间乱一些,因为再怎么乱梅林也确切地知道他想要的东西在哪儿。新仆人来了以后他都找不见他的东西了,它们都被分门别类地收拾起来,放在和原来不一样的位置上。


  简单来说,亚瑟正在经历地狱,他每时每刻都在想念梅林,这个小仆人还总是跟他说理查德王子有多么多么好,多么善良多么公平简直棒极了,更过分的是他都已、经、整、整、一、个、礼、拜、没、有、管、亚、瑟、叫、prat或者clotpole或者dollophead了!!!!!


  终于,亚瑟受够了。


  不知为何,护手被扔到理查德面前时他看上去一点也不惊讶,他毫不犹豫地捡起了护手。


  “竞技场见,亚瑟王子。”


  ()()()


  乌瑟对此当然很不满意,“你为什么这么做?”当亚瑟宣布他要在次日清晨挑战理查德王子的时候,他强烈要求知道原因。


  亚瑟没有给出正面回答,他总不能说因为那个王子在觊觎他的个人财产吧?因此他给了一个算不上是谎言的理由“侮辱他的人格和荣誉”,这并不是一个战斗的理由,乌瑟因此斥责了他,但是亚瑟没再告诉他别的,而且另一位王子已经接受了挑战,所以这场战斗必须进行,任何事情都无法改变。


  “你要是输了……”乌瑟接受了亚瑟要像一个吵架的小男孩去打架以后,就开始抬起手指警告他。国王用这种方式警告他还蛮奇怪的,毕竟他对这次挑战完全不满意。尽管如此,他还是考虑到了如果亚瑟输了,他的国家和他本人都会颜面扫地。


  “我的字典里就没有输这个字。”


  ()()()


  次日清晨清爽明亮,梅林在给亚瑟穿盔甲的时候一脸迷茫:王子指定要他来给他穿盔甲,不让任何人插手。“我真是不懂,”男仆抱怨着,“理查德没做什么吧?他说错话了还是什么?要不就是你俩打了一架还直呼了对方姓名,然后现在你俩要再来一架重拾名誉,我说的对不?”


  “不对。”


  “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这可并非明智之举,亚瑟,你要是受伤了或者——”


  “梅。林。”


  男孩翻了个白眼,亲娘诶,亚瑟快想死这个了!“闭嘴?”


  “猜得真准,你已经成功从idiot升级成dummy了,恭喜你哈!”


  梅林不爽的哼了一声,皱起了鼻子:“不太对啊,你好几个月都没这么起劲儿了,说真的亚瑟-”他在叫他的名字,不是sire或者my lord什么的,听着真是心旷神怡。“你不应该这么做,这一点都不好,理查德王子剑术超群,我见过他训练,你要是受伤了可怎么办?”


  “梅林,闭上嘴,给本宫取剑来。”


  男仆碎碎念着转身把剑递给王子。过了一会儿,亚瑟正准备离开帐篷去竞技场时,梅林拦住了他。他咬着下嘴唇,看上去十分紧张,惶恐不安而且忧心忡忡,他这副样子倒是让亚瑟心中一暖。“……小心些,好吗?”


  王子呆呆地点点头,目光依依不舍地从梅林脸上移开。


  “嗯,知道了。”


  ()()()


  难以数计的人听说了这场赛事后都跑来围观,他们坐满了观众席,到处都是陌生的脸庞和拍响的手掌,而亚瑟全神贯注于面前这个穿着盔甲的男人,不为外界所动。在他们开始前,理查德用盖过嘈杂的声音说道:


  “记住这是我们的决斗,胜者得到奖赏,至死方休。”


  亚瑟从喉咙深处发出怒吼,他一定要赢,理查德王子要想胜利就要先从他的尸体上踏过去!


  国王举起手,比赛双方各就各位;手臂放下的一刹那,比赛开始,两把剑随即碰撞在一起。


  梅林对亚瑟的剑术很有信心,但同时也觉得这个男人太爱显摆了。通常情况下,他在战斗的时候每一个动作都会显得优雅并且有控制力,在他周围自然有一种沉稳的气场,然而今天他似乎在放纵自己的力量,尽管他看上去还不失优雅,但是他的动作中却带着暴虐,就好像他想要把他的对手削成碎片一样。尽管理查德王子是一个极好的战士,比梅林见过的大多数骑士都要英勇善战,但是他似乎也不是卡梅洛特这位勇猛的王子的对手。


  男仆这一刻正在拍手叫好,下一秒就冲亚瑟叫了出来:“小心啊!”他担忧的咬住下唇,如今的局势看上去是理查德王子破解了亚瑟的剑招,占据了上风。他确实喜欢理查德王子,他为人友善风趣幽默,但是梅林不能想象亚瑟会输,而且他一点都不希望亚瑟受伤。


