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醋橙子

一个透明写手

【AM】Arthur的使命(清水短篇一发完)

*513后续,原剧背景,瑟瑟重生

*方便面行文,仅供消遣

*OOC可能

*大写的HE

------------

  1.


  当Arthur从搁浅在阿瓦隆岸边的小船上醒来的时候,第一个感觉就是,船板真他妈硬,随后,他就习惯性地叫道:“Merlin——”


  过了大概一两秒钟的时间,他才想起来Merlin不在这里。他应该是死了才对。


  等等,死了????那这里是天堂吗????


  Arthur坐起来四下环顾,看到身后三个女人正坐在草地上嗑瓜子。


  嗯?有点眼熟哦?


  “你好啊,永恒之王。”最左边的女人跟他打了个招呼。


  “又见面啦。”中间的女人说道。


  “这个瓜子炒得有点糊了。”右边的女人撇撇嘴。


  ……


  Arthur一脸懵逼。


  “我在哪儿见过你们吗?”


  “哎呀呀你们看他竟然不记得了。”


  “啧啧啧难怪,他那脑容量根本记不住嘛。”


  “唉,所以咱们是干嘛要在这儿等他?”


  Arthur终于想起来是在哪儿见过这三个人了。


  “你们是三面女神!”


  三个女人点了点头,把手里的瓜子塞进衣兜里,同时站起来说道:“恭喜你终于记起来了,永恒之王,我们已在此等候多时。”


  “你们等我干嘛?”


  “为了给你一次改过的机会。”


  “为了使你完成你的使命。”


  “为了避免自然力量的失衡。”


  Arthur有点无语。


  “能不能直接说?我不是很擅长猜哑谜。”


  三面女神凑在一起小声商量。


  “唉我就说他脑容量不行的,真的没问题吗?”


  “上面交给咱们的任务照做就好了管那么多干什么?”


  “这次的瓜子真的炒的不好吃。”


  Arthur满脸黑线,喂喂喂,我可是都听见了啊。


  商量完的三面女神转过身面对Arthur。


  “简单来说就是——”


  “给你一次——”


  “重生的机会。”


  Arthur有点不敢相信,“重生?”


  “没错,但是——”


  “只有一次机会——”


  “而你要利用这次机会完成你的使命——”


  “让大自然的力量恢复平衡——”


  “你会拥有你全部的记忆重生——”


  “但是如果你仍然没有完成使命——”


  “你就会永远无法离开阿瓦隆。”


  三面女神一人一句地说完,Arthur觉得头都大了。


  “到底是什么使命啊?”


  “你和Emrys是一枚硬币的两面——”


  “这就是你的使命。”


  ????


  Arthur依旧一脸懵逼。什么跟什么啊?


  “好了,时间已到——”


  “回到你的世界去吧,永恒之王——”


  “请一定要记住你的使命。”


  三面女神同时抬起双手,Arthur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在他身后拉扯着他,让他重新躺回木船里面。在他失去意识之前想的最后一件事情就是,这木船真他妈硬。


  2.


  Arthur再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穿着一身非常不合身的农夫装,又小又紧,尤其是腰臀那里,啊真是要人命,他觉得自己一弯腰这条可怜的裤子就会崩开了。


  而且现在可能正好是早晨吧,下身硬的让他觉得屁股那里更紧绷了。


  苍天啊大地啊,这到底什么鬼情况???


  Arthur再看了看自己穿的这一身,哦?有点眼熟哦?


  等等——


  哦他想起来了,这应该是Agravaine造反之后,他和Merlin以及Tristan他们在树林里面。


  那会儿发生了什么来着?他记得好像就是在这几天他拔出了王者之剑,建立了圆桌然后打败了Agravaine和Morgana。


  说起Agravaine,好像他最后也没有见到他,也许死了,也许和Morgana一起跑了,总之,他不见了。


  话说回来,他到底是怎么穿成这德行的?为什么他毫无印象?当时情况混乱,他一个头两个大根本无暇思考这些,但是如今重来一遍他才开始觉得奇怪。他当时肯定也问了Merlin来着,但是Merlin回答他什么来着?


