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醋橙子

一个透明写手

【APH】【仏英译文】When did my life get this complicated?

授权翻译,授权书如下:


已完结并在仏英吧和黑塔利亚吧贴过,在此整理发无水微修版,共11章,分两次发完

1-6

  chapter 01


  亚瑟看着轿车外不断变换的景物,不耐烦地扣着自己的膝盖。他几乎想要诱惑司机提速,但他知道无论他说什么司机都会无视他。他拉着自己的袖子来努力不那么紧张,过了没多久他就看到了波诺伏瓦家的房子。这地方确实奢华,而且他觉得房屋里面可能会更加精致。


  “傻逼法国佬和他们花里胡哨的房子。”他恨恨地想。


  轿车停了下来,在下车之前亚瑟又一次整理了一下他的衣服。他来到门前,在进去之前他做了一个深呼吸。


  一进去亚瑟就呆呆的凝视着楼邸的内部。


  “先生,请跟我来。”亚瑟扭头看到一个大概是男管家的人。他点点头,跟在管家身后,他一路上都在盯着那些昂贵的装饰品看。过了一会儿他们在一扇门外停了下来。


  “请稍等。”管家消失在屋内,几秒钟之后又出来,说道:“米歇尔小姐现在要见你。”亚瑟整理好心情并走进房间。他注意到这房间比楼邸内剩余的地方都要简约,屋子里摆满了花。他注意到一个有着晒红的皮肤,把棕色的长发扎成两根辫子的年轻女孩儿正坐在椅子上并看着窗外。


  “你好,米歇尔,我是亚瑟·柯克兰。很高兴终于见到你了。”


  米歇尔把目光从窗上收回来,对他回以甜甜的微笑道:“我也很高兴见到你。”


  亚瑟坐在米歇尔对面的椅子上,当他正要问她在看什么的时候门开了。亚瑟看过去并见到一男一女走进了房间。有着和米歇尔相似的棕色头发和眼睛的男人表情严肃,而金发蓝眼的女人则看上去更加友善。


  “我想你就是要和我们的小姑娘结婚的人了。我叫吉娜维夫,这一位是我的丈夫德安德鲁。”亚瑟向他们两人问好后坐回到椅子上,而他们坐在沙发上。吉娜维夫和德安德鲁开始询问一些关于亚瑟生活的问题,他也一一回答了他们,希望给他们留下一个好的第一印象。


  过了一会儿,亚瑟突然听到叫喊声,然后就有人冲进了房间。他正好奇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一个和吉娜维夫长得很像但是头发有些微鬈的青年猛地推开了门。


  “我听说打算和米歇尔结婚的小子来了!他在哪儿?”青年叫喊着。亚瑟皱起眉,他想知道他是谁以及他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你说的是我吧。”亚瑟平静地解释。


  这个男人看了亚瑟几秒,然后用很粗鲁的口气说:“这个男人和米歇尔结婚根本就不可能!我决不允许这场婚姻发生的。”


  亚瑟生气地反驳:“凭什么米歇尔和我就不能结婚?”


  “就凭我是她哥哥。而且我告诉你,要结婚就去找别人,不要和米歇尔。”然后弗朗西斯站在米歇尔身后,看起来像是如果亚瑟要做什么他就要攻击他一样。亚瑟瞪着这个男人,想知道他到底做了什么让这个男人如此愤怒。


  “我和你妹妹结婚有什么问题吗?”亚瑟问。


  “显而易见,你配不上我妹妹。我觉得现在你可以走了,因为你再呆在这儿也不会有任何进展。”


  “够了,弗朗西斯!你怎么能这么对待一位客人?况且他未来还可能会成为我们家的一员。”在亚瑟找到机会反驳之前德安德鲁就冲着弗朗西斯吼道。弗朗西斯咕哝了一些听不清的话,但并没有明着说出来,这表示德安德鲁不是一个可以好对付的人。在德安德鲁爆发之后迎来了一段由弗朗西斯和亚瑟互相不理睬、米歇尔脸红着盯着她的手看组成的尴尬的沉默。吉娜维夫面露忧色,而德安德鲁则准备着教训下一个敢来扰事儿的家伙。轻轻的敲门声响起,屋内的紧张气氛这才被打破。


  “我听到了叫喊声,所以来看看大家是不是都还好。”说话的人看起来很有可能是弗朗西斯的弟弟。


  “没什么值得担心的,马修。我们只是认识一下这个声称要娶我们的妹妹的男人。”弗朗西斯指着亚瑟,惹得他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你得保证这门婚事不能谈成。很明显我们是不会让这个男人和我们的小妹妹结婚的。”对于这段说辞德安德鲁又一次爆发了。


