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醋橙子

一个透明写手

【AM/翻译】梅林守则 1-3

*原名:Things That Merlin Isn't Allowed To Do

*未授权翻译,侵删

*原文 AO3   fanfiction

*作者:Itar94

*翻译:橙子

*配对:AM

*结局:HE

*分级:PG→NC

*人物属于BBC,脑洞属于原作者,错误属于我

*原文共40章,超级萌!作者写的比我翻译得萌多了,强烈建议去读原文!以及在AO3上有一位姑娘也翻译了一些,但是坑了,于是我干脆都翻译了吧。并不是续翻,所有翻译均由自己完成,没有借鉴。

-------------------

  NO 1.不准收集可爱的动物宝宝然后都带回卡梅洛特


  有的时候,亚瑟真的觉得,梅林,挺烦人的。撇去他无私的好心和有些过于讨喜的性格,这个男仆有时候就是能够把王子逼疯,比如担心他到快疯了——这是常有的,再比如爱他到快疯了——一直以来都是(不过这事儿要是传开了的话,亚瑟能让说这话的人蹲上好几年的号子,无一幸免——除了莫佳娜,因为她只是变态的喜欢看他承认的时候害羞的样子),还比如把他气得快疯了——这种情况他更是数都数不过来。总之,梅林可能因为他傻乎乎的好看的笑容和傻乎乎的可爱的耳朵以及他总是能发现无论是亚瑟还是梅林还是卡梅洛特都不需要的可爱生物的眼睛让亚瑟少活好几年。


  这种事以前发生过,他见过好几次梅林这种表情,早就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了。他的小男仆蹦跳着出现的时候,他就呻吟出口:


  “不行。”


  “我还什么都没说呢。”梅林很迷惑。


  “没区别,还是不行。”


  “但是为什么呀!”梅林噘着嘴叫道(虽然他不承认是在噘嘴),把胳膊伸出来就好像亚瑟看不见他抱着什么一样,“我们不能养他吗?“


  虽然这个“我们”是个诱惑,不过亚瑟无视掉了。


  以前也有过,狗(梅林真的得停下把雕像变活的毛病了),猫,老鼠,兔宝宝还有马(事实上有两匹马)。可能还有一些魔法生物吧,比如像是独角兽,这也就是乌瑟近来总是皱着眉头而亚瑟都快被这整出心脏病的原因,还总有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乡巴佬说他们想当骑士(梅林几乎都要贴在这些人的胳膊上了,出于某种原因亚瑟一直没真的相信他们说的)。哦,还没完呢,那只变出来的狗现在还在什么地方转悠呢,还有马,好吧,虽然性子比较烈,但还不算太糟。不过人都是有限度的,而且港真啊,梅林为什么一定要把每一个他撞见的可爱的孤独的小家伙都带回家来?这种奇怪的强迫症到底是从哪儿跑出来的?


  “那你要准备在哪儿养它?”亚瑟哼了一声,“马厩?”


  “呃……我不知道。”梅林也不太确定,“不过你看看他!他小小只的又这么可爱,一点伤害性都没有!我发现他的时候他就躺在森林里,我根本不能留他一个在那儿!瞧,他的翅膀受伤了,所以我就去盖乌斯那里找了点药给他包扎起来了。可怜的小家伙,我一离开他他几乎就要哭了,拜托了就让我养他吧!”


  “梅林,”王子口吻严肃,梅林满怀期待的看着他,可能就快兴奋地蹦起来了,“它是条龙。”


  “所以呢?”


  “它、是、条、龙!”


  “可是他只是个龙宝宝啊!”梅林看向他怀里抱着的满身鳞片的小家伙,它正轻轻摇晃着脑袋。亚瑟拒绝看他们两个中的任何一个,翻着白眼假装很烦;同时他也拒绝承认这个小东西确实还有那么点可爱,以及他很喜欢看到当他同意让梅林养他那些傻乎乎的宠物的时候他那亮闪闪的眼眸和完美的笑容,啊,他笑得多好看啊!“别担心,Cal,虽然他是个混蛋,但是你可以跟着我呀,我保证,”梅林轻声的对小龙说,它看上去像是在笑一样,发出呼噜噜的声音,往年轻人的怀里又钻了钻,金色的眼睛眨巴着好像快睡着了,“我知道啦!我可以带你去见基哈拉,他差不多能当你爸爸!不错不错~赞!”