  “这是完美的伪装。”


  然后就跟他说了一堆乱七八糟的岔开了话题。


  现在仔细想想。


  如果他真的昏过去了,Merlin还给他换了全身的衣服????


  Arthur虽然从小都有仆人伺候更衣,但是自从有了个人意识后最贴身的衣服他都是自己换的,就算Merlin伺候他洗澡的时候没少看他裸体吧,但是只看和换衣服不一样啊!!!!


  他突然觉得有点害羞。


  咳咳,跑偏了,所以这大概又是Merlin的魔法把戏了。Arthur在下身的紧绷感稍微消失一些的时候想着。


  ---


  即使重生一回,那些要发生的事情还是没有多大变化,仍然如记忆中一样,奔逃,打斗,重遇Gwen,石中剑,重回Camelot。只不过在经历这些事情的时候,他更像一位看客,而非置身其中。


  重回Camelot的第一晚,Arthur就梦到了三面女神,她们还是坐在那里嗑着瓜子。


  “你好呀永恒之王。”


  “重生的感觉怎么样?”


  “要记住你的使命哦。”


  Arthur伸手跟她们要了一点瓜子,也嗑起来,“你们说的到底什么意思?一枚硬币的两面?我和Merlin吗?”


  “哇哦——你们看他知道Emrys就是Merlin。”


  “厉害了我的王。”


  “今天的瓜子炒的不错。”


  Arthur蹲在那儿想了想,“如果我做出和当时不一样的决定,是不是会改变最后的结果?”


  “开窍了开窍了!”


  “重生就是为了改变结果啊国王陛下。”


  “现在你的人生和Emrys一样开挂了陛下,好好享受吧。”


  他嗑着瓜子沉思着。在最后一颗瓜子磕开以后,他把瓜子皮扔到地上,转身摆了摆手,“这瓜子不怎么样,下次我给你们带点皇室特供来。”


  “……”


  “……”


  “有奶油味儿的吗?”


  Arthur边走边说,“只有五香的。”


  ---


  和前一次不同,Arthur这一次没有迎娶Gwen。


  他更加客观地思考了一下他和Gwen之间的关系,以及上一辈子Gwen成为王后以后发生的一些糟心事儿。


  综合考虑下来,Arthur决定来一次壮举。


  ---


  “我,Arthur Pendragon,Camelot国王,决定授予你首相一职,从此为国效力。”


  Arthur手持王者之剑,在Gwen两肩各拍一下,以示君恩。身着华服的Gwen笑着站起来,向他行礼后,礼厅里面的人都一同高呼“国王万岁”。


  嗯,让出身卑微的女子入朝为官,而且还是首相,确实算得上是壮举了。


  恐怕他父王已经在天堂和他爷爷相拥而泣了,哭诉自己如何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个娃还这么糟蹋祖制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虽然Arthur自己也觉得有那么一丢丢对不起先王吧,但是,抱歉啦父王,人生总要有一次按照自己的想法生活。


  3.


  很显然,不止已经死去的先王,Merlin也对Arthur的做法感到很震惊。


  因为Arthur事前完全没和Merlin提这事。


  身为Arthur的贴身男仆,Merlin感到自己被冷待了。


  “你怎么能让Gwen当首相????你应该娶她的!!!!”Merlin一边打磨他的盔甲一边说,“而且!!!你怎么完全都不和我说?!”


  Arthur坐在长桌的另一头,研究着自己的手指,“我为什么要娶她??我觉得比起当我的妻子,她当首相应该更能施展她的才华。还有,我是国王,我不必凡事都和你说。”


  “可是你爱她啊!”Merlin停下手里的动作,瞪着Arthur,“你看,你爱她,她爱你,你们就应该是国王和王后。”


  “哦。”


  “哦什么哦啊!”


  “不然你要我怎么说?”Arthur不再研究他的手指,开始研究Merlin脸上有没有雀斑,“她背叛过我,记得吗,Merlin?”