  不过情况很快就发生了变化,理查德动作慢了一毫秒,亚瑟瞅准时机,将他撞翻在地,同时一脚踏上了他的盔甲,剑尖直指咽喉,锋利的金属危险地抵着皮肤。


  “好吧,我认输。”另一个王子气喘吁吁地说道。


  亚瑟多看了他一会儿以示警告,然后他收回脚,收剑入鞘——虽然说是决斗,但是他并不想杀了他,毕竟这又不是在和入侵者战斗;而且这其中牵扯了太多的政治因素还有其它的什么,况且在他展示仁慈的时候他看上去顺眼多了。理查德王子奇怪地看了亚瑟一眼,头也不回地走了。人群爆发出一阵欢呼,为他们亲爱的王子(又一次,因为他之前已经在五场左右在卡梅洛特举办的比武中获胜,所以他的胜利几乎没什么悬念)取得胜利而喝彩。


  “我就知道你能行!”亚瑟穿过沙地走向帐篷的时候梅林冲他大笑着,王子累得回不了话,但是一个灿烂的笑容在他脸上绽开。虽然这个idiot一整个星期都跟在理查德王子屁股后头,但他还是为亚瑟加油,还是以他为傲。啊想想就觉得安慰人心!


  “那当然了。”亚瑟重重地坐到座位上回嘴,梅林开始给他卸下盔甲,“不然你以为嘞?”


  “理查德王子不好对付,你们打的真是太凶残了,有一瞬间他几乎都要赢了。”梅林向上看了他一眼,在他眼中闪烁着什么,可能是钦慕和/或者是骄傲,或者这可能都只是亚瑟的想象。“但……我还是很高兴你最后赢了。”


  “嗯,呃-”亚瑟有点尴尬,他发现想说点什么突然变得很困难,比平时还要困难。他摘下手套,避而不看梅林的脸,“这没什么,你这边干完活以后你需要擦干净我的盔甲,打磨好我的剑还有整理我的屋子。”


  梅林什么也没说,但是他温柔地了然一笑——亚瑟认识到这个仆人可能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而且他没准大致知道这个比赛到底是为什么举办的。这个认识让他脉搏加快,尴尬和喜悦交织让他脸红起来。


  他冲帐篷口挥挥手:“赶紧去,还有,别忘了给我拿晚餐!”


  接下来的一整天梅林脸上都带着笑容。


  ()()()


  从那之后,卡梅洛特的王子殿下就再也没让他的男仆去伺候外来使臣了,而且只要有人看上面提到的这位男仆眼神不对,他就会对这个人发起挑战。乌瑟王究其一生可能都不明白为什么他儿子这么执着于这点,而王子也继承了他父王的固执,任何事情都不能动摇他,永远都不能。



*-*-*-*

  NO.6 不准把龙介绍给彭德拉根


  他已经知道三个月了,拜托,你还能指望什么呢?梅林总是粗枝大叶的。他能活这么久还能让这么多人都以为他只是个毫无特长(除了他走哪儿都能身陷险境但是却能凭借神他妈好运逃脱)的从乡下来的小子才让人觉得惊讶呢。


  不,不是在说魔法,他很早就知道这点了——说真的梅林应该好好练一练怎么更好地保守秘密(不是亚瑟希望他们之间有秘密,而是事情的本质就是这样,这样梅林才不会被他父王或者其他人发觉而后陷入真正危险的境地)。嗯,亚瑟想的不是魔法。


  而是那头被关在卡梅洛特地牢里面,名为基哈拉的巨龙(Great Dragon)。


  尽管亚瑟不是很懂除了体重以外这头龙哪里让人觉得伟大/巨大(great)。


  三个月前,他对此还很幸运的一无所知。然后,又一次梅林说他是个混蛋,还又说了其他奇怪的话,比如说他不能这么傲慢自大因为他命中注定要成为国王(说得好像他不知道一样),阿尔比恩之王(呃——这个他还真没听说过),他要建立联合王国就不能这么clotpole。亚瑟就像平常一样让他闭上嘴去打磨盔甲,但是他说的这些话一直徘徊在他脑子里,让他好几天晚上睡觉的时候都在想着这事。


  所以。


  精确来说是在四天零九个小时又二十分钟后,亚瑟向他的男仆请教了所谓的“命中注定”是怎么一回事。


  他这一问就牵扯出了预言和住在城堡下面的巨龙。巨龙告诉过梅林他要完成他的使命,那就是让亚瑟能身体健康理智清醒没有缺胳膊少腿的登上王位,而且,据巨龙所言,他们两个——身为永恒之王及他的大法师——要同心协力才能让繁荣、和平和魔法重回王国。


  说的真简单,呵呵。


  亚瑟除了终于知道梅林的语出惊人、奋不顾身和对他绝对忠诚的原因外,还知道了——如果巨龙所言属实(目前来看准确率还挺高)——阿尔比恩只有在他们作为硬币的两面联手以后才能建成。


  这句话里的暗示还能再多点吗?