  亚瑟就瞪着他们两个。


  说真的,应该出台一部法律禁止梅林看起来这么可爱。啊不是可爱,是傻,他是想说傻,还有烦人,因为梅林就是这样嘛,又傻又烦人。


  “瞧见没?Cal完全天然无害!”他的男仆冲他笑道。


  “你还给这个小怪兽起名字?”亚瑟怀疑道,“你给一条该死的龙崽子起名字?而且这名字还这么傻。”


  梅林皱起眉不满意地哼了一声,龙宝宝感受到了他的不开心,低声呼噜着怒视王子,“我想养他!”


  虽然亚瑟很不满男仆孩子气的行为,但是看见他不高兴,亚瑟也会跟着不开心,而且一想到梅林脸上带着不开心、愤怒或者是悲伤的表情,他胸膛里就好像有什么在刺他一样疼,虽然他不想承认,但是这条龙也还没那么坏嘛,它又不会向什么东西喷火……呃,至少现在还不会。


  他叹了口气。


  不公平,梅林很明显知道他根本拒绝不了那种可怜巴巴的眼神。


  “好吧,”亚瑟嘟哝着看向一边。梅林咧开嘴笑起来,笑容灿烂犹如阳光,他紧紧搂住Cal,无视掉了亚瑟匆忙加上的后半句:“但是只能在我们给他找到更好的地方之前养!”



  NO.2 禁止单独(或者其他任何方式)和高文待在一起


  今早风和日丽,于是梅林又晚了。不过这很正常啦,说真的,要是他早早来了,又乖又听话又安静的话——总之就是像个仆人该有的样子——亚瑟知道,那才大事不妙呢。


  所以,梅林没敲门就冲进来的时候亚瑟一点也没上心,他一边拉开窗帘一边说“起床啦小懒猫(morning lazy daisy)”(他就不能想点新词吗?)——亚瑟脸埋在枕头里嘟哝着,然后慢悠悠地翻了个身,梅林一边把早餐放在桌子上一边轻声哼着歌。唔,除了梅林觉得只有自己一个的时候,亚瑟倒是不常听见他哼这种蠢兮兮的小调子,因为只要梅林发现亚瑟在场,他就会停下不哼,尴尬地嗯嗯两句,然后就好像突然发现什么要紧的事情一样去忙了。不过现在,他既没停下哼歌,也没收起脸上的笑容。


  也不是说他的笑容不好吧,就是……让人分心。


  啊,是了,看看梅林脸上的红晕。


  “你今天挺高兴啊,梅林?”亚瑟从床上坐起来,抬起了一只眼皮。


  “什么?嗯~是呀。”梅林穿过房间,在衣柜里面给王子找衣服。


  “看来是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好事咯?”


  “也没有吧……”


  “看来真有,”亚瑟不咸不淡地说,不过他的脸拉得老长,脸色发黑,而且他继续说的时候话里带刺,“那你昨天在训练的时候跟高文闲聊和这事儿没关系咯?”


  男孩儿瞄了他一眼,“呃——好吧,他昨晚请我吃饭来着,然后还带我去了酒馆……挺开心的。”


  在那一瞬间,亚瑟纠结在到底是哼笑一声冲男仆扔枕头还是出去把那个笑嘻嘻的头发闪亮的骑士揍成一坨——


  好吧,在梅林这么担心又无辜的眼神中他不应该想这种恶毒的事情,虽然这根本就算不上是恶毒,对吧?!这只是——他只是在捍卫梅林的贞洁,对,保护梅林的贞洁不被色眯眯的骑士玷污。要是梅林知道哪怕一点那些男人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亚瑟抓过离他最近的一个东西——一只高脚杯——紧紧攥着它来抑制自己现在就冲出去在那个轻浮的蠢骑士脸上来一下子的冲动。这个男人不知道自己的位置吗?他不知道不能碰不属于他的东西吗?