  “但是——”Merlin还在挣扎,“那真爱之吻怎么说?”


  “什么真爱之吻?”


  “就是Vivian公主来访的时候!你中了魔咒,是Gwen吻了你你才清醒过来的!”


  Arthur挑起眉,“我觉得我父王要是也来吻我我也会醒的,真爱又不止一种。”


  Merlin的表情像是吃了一只死苍蝇一样,“恶,别让我想象你和你父王接吻……那你和Gwen除了男女之爱还能有什么?”


  “君臣之爱啊,祖训有言,爱你的君主如同爱你的爱人。”


  “你编的吧?”


  “自己去查Camelot典制。”Arthur皱起眉,Merlin脸上怎么这么干净?连个雀斑都没有?


  Merlin不满地看他一眼,继续擦盔甲。


  ---


  Arthur已经重生好几天了,但是还是没弄明白怎么完成他的使命。


  他和Merlin,要成为一枚硬币的两面?


  怎么成为?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这天晚上Arthur睡着以后,又见到了三面女神。她们还是在嗑瓜子。


  “你好啊永恒之王。”


  “做的不错。”


  “瓜子带来了吗?”


  Arthur想,这是在梦里。于是他摸了摸口袋,从里面拿出一包瓜子递过去。


  “我还是不明白我的使命到底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就能理解了。”


  “凡人总是想得太多才会被生活绑架。”


  “皇室特供确实很好吃。”


  Arthur从那包瓜子里面抓了一把也和她们一起嗑。


  “你们刚说我做的不错。”


  “是不错。”


  “好的开端。”


  “你已经开始上道了,继续下去。”


  Arthur摇摇头,“我还是不懂。”


  三面女神一同耸肩,“你会懂的。”


  走之前Arthur忍不住问她们,“你们没什么提示吗?”


  “提示?”


  “不然你们为什么总是出现在我梦里?一般来说不都是要给我一些提示吗?”


  “哦。”三面女神恍然大悟般点了点头。


  “没错,是有提示——”


  “我们没有忘记——”


  “皇室特供也不能让我们忘记——”


  “繁荣、和平和魔法——”


  “将会荣归王国——”


  “由你和Emrys亲手带来。”


  Arthur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转身挥手离开。身后又响起嗑瓜子的声音。


  ---


  第二天Arthur难得在Merlin还没来的时候醒来。


  不过他不准备起床,他要再躺一会儿,等Merlin来叫他。


  毕竟经历过死在Merlin怀里以后,能够享受Merlin的叫醒服务是件很棒的事情,有多棒?足够让Arthur一整天都洋溢着开心的微笑。


  过了大概十分钟,Merlin就撞开门跑进来了,手里端着Arthur的早饭。


  他把托盘放在桌上,一边拉开窗帘一边叫,“太阳晒屁股啦!”


  “你就不能有点新意?”


  “不能,”Merlin打开衣柜门在里面翻找,“今天想穿什么?”


  “红色的那件。”Arthur拿起面包咬了一口,看着Merlin忙虏的背影,脑子里想着他怎么这么瘦呢?


  Merlin拿着红色的衬衣过来,把Arthur嘴里叼着的面包掰下来放回盘子里,给他把衣服套上。


  “Merlin,”Arthur一边被穿衣服一边开口,“你觉得一枚硬币的两面是个什么意思?”


  Merlin的动作僵硬了一下,他的表情也变得不自然起来,“什么-什么意思?”


  “最近听到有人和我这么说。想听听你的看法。”


  “一枚硬币的两面就是——”Merlin刚刚是紧张地吞咽了一下吗?Arthur发现自己的视线在他的男仆的喉结和嘴唇间徘徊的时候尴尬地咳了一声。“就是——可能他们永远无法真正相见,一旦相见,就意味着硬币会被毁掉,其中一方必然……必然……”


  “死去?”