  “你这混小子给我闭嘴!这门婚事对我们两家都很重要,如果你敢试图干涉它你会后悔的。”


  当德安德鲁和弗朗西斯持续争吵的时候,亚瑟瞥了一眼钟表,已经到了他该走的时候了。亚瑟道歉并表明去意,马修问他他是否能和他一起走,亚瑟同意了,并很想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在通往楼邸出口的路上马修都沉默着,直到到了大门。


  “我知道我哥哥有时似乎有些粗鲁,但他只是关心米歇尔。他最后会对你很热情的。你只是需要给他时间。”亚瑟只是笑了笑并向马修告别。


  亚瑟走出楼邸时,轿车已经在等他了。


  “像往常一样准时。”亚瑟这么想并坐进了轿车。司机没有和亚瑟打招呼就把车启动了,亚瑟也像以往一样对为他父母工作的人保持沉默。当轿车开进柯克兰宅的车行道时,他几乎想到了家的温暖,但是亚瑟没有足够的时间来这样称呼它。这一刻宅邸十分安静,而亚瑟知道这不会持续太久,因为他的弟弟们马上就会发现他回家了。


  亚瑟还没走进屋子就听到阿尔弗雷德在叫唤了。


  “嘿,彼得!亚瑟回来啦!”亚瑟叹了口气,知道到这平静并不会像他所希望那样的持续那么久。他走进屋子,看到阿尔弗雷德和彼得从楼梯上跑下来迎接他。


  “她性感吗?”亚瑟翻了个白眼。阿尔弗雷德在说这讨厌的问题之前甚至还没有说你好。


  “你可以自己看,她明天要过来。”亚瑟走向厨房准备来一杯茶。


  “所以你见到她的家人了?有和我差不多年级的孩子吗?”这次换成彼得,他问问题的时候眼睛因为可能交到新朋友而闪闪发亮。


  “我见到了她的家人但是并没有小孩子。只有一个和阿尔弗雷德年纪差不多的有礼貌的男孩儿和一个比我大一些的令人超讨厌的家伙。”亚瑟已经把茶准备好了,但是在他准备喝下去的时候他又被打断了。


  “那么这个家伙是怎么个讨厌法儿?”彼得小心地问,他知道他哥哥很快就会对此吐槽一番。亚瑟努力平稳住自己的声音,说明了弗朗西斯所有令人讨厌的地方。


  “什么人会盯着别人5秒钟就可以决定人家配不配和他的妹妹结婚啊?!”亚瑟最后几乎是将这一点吼出来才释放了他压抑的怒火。


  “你应该给他一个机会。他可能并不像你想的那么坏。”阿尔弗雷德严肃地说。亚瑟凝视着阿尔弗雷德,想起来马修也说过同样的话。


  亚瑟叹了口气,想:“我猜,我下次再见到弗朗西斯的时候应该再给他一次机会。”


  chapter2


  仆人来叫亚瑟起床的时候他也才刚刚睡醒。那个仆人什么也没说,只是在他屋里晃悠了一圈就出去了。他看了一下表,才凌晨3:27,他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该死的!我父母这么早回来找我干什么?”亚瑟恨恨的想。他连衣服都没换就直接向他爸爸的书房走去——他觉得他们会在那儿等他。


  半夜穿过大厅经常会给亚瑟一种很恐怖的感觉。当他很小的时候,他就对宅子和地板有很不祥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藏在那儿。在去过波诺弗瓦庄园之后,他下意识地认识到这两个庄园完全是相反的。当然他知道波诺伏瓦家族也有它自己的阴暗面,而他们只是更善于掩藏它罢了。当他走进他爸爸的书房时,这些念头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


  他的父母神情严肃,而非他所想的那样笑脸相迎。


  “你找我?”亚瑟连[你好]都懒得说。


  “我们听说你和弗朗西斯昨天见面的时候意见不合,我们只是想要提醒你,这场婚姻对家族的发展至关重要,无论如何都必须成功。”亚瑟的父亲用一种不带任何感情描绘的单调的声音说道。


  亚瑟轻轻点头表示他明白了他的话,然后走出了房间。若无必要,他不想和他的父母多说一句话。他不经常在家就是因为他厌恶和他的父母接近,他还在庄园住着的唯一原因就是想看看阿尔弗雷德和彼得。在他入睡之前,他一直在想弗朗西斯在他们家会被怎么对待。