  “高文给你做的饭?”


  “是啊,虽然我觉得那根本不是他做的,”梅林轻笑着说道,完全没发现亚瑟内心的天人交战,“他可能是从厨房偷来的吧。”


  整整一上午,梅林都是哼着小曲干活的,而亚瑟则雷厉风行的不正常。梅林可能根本没搞清楚王子为什么突然间就不和他开玩笑了,而且回他的句子都很短,因为他一上午都心不在焉(亚瑟因此更烦躁了,只不过梅林一点都没注意到)而且一直在微!笑!


  亚瑟郁闷了。该死的,那个微笑应该是他的!梅林露出这么好看的微笑只能是因为他,而不是因为那个愚蠢、做作、孩子气、对着所有两条腿走路的生物都能拨弄头发露出一口大白牙的骑士!!这个男人要是还要点脸的话就应该去找那些还单身的小姑娘(虽然梅林无论从精神还是肉体上也都是单身,但是亚瑟从逻辑上自动忽略了)梅林是他的!不是那个磨磨唧唧的骑士的!


  “昨晚真的很开心呀,”梅林还在说他和英俊潇洒的高文爵士的完美梦之夜,“他人又好又有幽默感,而且……”


  这时亚瑟哼了一声,努力让自己听上去很冷漠,“之后你要打扫我的房间,抛光我的盔甲还要清理我的马厩。”


  “但是我昨天才做过!”


  “嗯,不过我认为过了一个晚上它们估计都落了不少灰,而且也变脏了,这座可怕的城堡里的所有东西都这样。”


  梅林竟然令人惊讶的照做了(当然不包括管王子叫clotpole。clotpole到底特么是啥意思?亚瑟摇摇头,梅林真是个怪家伙)他一边生气一边缓慢地打磨盔甲,根本没在意他有没有漏掉这个已经亮的能当镜子的盔甲上的某一点。他昨天真的打磨过了,每次训练完梅林都会立刻清理它,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亚瑟都三天没用过它了。他猜测亚瑟就是想给他找活干来烦他,这让他这份工作根本就没有周末或者假期,这个混蛋什么时候才肯给他放个假?


  这时他就想起高文来了,昨晚真是挺好的,就像休假一样,不用工作,没有那么多杂七杂八的事情,盖乌斯也没有给他活儿干,他就只是单纯的放松休息,没人向他抱怨这抱怨那,也没人对他指手画脚。高文给他讲了几个让他捧腹大笑的故事,梅林还无聊的想着亚瑟知不知道高文在他背后管他叫公主殿下。嗯,这回是亚瑟被叫姑娘了,不是他了。要是亚瑟知道了,他脸上的表情一定很搞笑。一想起高文他就笑出来了,完全忘了他还在生气。那个男人昨天跟他说之后见,没准今天他就会路过这里来跟他打个招呼呢?想想真不错。至少他不会像某个混蛋一样盛气凌人而且还表现得好像他在乎……


  “别笑了,你烦到我了。”


  梅林吓得掉了干草叉。


  “啥——亚瑟!你在这儿干嘛?你在监视我干活?这也太惊悚了……还有你拿着剑干嘛?”


  亚瑟假装他正在找一只干草堆里的老鼠或者什么有趣的东西,他才不会说他是在保护皇家马厩免受这座城里的骑士们的骚扰呢。


  ()()()


  本条补充——以及其他任何一位骑士

  ()()()


  “梅林,别像个得了相思病的小女仆一样唉声叹气了,好好干活。”


  “我没——嘿!我在干活啊!你看,水桶,抹布。我在干活。”梅林举起水桶和抹布,指指还湿着的地板,他瞪着王子,“而且我没得相思病,”他补充道,眼睛眯了起来,“你从哪儿看出来的?”