  “是。”Merlin的表情突然坚决起来,“其中一人会欣然赴死,我想。”


  Arthur看着Merlin的眼睛,那里面满是忠诚。令人心疼的忠诚。也许还有别的,但是他现在不敢确认。


  他忍不住给了Merlin一个拥抱。


  “没有人会死,Merlin。”


  4.


  日子还是和上一辈子没什么区别,该发生的事情还在不断发生,Morgana也没有因为Arthur没迎娶Gwen而放弃弄死他,各种稀奇古怪的魔法生物也还是不断地冒出来想要Arthur的小命。


  不过好在有Merlin在,这些魔法生物没有对Arthur造成什么困扰。


  Arthur有时候看着Merlin干活的身影就在想,是不是应该趁自己还活着让魔法重新回到Camelot?这样是不是也算完成了使命?虽然他还是弄不懂如何让他和Merlin成为“一枚硬币的两面”,但是,至少使命也算完成了一半,不是吗?


  不过他的父王统治Camelot三十余年,有二十多年都禁止魔法,一时间解禁恐怕很多人会难以接受吧。更何况Morgana前一阵刚大闹了一场,恐怕人们对魔法都难有什么好印象。


  看来还需要时间。


  “Merlin,替我传话给Gwen,半个小时后会议室见。”


  “好的。”


  “哦对了,传完话以后你就直接去清理我的马厩吧。”


  “但是会议——”


  “不用你服侍。”


  可能是Arthur拒绝的太直接了,Merlin的脸色很不好看。


  他虽然心里也不好受,但是这也是为了Merlin好。


  Gwen一进门Arthur就让会议室里面的人都出去了,同时吩咐守卫把守好大门,不要让任何人靠近。


  Gwen有点被这阵势吓到了。


  “陛下,您传召我前来——”


  “坐吧,Gwen。”Arthur指了指桌边的座位。


  Gwen坐好以后,紧张地看着国王。


  “其实,我是想和你商量一件事,我之所以没有叫别人来是因为,我觉得这件事你最有发言权。”


  “什么事?”


  “你觉得,解禁魔法怎么样?”


  “??!!”Gwen的表情一瞬间很茫然,“excuse me?”


  “解禁,魔法,怎么样?”


  “呃——陛下,这种事您自己决断不就好了吗?”Gwen果然是个聪明人。


  “我和你商量这件事,是因为我知道禁止魔法让你失去了父亲,而你作为Morgana的女仆,自然也很清楚她当初的恐惧吧?”Arthur想起那个烈性子的姐姐,忍不住伤感,“魔法也并非全然是邪恶的,我们应该看到它好的方面。”


  “……”


  “而且,解禁魔法是不是可以收服Morgana?你比我要了解她,你帮我想一想。”


  Gwen皱着眉,边思考边说道,“Morgana小姐本性不坏,我想如果解禁魔法,和她好好谈一谈,也许会有转机,但是——但是她对抗先王也并不仅仅因为禁止魔法,也许更多的是想要报复先王对你的偏爱吧?你看,自从先王驾崩以后,她并没有停止复仇而是想要你死,这就说明,解禁魔法可能并不能消除她对你的憎恨。”


  “你是说,她把我认作抢走父王关爱的竞争对手?”


  “唔——是这样,而且也许不只是关爱,毕竟她是你的姐姐,如果先王肯承认的话现在坐在王位上的就应该是她。”


  “……这就有点复杂了……”


  “但是,如果依旧禁止魔法,我想仅凭我们的骑士是难以对抗Morgana的巫师军队的。解禁魔法不仅仅是向Morgana发出邀请,同时也是在为Camelot建筑盔甲。”


  “这样看来,解禁魔法利大于弊。”


  “但是关键在于,如何防止魔法滥用?就像剑一样,有人用它自卫,也有人用它杀人。”


  Arthur笑了,脑海里面自动蹦出一个人来,“我们需要一个精通魔法的人来管理——我想我已经找好这个人选了。”


  “看来我需要去和财政大臣说一下,多开一个人的俸禄了。”


  “不用了,他已经在宫里领了好多年工资了——”Arthur伸了个懒腰,“看来是时候给他涨工钱了。”


  Gwen一脸懵逼。


  ????宫里面有魔法师??????还好多年???????