  *********


  如果可以的话,亚瑟会睡到他不得不起床为止。然而不幸的是,他的弟弟们却并不这么想。


  “这不公平,阿尔弗雷德!把它给我!”彼得嘀咕着。


  “除非你承认我是HERO,”阿尔弗雷德大笑着说。


  亚瑟打开门,看到阿尔弗雷德拿着一个玩具熊,彼得努力想要把它拿回来但是总是失败。他知道对他们叫唤也只能让他们变得更吵,所以就直接骂了几句他的弟弟。


  亚瑟向他看到的一个女仆问他父母在那,而女仆只是摇摇头,表示他们不在家。


  “他们甚至都懒得跟阿尔弗雷德和彼得打招呼!”他生气地想他的父母。他直接向餐厅走去,发现在他的位置上已经放好了像往常一样的早餐。


  “那个小妞什么时候会过来?”阿尔弗雷德问。他正拉开亚瑟旁边的一把椅子。


  “管一个有教养的小姐叫【小妞】可不怎么有礼貌。你要是想知道的话,她12点来。”亚瑟回答,同时给了他个白眼。当彼得过来和他们一起吃的时候,他才认识到这是他们第一次在父母都缺席的时候坐在一起吃饭。


  吃早饭的时候,彼得跟他们谈论他新交的朋友,其间阿尔弗雷德看上去有些没精神,亚瑟注意到以后就忍不住逗他。


  “你得找个时候把你的朋友介绍给我们。我想见见这个你一直聊到深夜的朋友。”他坏笑着说。


  阿尔弗雷德的脸立刻红了起来。


  “我、我不知道你说的是谁。”他这么说,脸却更红了。


  亚瑟没再说别的,啜了口茶,他知道到最后他会认识这个对阿尔弗雷德来说特殊的人的。


  这时,在房子里唯一一个会和亚瑟聊天的雇员走进了餐厅。


  “很抱歉打扰你,少爷,但是你应该为米歇尔的来访做准备了。”理查德说,同时看着被亚瑟和彼得联手弄的脸红的阿尔弗雷德。


  亚瑟叹了口气,跟着理查德上楼去他的房间。


  “我能问一下你们做了什么吗,先生?竟然能让阿尔弗雷德像那样安静还脸红,我之前从未见过他那样。”理查德对他的小主人的生活总是很好奇。


  “没什么,我们只是想知道阿尔弗雷德在和谁交往,但是他不告诉我们。你知道吗,理查德?”


  理查德微笑着回答:“我恐怕你们得等他自己告诉你们了。如果我告诉了你,他会因为我泄露了他的秘密而对我发火的。”亚瑟叹气,他知道他不可能从理查德那儿再知道些什么别的了,这个男人相当擅长保守秘密。


  等到了亚瑟的房间时,理查德突然严肃起来,他说:“如果阿尔弗雷德告诉你他在和谁交往,无论如何我都建议你支持他。当他们第一次出去的时候阿尔弗雷德就感到十分内疚,他甚至想要终止这段关系。我知道你的父母不会同意他和那个人交往的,所以他在未来会十分需要你的全力支持。”亚瑟听后惊得说不出话来,他只能点点头,默默地进屋。


  理查德很少像刚才那样严肃的和他谈话,但他一旦这么做就表明事态严重,而和他弟弟交往的这个人正是这个重要秘密的关键。他一边换衣服一边思考着这个事情——米歇尔随时可能过来,他不能浪费时间。


  他穿好衣服时门铃正巧响了。亚瑟知道很有可能是米歇尔到了,于是他飞快地从楼上下来直奔玄关。他刚下到楼梯底时一个仆人就就打开了门,他正准备过去迎接米歇尔,但是却在看见她身后的那个家伙的时候停下了脚步。


  “你怎么会过来?!”


  弗朗西斯假笑着走进宅邸,“受你邀请,我和马修过来见见你的家人。”他话中带着嘲讽。


  亚瑟提醒自己他答应过要对弗朗西斯好一些,因此他只好不满地嘟哝几句,没再说别的。


  “嘿~这就是要嫁给你的小妞吗?”阿尔弗雷德拉着彼得下到还有两个台阶的时候站住,问道。亚瑟为大家做了个介绍,然后邀请米歇尔到外面的亭子里喝茶。彼得想要和他们一起去,同时弗朗西斯下定决心不让米歇尔脱离他的视线和亚瑟独处。喝茶的时候,彼得活跃地和米歇尔谈论网上的东西,而亚瑟则在座位上不安地摇晃,思考着接下来要做什么。他根本没料到弗朗西斯会出现,这破坏了他原本的计划。他瞥了一眼弗朗西斯,发现他正目视远方,看起来对周围的一切都漠不关心。然后他回过头看着亚瑟,脸上闪过一个令亚瑟迷惑的表情,它消失得太快,亚瑟甚至来不及思考那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的父母在哪儿?我想你应该向他们介绍下我们。”弗朗西斯又回到他平常的样子。