  (巨龙绝逼是闲的蛋疼才想出这种东西来)


  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基哈拉就乐呵呵的,言语隐晦——这倒也不足为奇,亚瑟觉得无论是谁被孤独地关在城堡下面二十来年都会有些疯疯癫癫的。这家伙只会带坏梅林,真该有个人下去和他聊聊,给他治治病,把他脑子里那一堆乱七八糟的想法都清理一下,多少让他清醒一些。哦,至于那些什么硬币的两面或者互为日月之类的比喻亚瑟还是很明白的。


  事实上,超——级明白。


  他可一直都想着呢。


  在他惊讶地发现老龙会心灵探测术的时候这些想法也没消失,反而还变得更加挥散不去了,尤其是当老龙窥探他思想的时候他正指挥梅林过来磨剑,但他脑子里却想的是梅林撅着红艳的嘴唇用他白皙灵巧的手打磨他的“大宝剑”——


  “我看你还挺适应你的戴斯特尼的嘛。”


  他妈的到底怎么才能让这个上百岁的会看穿人想法会预言还会喷火的老怪兽远离你的大脑和爱情生活???


  “啊啊啊!!!滚出去!!!!”亚瑟用他最强的肺活量叫了出来——哦,当然不是那种娘炮般的尖叫,而是一个很爷们的怒吼。


  梅林惊讶地看着他,吓得手里的抹布都掉了。啊哦,亚瑟不小心说出来了。虽然他赶紧抬起手(希望能够)安抚梅林受伤的小心灵来弥补自己的失误,但是梅林看起来还是很难过。天啊别哭,千万别哭啊,亚瑟暗自祈祷着。


  “我-我说的不是你,梅林;是那条该死的龙!他在我脑子里和我说话!”


  男仆闻言立刻就放松下来了,而且脸上一副“我懂的”的表情,他重新捡起抹布,“哦,他那样确实挺烦人的。”


  “我可都听见了!小法师!”


  亚瑟脸抽了一下,“看来他是个惯犯啊。”


  法师大力点头,“没错,好多次了。”


  “就没有什么办法——我也不是很清楚是啥——能让他闭嘴?”


  “还真没什么,好吧,除了按他吩咐去做事和解他的谜语,这通常能哄他开心。”梅林给了他一个鼓励的微笑,然后继续干他的活。


  该死的,亚瑟拿起他盘子里的食物,他才不会去满足这条该死的龙猥琐的想法呢,而且他还会读心,这也太可怕了!这家伙监视他多久了?他也能很清楚地读梅林的想法吗?还是梅林有什么魔法技巧能抵御?


  “小法师有的时候会做一些很有意思的梦。”亚瑟被那条龙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


  不,他绝对不会,无论什么情况,都不会打探梅林做了什么梦的。


  “你能不能别这么做了?”


  “我被关在这么个阴暗发臭的洞里二十年了,我总得找点乐子吧!还有,你得拯救整个阿尔比恩呢,小王子。”老龙补充道,亚瑟几乎都能想见他两只金色的大眼睛闪着光冲他奸笑的样子了,然后不知为何他和小法师彼此纠缠着倒在红色丝绸羽绒被里的画面冲进了他的脑海,让他突然脸颊发红心跳加速。


  “亚瑟,你脸有点红啊,”梅林说着突然就把手放在了他额头上,“你还好吗?会不会难受?摸起来不像是发烧啊,但是……”


  “没、没事。”王子小声地说,感谢上帝他今天穿了宽松的裤子!


  “真的?也许我应该去把盖乌斯叫过来。”


  “或者你应该单~独~待一会儿。”老龙哼哼着说。


  梅林的表情没有变化,看起来什么也没听到;很明显老龙就是说给亚瑟听的。


  “不用!我-我不难受,你不用去叫盖乌斯,或者别人,”亚瑟摆了摆手,“你就继续干活吧。”


  “还有一种需要两个人干~的~活~呢!”老龙建议道。(注*)


  “呃——好吧……你说啥就是啥吧,亚瑟。”


  梅林并不怎么相信亚瑟说的没事,他打磨完剑以后,看到亚瑟已经不怎么吃东西了,就把东西都收到托盘上拿去御厨那儿洗干净。


  在仆人走出房间后,老龙可以感觉到王子的心跳不那么厉害了,同时松了一口气。紧接着老龙也叹了口气,不过显然另有原因。


  “……可惜了,你就差那么一丢丢就能完成你的使命了呢~”


  --------


  注*:原文老龙说的是joust,就是两个人骑马拿着长矛的那种竞赛,暗喻就是他俩那啥啥啦~~)



--------------------------

TBC

评论(17)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