  “谁?”


  Arthur咧嘴一笑。


  ---


  “Merlin!!!”Gaius不满地叫道,Merlin刚刚一阵风一样穿过屋子差点弄倒了他那些瓶瓶罐罐。“你是怎么了?”


  Merlin窝在一把椅子里,鼓着腮帮子,看起来委屈得很。


  “Arthur不信任我了。”


  “怎么可能?发生什么了?”


  “他今天找Gwen开会,但是故意把我支开不让我知道他们在商量什么。”Merlin的声音都变得和以往不一样了,“他怎么能这样?我以为,我以为在经历过石中剑以后,他会更信任我的!”


  “Merlin,他可能有他的理由——”


  “他是我的destiny!如果他什么都不让我知道,我怎么帮助他统一Albion?!”说到这,他突然想明白什么一样瞪大眼睛,“除非,除非他知道了——”


  “知道什么?”


  “他昨天早上问我,什么是‘一枚硬币的两面’。”Gaius惊讶地高低眉都出来了。“他一定是知道了什么!不然他为什么会这么问!?天哪怎么办Gaius!?如果——如果他要赶我走——”


  “冷静点,Merlin,”Gaius按住Merlin的肩膀,“只要他还没说,那么你就继续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叩叩叩】门响了,一名卫兵推开了门。


  “Merlin在吗?国王陛下在找你。”


  Merlin和Gaius面面相觑。


  ---


  Merlin小心翼翼地推开门,Arthur正坐在长桌边吃葡萄。


  “Arthur?”


  “嗯?哦,Merlin,坐。”Arthur指了指桌边的椅子。


  Merlin战战兢兢地坐下来。


  “吃吧,你太瘦了。”Arthur把水果盘推到他面前。


  “谢、谢谢……?”


  “Merlin,我知道这么说可能会让你觉得有些尴尬,但是你其实不必如此。”


  “嗯???”


  “我——啊这怎么说出口——我知道了——”Arthur深呼吸,突然伸出手握住Merlin还捏着葡萄的右手,“你的秘密,我全部都知道了,关于你的魔法。”


  Merlin如同冻住了一样。


  “我想对你说,谢谢你,你所做的一切,为我,为Camelot,我全部都知道了,谢谢。”


  终于说出口了,Arthur觉得自己现在肯定脸红得很。


  而Merlin,Merlin——他在愣了很久以后,突然颤抖起来,眼睛泛红泛潮,整张脸都因为激动而红起来。


  “Arthur——Arthur——对不起,我,我,我没有——对不起Arthur——”


  “没事的,Merlin,我不怪你没有告诉我,你只是不想让我难堪,我知道的。”


  他想起来上一辈子Merlin是这么告诉他的。他当时很难过,为Merlin难过,为自己不理解他而难过。他现在也很难过,为上一辈子的Merlin难过。


  “Arthur——Arthur——”Merlin就像阴沉了很久的雨云突然开始下雨一样哭了起来,那些他默默受过的委屈一瞬间都爆发出来,让他觉得所有的一切在这一刻都值得了。Arthur知道了,Arthur感谢他所做的一切。


  Arthur忍不住站到Merlin身边,把他搂在怀里,头靠着肚皮,眼泪和鼻涕把他的衬衫浸湿了一大片。Merlin紧紧搂着Arthur,Arthur也安抚地揉着黑色的头毛。


  等Merlin终于平静下来以后,Arthur坐回座位上,指着衬衫上的水渍,“虽然你以后不再伺候我了,但这还是你的工作。”


  刚刚平复下心情的Merlin因为他这句话又紧张起来,他像一只受惊的小鹿一样瞪着Arthur,“什么意思?不再伺候你???你在赶我走吗Arthur?!”