  “我的父母这会儿不在家。如果你想见他们,你可能得再等一会儿了。他们很少在家。”亚瑟回答。他对父母缺席并没有想太多。


  “经常见不到父母肯定很难过吧?”米歇尔关切的问。


  “事实上并不会。我也常常不在家,觉得没什么不同。”他耸耸肩回答道。


  彼得不想要谈论这个话题,因此建议他们到花园里去。


  当他们到达花园的时候,彼得把米歇尔拉到一个他很喜欢的地方,而把亚瑟和弗朗西斯单独落下。他们开始在花园里散步,却都不知道要说什么。


  “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你为什么要和我妹妹结婚?你想从中得到什么?”弗朗西斯在避免和亚瑟对视。


  “你应该知道咱们两家之间需要一场联姻。你家只有米歇尔作为选择,而我家却有两个,阿尔弗雷德和我。当我们知道有这场联姻的时候,我自愿拦下了这门亲事。”亚瑟如此说道,他没准备把事情的全部都说出来,但是不知为何,弗朗西斯却注意到了这点,他问亚瑟为什么要自愿把自己推到首选的位置。


  “那是因为阿尔弗雷德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注意到弗朗西斯询问的目光,亚瑟决定说得再细致一些,“不久之前,阿尔弗雷德开始频繁外出。他的脸上开始出现做梦一样的表情,而且也常常见不到他。然后有一天,我偶然听到他在打电话,并发现他在和某人交往,我不知道那是谁,但是当我发现我们两个人之中必须有一个人结婚的时候,我不希望阿尔和他的对象分手。”说完之后,亚瑟都对他自己的坦诚感到惊讶。在此之前他从未和任何人说过这些,但是他竟然对一个恨他入骨的人全盘托出。


  弗朗西斯有些难过的看着他,“我原本以为你只是单纯的顺从你父母的旨意,看来我想错了。”召唤他们吃完饭的声音传来,弗朗西斯走回屋子,亚瑟则茫然地跟在他身后。


  在吃晚饭的时候阿尔弗雷德和马修都没有出现,这让亚瑟有些担心,因为阿尔弗雷德在此之前从未错过吃饭。亚瑟看到理查德后便问他有没有看到他们两个在哪儿。


  “我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儿,但是他们早先已经吃过晚饭了。”


  大家都在聊天,只有亚瑟沉默地吃着,心里想着这两个人去了哪里。而当他把目光抬起来的时候,他总能看到弗朗西斯在看着他,这让他感觉很不舒服。


  晚饭过后,弗朗西斯、马修和米歇尔就该回家了,但是马修却依然不见踪影。直到他们决定找他的时候,阿尔弗雷德和马修才终于出现。


  “见鬼!你们两个跑哪儿去了?!下次你想玩失踪的时候,最好确定别让其他人迟到!”亚瑟对阿尔吼道。


  “别这样,没有告诉你们我们离开一小会儿是我的错,不怪他。”马修的声音太小了,只能勉强被听到。


  米歇尔刚和亚瑟道过别,弗朗西斯就拉着她和马修走了。亚瑟愣了一会儿才意识到客人已经离开了,阿尔弗雷德则趁他发呆的功夫赶紧溜掉,免得他又继续冲他嚷嚷。亚瑟发现彼得坐在沙发上打瞌睡后就把他抱起来送到床上,让他好好睡。他知道这个点他是睡不着的,因此他凝视着窗外,思考着自己还有没有可能过一种简单快乐的生活。


  Chapter3


  对亚瑟来说,这个聚会简直是太无聊了。当然,由于没关窗户就睡着了而落枕的疼痛感也没有让他提起精神来。他很想不来,但是他爸妈坚持认为参加这个聚会会对他大有裨益。因此,他没和任何人聊天,而是尽量把自己变得不起眼些来减少麻烦。