  “哦你当然没得相思病,你只是不停的‘高文这高文那’,‘帕西瓦尔对我真好’要不就是‘你有没有看见加雷斯新练的剑术’,然后你每隔五分钟就要哀怨地往窗户外面看一次。你到底等什么呢——等着他们手捧鲜花来接你?”亚瑟挖苦道,他提高声调假装开门,“‘哦,你好啊梅林,你想不想和我共进晚餐?给,我为你采了百合,哦它们要是烂了你不用担心,我刚刚坐了一下’然后你就会像个小女仆一样被迷得七荤八素脸颊发红。”


  有人说嫉妒是爱最真实的一种表现,但是亚瑟并非出于嫉妒才做这种事让梅林不去想什么人想得唉声叹气,对,他这么做是因为这可以烦到梅林,他才不会给一个成天做白日梦而不干活的仆人发工资呢。嗯,就是这样,没错。


  他认真的。


  梅林皱起眉,“高文才不这样。”


  “你怎么知道我模仿的是高文?”亚瑟怒气冲冲的质问。


  “你刚刚做了拨头发的动作,不过你知道的,没什么用,因为你又没有他那样的头发。啊我不是说你的头发不好,你的头发很漂亮,就是没有高文的那么长。”


  “所以我的头发很漂亮咯,梅林?”亚瑟拉长调子,用一种他知道会让所有人都喜欢的方式问,同时目光缓慢地来回扫视着仆人,“你还喜欢我别的什么啊,梅林?”


  梅林真的就像个小姑娘一样,他毫无悬念的脸红了,红晕从颧骨一直蔓延到他的耳朵尖。


  “不-不是这样!”


  亚瑟用一种带着近乎危险的占有欲的方式倾身向前,伸手触到了那条领巾。今天是红色的啊,嗯,红色很好,红色是卡梅洛特的颜色,所以也就是他的。在看到梅林穿戴着他的颜色的时候,他胸中有什么立刻就温暖(就像是为此骄傲一样)起来了,“你确定吗,梅林?听起来可不是那么回事哦。”


  男孩看起来又窘迫又惊喜,说不清到底是哪个;梅林拒绝直视亚瑟的双眼,他嘀咕着什么“要去取点水”然后匆忙站起来夺门而出。亚瑟凝视着他的背影,没有追上去。


  这至少能让这小子不想着高文,哪怕就那么一会儿,不过就这么点时间也足够他去找他忠诚的弟兄们来一次小小的谈话了。




  NO.3 不准让乌瑟发觉他有魔法


  “你这个白痴!你为什么要那么做?你怎么能这么不小心?!”亚瑟咆哮道,他的肩膀剧烈地颤抖着,双拳紧握,心脏在胸腔里疯狂地跳动。有那么一会儿他害怕极了,充满了恐惧。彭德拉根家的人从不承认自己会害怕,但是亚瑟在此之前从未有过如此强烈的情绪冲击,从心脏沿着血管蔓延到他的四肢百骸,让他全身的血液几乎冻结。梅林,他的梅林,他的小白痴差一点就死了,可是这个蠢货竟然只是睁大眼睛看着他,据亚瑟回忆语气十分平静地说“我很开心成为你的仆人,至死不渝。”但是梅林不能死,他不能,过去不能,现在不能。如果要亚瑟说的话,他永远都不可以死。


  “你这个白痴!他要是醒了怎么办?他要是——”


  “亚瑟……”梅林糯糯地说,听起来他也很伤心,“我……我很抱歉……”


  “他会把你烧死的!你是不是傻?竟然当着国王的面使用魔法!他要是发现了怎么办?!”


  在亚瑟说这些话的时候梅林的呼吸猛地被攉住了,“我、你、你没有……你没有对我生气?”他小心翼翼地问。


  “生气?我当然对你生气了!你差点就害死你自己了!”