  唉——


  “好吧,既然你离不开男仆这份工作,那你做了宫廷法师之后也要继续来我这里工作,但是我可不会给你开双份的工资。”


  “宫廷——法师????”


  “我刚刚和Gwen商量了一下,一致认为解禁魔法对目前的形势最为有利,这样我们就需要一个懂魔法的人为我们管理全国的魔法使用者,惩罚将魔法用于邪恶的人,而奖赏那些用魔法来行善的人。”Arthur伸出手揩掉Merlin脸上挂着的泪珠,“我想,最适合的人选就是你了。”


  Merlin半天都没说话,久到Arthur以为他是不是就这么睁着眼睛昏过去的时候,他突然跳起来,扑倒Arthur身前抱住他,在他唇上狠狠地亲下去。


  Arthur没反抗,虽然他知道这不对,但是他就是没有反抗。因为他同时也觉得,这他妈对极了。


  可惜的是,Merlin亲完就跑,Arthur还没来得及问问他要不要再来一个吻,他就满脸通红地冲出了屋子。


  他抿抿嘴唇,脸上的肌肉就跟喝多了一样往外咧,想合都合不住。


  5.


  经过圆桌会议的集体表决,解禁魔法的决定正式的定了下来,而Merlin也在礼厅按照礼制被授予宫廷法师的职位。


  生活开始和上辈子的轨道偏离了,一些事情还是不可避免的发生,但是结果却大不一样。


  比如,Gwaine和Percival仍然被派去伊斯梅尔,但是他们不是去侦查,而是带着和谈的目的前去找Morgana,在Merlin的建议下,他们同时还带了一批宣誓为Camelot效忠的巫师,很显然,这批巫师起到了很大的作用,Morgana没放狼咬他们,而是让他们坐着狼拉雪橇进了她的城堡跟她和谈。


  当然,这事发生在Arthur和Merlin第一次接吻后的第三年。两年时光已经过去了,投诚Camelot的巫师越来越多,Morgana也远比上一辈子收敛得多。


  两年间,三面女神有时还是会出现在Arthur的梦里,不断提醒他要记住自己的使命,要和Emrys成为一枚硬币的两面。Arthur也一直在思考这个使命的含义。虽然第一个吻以后他和Merlin之间有些尴尬,但是很快就恢复了,或者说,变成更加亲密的关系。他们虽然还不会在人前亲昵,但是在没人的时候他们偶尔也会交换几个亲吻,搂搂抱抱,或者什么都不做只是捏着对方的手彼此对视着傻笑。Arthur觉得这很奇妙,上一辈子他从未和任何人这么亲密过,甚至连和Gwen都没有像这样——大多数时候,他们只是相敬如宾。


  而和Merlin——Merlin是不一样的。


  ---


  好消息很快传来,经过交涉,Morgana同意来Camelot和Arthur面谈。


  当Arthur站在城堡前迎接自己远道而来的姐姐的时候,虽然Morgana板着一张脸,但是他还是能看得出她眼神中对Camelot的改变的惊讶。


  他笑着迎上去,没敢来一个拥抱,而是像个男子汉一样伸出手臂,和她握手。


  “希望我们能谈判愉快,Morgana。”


  “希望你能给我想要的结果,Arthur。”


  站在Arthur身后的Merlin越过Morgana的肩膀看到了Mordred,脸色苍白的少年对他微微一笑,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好久不见,Emrys。”


  Merlin也回以微笑,“好久不见,Mordred。”


  ---


  谈判的前一天,Gwaine和Percival在训练场上说起了在伊斯梅尔的见闻。


  “你们见过吗?那么大一匹狼,还不止一头,成群结队的,我当时就在想,如果这群狼不是拉雪橇而是搞袭击,我和Percy可能早就玩儿完了。”Gwaine手舞足蹈地比划着,“你们没看见,Morgana出现的时候,那场面,天哪,我真是忍了好久才没笑出来。”


  Percival很不厚道地噗笑了出来。


  “其实我当时想的是,my lady,您还是和我们回Camelot吧,至少还能换一件衣服。”


  “还有人能帮她梳个漂亮的发型。”


  “是啊,即使是美女也不能这么——”


  “邋遢?”