  “你好啊Arthur桑(注:原文是日文音译)。真没想到能在这儿遇见你。”他转过身看到了小菊,一个日本要员的儿子。亚瑟虚弱地笑了笑,打了个招呼。


  “我听说你要结婚了,不过我知道那只是一场被安排的婚姻。你还好吧?”小菊的声音中透着关切。


  “我很好,多谢。”亚瑟很高兴终于有人能问一下他对这个问题的想法了。


  小菊还没来得及回答,一个褐色短发,在脑袋一边有呆毛的男孩就向小菊撞过来。


  “Veee~小菊!你在和谁说话呢?”男孩儿问。在把亚瑟介绍给男孩儿之前,小菊似乎被撞的有些晕。


  “Ciao!我的名字是费里西安诺!很高兴见到你~!”费里西安诺愉快地笑着说。


  “你要去哪儿费里西安诺?”一个高大的金发男向他们走过来。费里西安诺立刻从小菊身边跑开抱住了那个很高的家伙。


  “我只是和小菊打招呼啦,路德维希~”路德维希叹了口气,把他从他身上拽下去。


  “走吧,我们该去那儿参加典礼了。”路德维希声音粗哑地说道。


  亚瑟递给小菊一个探询的目光,表示他不清楚路德维希在说什么。


  “瓦尔加斯和贝施密特家族每隔一段时间就要举行一个典礼来表示他们之间的友谊。这个聚会就是因此而举办的,亚瑟桑。”小菊对他的朋友有些关心。


  亚瑟尴尬的笑了笑,他根本不知道这个聚会是为了什么才举办的。


  “咱们去看看典礼吧!”亚瑟为了掩饰他之前的窘迫提议道。


  在他们走向举行典礼的地方的时候,他听到一个很耳熟的声音。他用眼角的余光看到了弗朗西斯,他正在和一个白发红眸的人聊天。亚瑟迅速躲到了最近的一根柱子后面,他希望弗朗西斯没有看到他,尤其希望他没看到他刚刚的窘态。


  “我什么时候开始在意那个法国佬怎么看我了?”他对他自己都感到惊讶。他瞥了一眼弗朗西斯,发现他还在和那个男人谈话。


  “嗯……亚瑟桑?你在干嘛?”小菊看着亚瑟奇怪的行为问道。


  “看见那边那个正在和一个白化病患者聊天的人了么,因为我要和他的妹妹结婚,所以他对我快恨死了。我正在避免让他见到我。”亚瑟指着弗朗西斯回答,在小菊回应之前,典礼就开始了,他们不得不闭上嘴保持安静。


  亚瑟完全没有注意这个典礼。他全程一直盯着弗朗西斯,以确保自己没有出现在他的视线里。典礼结束之后,他看见他的父母在向他招手让他过去。


  “我们准备把你介绍给基尔伯特·贝施密特和罗维诺·瓦尔加斯,他们是他们家族的继承人,所以你要和他们成为朋友,这很重要。”他的母亲用一种非常严肃的口吻说。他清楚的知道不服从他父母命令的后果,所以他决定乖乖听他们的话。他的父母想把他介绍给罗维诺,但是没介绍成,因为他正全神贯注的对一个西班牙口音的笑嘻嘻的男人大声嚷嚷。亚瑟轻轻笑了一下,他父母的计划并没有像他们想的那样顺利进行。不过也因此,他们逼着他去和之前与弗朗西斯聊天的白化病人认识。


  “你好,基尔伯特,这是我的儿子亚瑟。”他的母亲甜甜地说道。当基尔伯特知道亚瑟名字的时候他坏笑了一下。


  “嘿!来本大爷的聚会吧,怎么样?”他脸上的笑让人觉得他不怀好意。亚瑟正要拒绝这个邀请,但是他的父母却替他答应了。他想要和他的父母争辩,但是当他看到他们的眼神时就放弃了。


  “很好!聚会明天下午三点在我家举行。也不是什么正式的聚会,所以你不需要打扮。好了,伟大的基尔伯特大人该走了,tschüss(再见)。”基尔伯特说完就跑开了。


  “好了,已经这么晚了,咱们也该回家了。”亚瑟的父亲满意地说。这让亚瑟对他的父母感到十分愤怒。他们只是利用他来和两个有名望的家族拉近关系,这样他们就能为他们自己做长远的打算,而更糟的是他们明明知道无需如此也可以,他们却还是这么做。亚瑟还记得他上一次明着不服从他父母的命令的情况,从那件事之后直到现在,他的伤疤都没有消失。他们一坐进车里,他父亲就开始给他解释他们的长远计划:“你得去这个聚会,还要和基尔伯特以及他的朋友们成为朋友,因为他们都是显赫出身。”他的父亲向他下达命令。亚瑟点点头,回忆起过去。到家之后,亚瑟就径直回屋睡觉。他虽然很累,但仍然过了一会儿才勉强睡着。


  *-*-*-*-*-*-*-*


  房间中只有壁炉散发出光芒,他坐在沙发上,就着火光看书。一个人紧挨着他坐下,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看什么书呢,mon cher(宝贝儿)?”


