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醋橙子

一个透明写手

【AM】尊老爱幼 00-01

*现代梗,老顽童龙大王梅干&社会服务者少年瑟,亲情(?)向,非配对

无虐,HE

简介:考大学需要社会实践的二瑟来到了社区里面的孤寡老人梅林家做为期一个月的暑假社会服务,老梅干带着二瑟到处玩,爷孙两个欢乐过暑假的故事

---------------

  00.社会服务

  梅林坐在院子里的摇椅上,瞪着眼前这个金毛小子,不说话。站在旁边的社会工作者格温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我知道,也许一开始会很困难,但是你总得接受,梅林。像你这样的老人家不能够一个人生活,这是规定,也是为了你好。”

  ……

  “好吧,如果你对他不满意,我明天再带其他人过来——”

  “不,就要他。”梅林难得说话了。

  “我知道你一时间难以接受——什么?你同意了?”

  “没错,就要他了,这下你就不用每天都来烦我了吧?!”梅林看了看格温,像个老小孩一样露出一脸嫌弃的表情。

  格温开心地笑了起来:“当然,当然——那么,亚瑟,好好照顾梅林,他虽然脾气不太好,经常会喝高了撒酒疯,还喜欢唠叨——”

  “啊!啊!我的腰!你说的太多我的腰都要硬成石头了!啊哟!”梅林在椅子上扶着腰看起来很痛苦的样子。

  格温知道这个老顽童一点事儿都没有,只是不想让自己揭他老底。她撇撇嘴,拿上自己的包向大门走去:“好吧好吧,我不说了,总之,他是个好人,你们两个好好相处哈~再见~”

  “再见。”亚瑟礼貌地冲格温挥挥手。

  “再见,下次过来的时候记得给我带点你做的牛肉酱!”梅林露出灿烂的笑容,但是很难确定这个笑容是给格温还是给她做的牛肉酱的。

  格温摆摆手算是听到了,开上车前往下一家。

  “啊——你叫亚瑟?”梅林笑眯眯地拉着亚瑟手问。

  “对,亚瑟•彭德拉根。”亚瑟点点头。

  “哦~你姐姐莫甘娜还好吧?想想你都这么大了你姐姐应该正处于叛逆期呢,家里只有一个老爸应该很辛苦吧?不过乌瑟肯定能应付得来,嗯嗯……”

  “呃……我认识我爸?”亚瑟记得他好像没提到过他爸爸和姐姐吧?

  “哦~~多年的旧识,小孩子不要瞎问。”梅林神秘的笑笑,不过在亚瑟看来更像是奸笑,“告诉我,小亚瑟,你觉得格纹怎么样?”

  “……是个好人。”亚瑟不是很懂梅林老爷爷这种给人牵红线的语气是怎么回事?!但愿是他想多了!

  “呵呵呵~~年轻人啊,你要学会看到好姑娘外表下美丽的心灵!”

  “……你不是要给我说媒吧?她都已经结婚了!孩子都两岁了!我才刚刚17岁!”

  “呵呵呵~~年轻人,不要这么肯定嘛!知道亚瑟王的传说吗?兰斯洛特骑士和桂妮薇儿私奔的时候,桂妮薇儿也已经嫁给亚瑟王了~~”

  “……梅林你见过2号的芙丽雅太太吗?她也丧夫多年,我觉得你俩挺合适的。”

  梅林像呛到一样咳嗽起来,不仅松开了拉着亚瑟的手还差点栽倒后面去,多亏亚瑟眼疾手快扶住了摇椅,不然以梅林这一身老骨头,摔一跤可要受不少罪。

  “咳咳咳……这天没法聊了……”梅林低声碎碎念道,他站起来,拄着一根像传说里面老巫师的大法杖一样的拐杖往屋里走,边走边跟亚瑟说:“来来来年轻人,让我看看你泡茶的手艺怎么样……唉现在的年轻人啊,都爱喝速泡茶……”

  亚瑟跟着梅林进屋,内心黑人懵逼脸。

  真是个怪老头。

  01.彭德拉根姐弟

  亚瑟终于知道这个老头为什么怪了。

  因为这是个会魔法的老头啊!