  “对,邋遢!”


  Arthur跟着骑士们笑了一阵,然后心里默默地为Morgana难过。


  那么漂亮的姐姐,死的时候却穿得那么难看。虽然上一辈子她一直想要自己的命,但是她毕竟是他的亲人,在刻骨的仇恨也不应该延续到死亡之后。


  Arthur看到了朝训练场走过来的Merlin,很想跑过去抱抱他,告诉他是他为Albion带来了和平。


  他觉得他可以等到训练结束后要求一个拥抱。


  ---


  谈判很顺利,虽然Morgana依旧维持着表面上的不情不愿,但是最终还是签了字,同意了条约。她依旧住在她自己的寝室,可以继续做lady Morgana,继续穿漂亮的裙子,不用再在寒冷的地方坐雪橇出行。她同意永久休战,条件就是在Arthur没有子嗣且正常死亡的情况下她可以合法登上王位。谈判条约被施了魔法,她签了自己的名字就代表她不能杀了Arthur强取王位,否则她将会被烈火吞噬,直到灵魂也都燃尽。


  Morgana恢复了曾经的样子,Albion不再战乱,繁荣、和平和魔法荣归王国。


  Arthur的使命已经完成了一半


  6.


  这天晚上三面女神又一次现身Arthur的梦中。从不知道多久以前她们就不再嗑瓜子了,而是开始打毛线。Arthur看不出来她们要织什么,也懒得开口去问。他只是坐在草地上,看着她们织。


  “繁荣、和平和魔法已经荣归王国——”


  “你的使命已经完成了一半——”


  “但是你不能松懈——”


  “你要记住另一半使命——”


  “和Emrys成为一枚硬币的两面。”


  Arthur点着头,这句话他听得耳朵都要长茧子了。


  “我说,你们就没点提示吗?怎么成为一枚硬币的两面?”


  “最简单的事情——”


  “凡人却认为最复杂——”


  “摆在眼前的东西——”


  “却偏偏要到千里之外去拿。”


  “别跟我打哑谜了好吗?咱们认识也不是一两天了。”


  Arthur不耐烦地站起来来回溜达。


  “究竟怎么才是一枚硬币的两面?我和Merlin已经互相坦诚了,他向我坦诚了他的魔法,我也让他成为了我的宫廷法师,没有人因为坦诚而死去,所以硬币的两面到底是要怎样实现?”


  “年轻的国王——”


  “我们无能为力——”


  “使命需要自己参透——”


  “而我们给的提示已经足够明显。”


  Arthur摇头叹气,他已经对这三个女人不抱希望了。


  ---


  Arthur自登上王位已有三年,但是后位仍然空着,不少大臣已经开始谏言,暗示他应该娶一位公主以成结盟之事。但是他只是看一看,一点也不想采纳那些建议。


  他现在一点结婚的想法都没有。


  虽然这么说不太合适吧,但是他有Merlin啊,为什么要结婚?


  ---


  吃晚饭的时候他和Morgana提起了“一枚硬币的两面”的事情。


  “一枚硬币的两面?”Morgana啃着苹果,眼睛看着天花板。“和你说这句话的姑娘是在暗示你她想和你结婚啊,白痴。”


  “??????”亚瑟一脸懵逼。


  Morgana翻了个白眼,从兜里掏出一枚先王Uthur在位时的硬币,“你是不是只见过Uthur在位时候的硬币?”她翻转了一下硬币,硬币的两面都只有先王的头像。


  “难道硬币都还不一样吗?无非就是上面的头像不一样罢了。”Arthur抿了一口葡萄酒。


  Morgana把硬币塞回口袋里,打了个响指,她屋里的存钱罐就凭空出现了。


  “为了你的智商,我还要牺牲一个存钱罐——我可以把这个加进条约里吗?Arthur需要赔偿Morgana一只存钱罐——”她敲了敲存钱罐,眼中金光一闪,陶罐就裂开了,里面的硬币摊了一桌子。她从中挑了一枚看上去就有些年头的银币,递给了Arthur。


  Arthur翻看着这枚银币,很快就脸红了,把它扔回钱堆里,但是过了两秒钟又反悔了,把它捡起来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喂喂喂,当着我的面私吞?”