  亚瑟扭头看见弗朗西斯坐在他旁边。他笑了笑,回吻着弗朗西斯:“哦,我正在看福尔摩斯,但是好像看不成了。”他像小猫一样呜呜地说。然后,他热烈的拥吻弗朗西斯,同时玩弄着他的头发。


  弗朗西斯把亚瑟推倒在沙发上,开始扒他的衣服。


  *-*-*-*-*-*-*-*-*


  亚瑟惊醒,他对他所梦见的感到诧异。看见外面还亮着灯,他决定出去散散步,试图让他的大脑清醒一下。在散步期间,他试着让自己确定对弗朗西斯的真正的感觉。亚瑟非常讨厌他,但同时他身上又有吸引他的地方。接着他又回想起了那个梦,在想起发生了什么的时候红了脸。


  “仅仅因为我做了那些事情并不能代表我就是那个意思。”他想。他努力让自己相信他的梦什么都不算。他叹了口气——他很想知道自己对弗朗西斯的真正感情究竟是怎样的。


  “不管我对他有什么感觉都无所谓,反正他是要恨死我了。”他苦涩的想。


  亚瑟觉得最好就是避免和他见面,但是当他思考着要怎么做时,他想起了明天的聚会。


  “他当然会参加他朋友的聚会了。”他边想边在心里给了自己一耳光。他的父母让他去参加这个聚会,而他无力反抗。他知道他不得不尽力在聚会上躲着他,但是在他思考躲开弗朗西斯的借口的同时,他心中的另一部分却在因为明天能见到弗朗西斯而兴奋不已。


  Chapter 4


  亚瑟回到家后都不知道要怎么做。他坐立不安,只好来回踱步,同样的问题不停在他脑中闪现:他父母究竟在计划什么,阿尔弗雷德看上了谁,他对弗朗西斯的感觉到底是怎样的,更重要的是,弗朗西斯怎么想他。他想要摆脱这些负能量,因此他决定去射箭。他走出去来到了射击场,挑出他最喜欢的一张弓并抓了一个装满箭的箭袋。他拉开弦,瞄准,并成功的击中他的目标。他每一次都选择一个不同的目标射击,直到所有的箭都被用完,他又抓起一个新的箭袋,不停地射,甚至当仆人告诉他该吃晚饭时他还在射箭。当天黑的什么也看不见的时候他才终于停止。在他停下来的那一刻他才发觉自己要饿疯了,于是他走去厨房去找吃的东西。


  在途中,他无意间听到阿尔弗雷德在讲电话,出于好奇,他把他的耳朵贴在了门上。


  “如果我们立刻告诉父母会更好……迟早会有人发现的。我想如果我们告诉他们而不是他们自己发现的话,他们可能会更加宽容……对……我会给你时间来考虑的。嘿,还有,最糟的是如果我的爸妈发现了他们会怎么做呢?”


  亚瑟不想被抓到偷听弟弟讲电话,于是他继续向厨房走去。


  他找到了为他剩下的一盘食物和一杯茶,他猜应该是理查德给他留下的。他吃完之后决定去和理查德谈谈。当他找到他时,他正在书房给彼得读书。他听着理查德的读书声,没有打断他。过了一会儿,理查德停止诵读,招呼亚瑟过来。


  “有什么需要吗,小主人?”理查德用一种狡黠的声音问。亚瑟看到彼得睡着了,因此他想先说明他来找理查德的原因。


  “我想知道,你能否告诉我我的父母在计划什么?”他坚定地问。理查德叹了口气,摘下了他的眼镜。


  “我恐怕不能告诉你全部细节,因为就连我也并不了解他们。但据我所知,他们正在策谋一个大计划。他们不仅拉近和那些有名望的家族的关系,而且也在注意那些重要的政客。我想他们是在试图提升他们的影响力。我不能说出他们这么做究竟在计划什么,不过我还是想要给你点建议。如果你的父母要让你做任何违背你的原则的事情,无论结果怎样都不要去做。我觉得你应该去好好睡一觉,在你还有很长的一天要对付。”理查德抱起彼得带他离开,留下亚瑟双眉紧锁的思考着。过了一会儿,他决定听从理查德的建议去睡觉。亚瑟为这整整一天的事情身心俱疲,一沾枕头就陷入了沉沉的睡眠。