  有什么让梅林的眼睛亮了起来,他松了一口气,因为亚瑟终于承认了:我知道你有魔法,但是我并不在意。即使如此亚瑟依然怒不可遏。“我必须要治好他,亚瑟,”法师静静地说,直视着他,“他是你的父亲。我知道情况不妙,而我正好可以做点什么——如果我能挽救一条生命的话我不在乎会有什么后果。要是你、格温或者盖乌斯快死了,你难道会希望让我因为不想暴露自己而犹豫不决吗?如果他们能活下来,那一切都是值得的。”


  这些话(几乎算得上是字字珠玑了)从梅林嘴里说出来又熟悉又让人容易接受但是又奇怪。他还年轻,但是他却经历过很多他本不该经历的伤痛,而亚瑟对于他身负的重担也才刚刚了解——尽管如此,他依然会不顾自身安危去救人,救亚瑟甚至是乌瑟,这个残害他同类的人。一个人的心灵何以如此纯洁善良?而亚瑟又为什么会值得这样一个仁爱、忠诚并且无私地小傻瓜相随左右呢?


  亚瑟花了一会儿时间平复自己的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但是他仍然无法松开梅林的肩膀。


  “亚瑟?”梅林轻声问,“你还好吗?”


  “……还好,”亚瑟的呼吸在颤抖。他点点头,在抬起目光时他尽力扯出一个笑容,“只是,别再这么做了,你必须要谨慎一些,梅林。”他就差说‘你把我吓得魂都快没了’。


  “你不把我赶走吗?”梅林难以置信的问,“我以为这事会充满咆哮声和泪水——”亚瑟将手指放在他的唇上让他安静了下来。


  “我几个星期前就知道了,你也并不总是那么善于伪装。就像是——无论什么时候遇到强盗都有树枝正好掉下来?无法被凡间兵刃所伤的魔法怪兽就那么刚好死了?快死了的人一夜间奇迹复原?你不可能靠剑活下来,因为你根本不会用,而你总是从战斗中手无寸铁却又毫发无伤的活下来。”


  亚瑟的嗓子里好像堵了一团棉花,他并不擅长这种事情,因此他的目光开始躲闪,尤其是在梅林眼中带着希望的光芒迫切地看着他的时候——这个小傻蛋不是要哭了吧?要是平常亚瑟会打他一下,但是如果现在梅林像个姑娘一样喜极而泣的话他就真的不知该怎么办了。“那并不总是运气使然,但,你救过我的命,而我也没有……我也没有那么盲目的就认为魔法都是邪恶的,你有魔法,而你也拥有至今为止我所见过最善良最温柔的灵魂,在你身上没有一点邪恶,我很肯定这点。我不会把你赶走的,梅林,我……我甚至不能忍受把你赶走这种想法。”


  梅林无以言复,“亚瑟,”片刻后他严肃的开口,仔细斟酌着他心中想的那些词句,他看起来从内到外都在发光,“你没有喝苹果酒吧?”


  “只有你才会喝苹果酒喝醉。”


  梅林的声音有一些颤抖,“你知道我什么意思的。”


  “我没有对你说谎,梅林,”他这辈子都没这么真诚过,而在刚过去的一个小时里他的所言无一字有假。感觉好极了,他们之间应该一直这样——好吧,得减少梅林亮闪闪的眼睛,因为一看到他的法师双目含泪他的胸口就会感到刺痛。


  法师看着他,大大的咧开嘴笑了起来。


  当梅林突然用他那小细胳膊环抱住他的时候,他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他们之前从未拥抱过,但是这感觉很好,男孩的身体和他的相贴和,彼此合适的就好像他们是同一个整体的两半。亚瑟也将胳膊环住他,他的后背和肩膀那么瘦削,但是他手掌下的身体却如此温暖。不,这并不坏,虽然有点意外而且尴尬吧。不过在他听见梅林在他颈间抽鼻子的时候他还是翻了个白眼。


  “你真是个姑娘啊,梅林。”


评论(15)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