  “一枚金币换你这枚。”


  “成交。”


  ---


  Arthur在屋里来回踱步,手里把玩着那枚从Morgana那里拿来的银币。Merlin给他铺好床以后,叫了他好几声他都没有听见,惹得Merlin只好亲自过来请他。


  “什么?”


  “我说,床铺好了,陛下,请就寝吧。”


  “哦,床——嗯,是的——”Arthur脸红了。


  “你怎么了?脸这么红?发烧了吗?”Merlin说着就用自己的额头去贴Arthur的,“还好啊,不像是发烧。”


  “Mer-Merlin!”


  “干嘛?”


  “你-那个-那什么-”


  “到底要干啥?”


  “你今晚能不能留下来陪我睡?”


  “……好吧,我去把被褥抱过来——”


  “不!不不不,就——就我和一张床,一条被子——就——”


  “……噢……”


  Merlin的脸现在和Arthur一样红了。


  ---


  当Arthur搂着Merlin醒来的时候,他迷迷糊糊地想着,父王,对不起,我又要来一次壮举了。


  ---


  “Merlin,你是否愿意成为我Arthur Pendragon的丈夫,携手风雨,共担荣辱,成为Camelot的王后,与我共同治理国家?”


  “是的,我愿意。”


  Arthur从司仪官手里拿过王冠,把它戴在Merlin的头上。Merlin站起来,走在他的身边,两人举起相执的手,礼厅里面响起山呼。


  Camelot空闲将近三十年的后位终于被Merlin填补上了,而硬币也终于可以恢复一面是国王头像,一面是王后头像的传统了。


  ---


  百年以后,当Merlin和Arthur一同牵着手来到三面女神面前时,他们看上去仍旧幸福得像新婚夫夫。


  “永恒之王你终于还是改正了犯下的错误——”


  “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平衡了自然的力量。”


  Merlin看了看Arthur,金发男人只是耸耸肩,表示自己早就习惯她们这么说话了。


  “所以你们所说的硬币的两面,确实是指一枚真正的硬币的两面?”


  “是这样——”


  “没毛病——”


  “这是最简单的——”


  “凡人却总是想太多。”


  夫夫两人相视一笑。


  是啊,想得太多,确实会错过很多,其实一开始本就不必如此麻烦的,不是吗?


  “你们的羁绊——”


  “将持续下去——”


  “你们每一次轮回都将找到彼此——”


  “相互扶持——”


  “亚瑟王和梅林法师的故事——”


  “将永远流传下去——”


  “直到时间的尽头。”


  三面女神一直在织的东西终于连接起来,缠绕在他们两人紧紧相执的手上。女神举起她们的双手,一股温柔但是又强大的力量拉着他们向后躺下。


  他们躺在茵绿的草地上,在昏过去之前仍旧望着对方,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


  I LOVE YOU FOREVER AND EVER.


  -END-

-------

这里解释一下,因为皇姐同意谈判,所以瑟瑟和梅子就没有去伊斯梅尔,也因此梅子没有遇见给他看预言的老爷爷,所以他对少侠没有敌意~~

全文基本都是对话真是抱歉!不过本来就是想要写出这种看起来比较轻松的感觉,所以要我自己来说的话,很满意啦哈哈哈

梅林守则大概最近两天会更三章,临近期末撸文时间有限,可能会更的慢点,但总之不会坑。以前的坑我也会慢慢补上的哈哈哈【并没有什么自信  躺倒】

谢谢欣赏~比心

评论(27)

热度(166)

  1. 薛定很饿糖醋橙子 转载了此文字
    我爱这个故事,我不管了,这就是他们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