  亚瑟和梅林见面不到一个小时,这个老头就告诉他他是个魔法师,还是特别厉害的那种。一开始亚瑟是坚决不信的,甚至还觉得这老头疯了吧?但是,还不到五秒钟他就改变主意了——或者这老头没疯,是他疯了。

  因为梅林老爷爷两只手各变出一团像鸡蛋大小的水球,在他面前耍起杂技来了。而且刷完杂技以后,他隔空就把水壶的盖子打开,把水球都扔进去让亚瑟去把水烧开泡茶。

  梅林告诉亚瑟他要对此保密,否则他就会在他脑袋上变出一副驴耳朵。

  亚瑟只好点点头,保证对此闭口不言。

  ……好,很好,这个社会服务的经历足够他申请剑桥大学了。

  亚瑟一边切着面前的牛排一边想着。

  “我们的小阿提终于开始社会服务了吗?”莫甘娜一边给自己倒果汁一边问。

  “嗯。”亚瑟抬眼看了看自家老姐,“你一定要化这么浓的眼妆吗?”

  莫甘娜翻了个白眼,这显得她眼部的烟熏妆更明显了,“这是流行,小屁孩不懂别乱说话。”

  “哦好吧,等老爸出差回来你就知道我是不是乱说话了。”

  “你这算是威胁吗?”

  亚瑟撇着嘴耸耸肩,不置可否。

  莫甘娜一叉子扎进亚瑟的盘子里,“如果你要是敢跟老爸提半个字,我保证你的社会服务会很惨的。”她叉上亚瑟刚切好的一块牛肉塞进自己嘴里。

  “嘿!我刚切好的!你这个老巫婆!”亚瑟瞪着莫甘娜抗议道。

  “抗议无效~~你快切,我这还有一份等着你切呢。”

  “自己切去。”亚瑟把盘子往远离莫甘娜的地方挪了挪。这个女人肯定最近又去找摩高斯玩了,看看她的眼妆!就差打个标签标上“摩高斯专属眼妆”了。

  事实上亚瑟和莫甘娜是同父异母的姐弟,而摩高斯和莫甘娜是同母异父的姐妹。大致上就是莫甘娜的妈妈生了摩高斯以后离了婚,摩高斯跟着爸爸过,后来莫甘娜的妈妈和亚瑟的爸爸乌瑟结了婚,生了莫甘娜以后就出了车祸死了,乌瑟又娶了亚瑟的妈妈,生了亚瑟,亚瑟的妈妈又因为难产死了。从那之后乌瑟就一直单身,亚瑟觉得很大程度上可能是因为阿姨们都觉得乌瑟克妻所以不想跟着他,更何况他还有两个孩子拖着。莫甘娜小时候就认识摩高斯了,摩高斯一直是那种打架比男孩子还要厉害的女孩,成年以后抽烟喝酒烟熏妆加上重型摩托,典型的小太妹。乌瑟一直很不喜欢摩高斯,所以一直看着莫甘娜防止她跟着学坏。然而莫甘娜正处叛逆期,越是禁止越是要做,于是就经常和乌瑟打游击战。

  而亚瑟,就抓住这点威胁他姐姐借钱给他,而且经常借了不还。莫甘娜也没少受这个熊弟弟的气。

  “说起来,你去服务的是哪一家?”莫甘娜捏了一颗小番茄问道。

  “哦,是住13号的老梅林,街角的那一家。”

  “他人怎么样?我听说是个怪老头。”

  “还好,可能是比一般的老人家活泼一些但是是个不错的人。”亚瑟总不能说没错他就是怪因为他是个魔法师吧!他可不想长出一幅驴耳朵来!

  莫甘娜点点头,又开始说起学校里的见闻。

----------TBC--------------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