  ---


  阿尔弗雷德坐在亚瑟的房间里,声称他是在试图帮助他的哥哥。不过亚瑟相信他只是在试图让他生气。


  “你的衣服只有正装和傻乎乎的毛线背心吗?在你的衣橱里难道就没有更好点的东西了吗?”阿尔弗雷德抱怨着。


  亚瑟把一件衬衫扔到阿尔弗雷德头上:“如果你还要继续叨叨就给我滚出去!”他忍无可忍的吼道。


  “我在这里是因为,我不想让我的大哥穿着一件毛线背心像一个傻瓜一样出现在聚会上。”阿尔弗雷德边说边把亚瑟推到一边,以便更好地看看他的衣橱。他挑了一件衬衣和裤子扔给亚瑟,“来,把它们穿上,让我们来看看你是不是能看上去不那么像一个白痴。”


  亚瑟抓着衣服到卫生间去换上,当他回来的时候,阿尔弗雷德审视着他。“把衬衣上面的扣子解开,还有把腰带去掉,这样你应该看上去好一些。”阿尔弗雷德说。亚瑟照做之后,感觉有些不安,阿尔弗雷德发现以后便问他怎么了。


  “我就是觉得有点太随便了。”亚瑟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说。阿尔弗雷德呻吟了一声,开始拿头撞墙。


  “你可以随便啊,你是要去聚会!难道你之前没去过聚会吗?”他很想知道他哥到底是哪儿有问题。


  “我之前去过的聚会没有一个是像这样的。”亚瑟回答。


  “好吧,我猜你就是去打个酱油。”阿尔弗雷德说着,同时有点儿重的打在了亚瑟背上。


  亚瑟确实去过一些聚会,所以他很好奇他为什么会对这个聚会感到这么焦虑。“因为他也要去。”他想。阿尔弗雷德无视他哥哥的神游物外,继续给他出主意。


  “聚会三点开始,不过我们应该去的晚一些。我们可以开着法拉利去,这样会让我们看起来更酷一些。”阿尔弗雷德在他被打断之前说道。


  “‘我们’是什么意思?”亚瑟有些焦虑地问。


  “当然是我也会去聚会了。当你陷入麻烦的时候,HERO当然要去救你了。而且基尔伯特这小子好像能搞一个很炫的聚会,所以我想去。”阿尔弗雷德用一种“不接受否定意见”的口吻说道。


  “可以。只要你在那的时候离我远点就行。”亚瑟说。


  ----


  亚瑟说他想完完整整的去参加聚会,因此他把正准备开车的阿尔弗雷德赶了下来。在路上的时候,亚瑟找到了机会问了一个他想问很久的问题:“你能告诉我你在和谁约会吗?还是说你准备保密?”他看了一眼在他眼角视线范围外的阿尔弗雷德。


  在阿尔弗雷德回答之前,他把头扭到亚瑟看不到他脸的那个方向,“很抱歉我还是不能告诉你,不过我总会告诉你的,所以别担心了。”他不像平时那样活泼地说。亚瑟觉得最好还是停止这个话题,因此他让接下来的路上都保持沉默。


  当他们到达贝什米特庄园的时候,房子后面的音乐就传了过来,这让他们真切的感受到了他们是来聚会的。亚瑟惊讶的发现这个聚会比他原本想的要小,在他看来,只有基尔伯特的亲友们才被邀请来参加聚会,因此他很好奇为什么他也被邀请了。就在他不知道该做什么的时候,基尔伯特看见了他们,他拉着一个女孩向他们走过来。


  “我没想到你还带了朋友,真不错,这样这儿就能有更多人了。”基尔伯特带着自信的笑容说道。


  “你好啊!我叫阿尔弗雷德,他弟弟。”阿尔弗雷德回以笑容。


  “这是我女朋友伊丽莎白。这位粗眉毛的就是我们之前说到的弗朗西斯的朋友。”基尔伯特明显在【朋友】上面加了引号。


  一声尖叫打断了亚瑟对于他被标记为弗朗西斯的朋友的控诉:“你们两个在一起简直完美!我去拿相机过来,在这之前别让他俩碰见。”伊丽莎白说着跑向房子。亚瑟站在那儿,迟钝地意识到为什么基尔伯特第一次见面就邀请他来聚会。


  “伊丽莎白拿来相机之前,我先给你介绍一下来这儿的其他人。”基尔伯特说道。在和他一起走的时候,亚瑟知道了之前罗维诺吵吵的那个人是安东尼奥,他看见路德维希,费里西安诺和罗维诺也都在这儿。


  “嘿罗德里赫,你男友瓦什在哪儿呢?”


  亚瑟转身看见基尔伯特在对一个有着巧克力棕色头发的眼镜男说话。


  “他、他不是我男友!”罗德里赫有点结巴地说,脸慢慢变红了。


  “原来你还没鼓起勇气和他出柜啊,你要是再磨蹭久一点伊丽莎白可就没耐心让你们自己在一起了。”基尔伯特假笑着说,在罗德里赫反驳之前伊丽莎白就拿着相机出现了。


  “快去把弗朗西斯找来,我想赶紧给这俩人拍照!”伊丽莎白兴奋地跳上跳下。


  在亚瑟控诉之前基尔伯特就跑去找弗朗西斯了,他想逃跑但是阿尔弗雷德却拽住了他。“让我走!你这饭桶!”因为害怕即将要发生的事情,亚瑟边说边想摆脱阿尔弗雷。“没门!我想看看要发生什么了。”阿尔弗雷德大笑地说着。


  “你想给我看什么,基尔伯特?”当亚瑟听见并且立刻认出这是弗朗西斯的声音的时候他僵住了。当弗朗西斯过来看见他的时候一脸震惊:“亚瑟怎么在这儿?”他不敢相信地说。他没能得到回答,因为阿尔弗雷德把亚瑟推向了他。弗朗西斯条件反射地接住了亚瑟,伊丽莎白立刻把在她面前发生的这一幕拍了下来。亚瑟从弗朗西斯怀里起来并且马上对阿尔弗雷德大吼。


  “你特么的为啥这么做!”他冲阿尔弗雷德吼道。阿尔弗雷德只是不停笑话他哥哥那么明显的尴尬,同时弗朗西斯也对基尔伯特生气了。


  “你什么时候请他过来的?而且你怎么都没和我说过?”他有点脸红地问基尔伯特。


  “因为我觉得邀请你男友来参加一下聚会挺好的。”基尔伯特脸上带着嘲笑说道。


  “我们没在一起!”弗朗西斯和亚瑟同时吼道。


  “别那么紧张嘛你们两个,开玩笑的。”基尔伯特这么说,但是他的表情却在说其他方面。亚瑟压着怒火,想着就算他父母让他待在这儿他也要回家去。“那么就这样,啤酒和食物都在那边,你们要是需要什么就来找我。”基尔伯特说着和阿尔弗雷德走了,可能是在计划什么坏事。亚瑟过去拿了一杯啤酒,他正喝着的时候费里西安诺凑了过来。


  “嘿!你是小菊的朋友亚瑟!想和我们玩游戏吗?”费里西安诺讨喜的问道。亚瑟点点头跟着费里西安诺走了,觉得他至少可以试着去社交。


  ---


  玩了几个小时以后,亚瑟觉得有点醉了。在他酒量不好的情况下,玩喝酒游戏你也没法期待别的了。他觉得自己站不稳的话最好还是坐在长凳上,过了一会儿基尔伯特向他走过来,脸上带着亚瑟一看就觉得没什么好事的笑容。“大家都在一起要玩游戏了,你也得来。”基尔伯特没给他拒绝的机会,拉着他走向人们站着的地方。


  “人都到齐了,现在开始解释一下这个游戏。我们要来寻宝!”基尔伯特大声说着,好像这是一个超级无敌赞的主意。亚瑟皱着眉,不知道基尔伯特这是要干嘛。


  “小队已经分好了,路德维希和费里西安诺一队,安东尼奥和罗维诺一队,基尔伯特额伊丽莎白,弗朗西斯和亚瑟,还有我和罗德里赫。”阿尔弗雷德脸上带着愉快的笑容。


  亚瑟唯一能做的就是给这个叛徒一个死亡注视。之后他注意到他们三个都微笑着朝他这个方向看,这让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每个人都和自己的搭档过去拿到了上面写着要寻找的东西的纸。


  “第一个找到他们宝贝的人将会得到超棒的奖励!”在队伍都离开去寻找宝物的时候基尔伯特大声说着。亚瑟看了看他的纸,上面写着让他们去找一朵金合欢花。


  “在花园里应该会有。”弗朗西斯从亚瑟肩膀上看着纸条说。虽然对之前有些尴尬,但亚瑟还是点点头跟着弗朗西斯去花园。


  然们走了一段时间以后,他才意识到他现在的处境有多么危险。他在和一个他可能有感觉的家伙独处,而且他还喝多了。凭借经验他知道他喝多了的时候行为怪异,想着要避免灾难,亚瑟有些焦急地寻找花结束这个寻宝游戏。


  “之前的事情我很抱歉,基尔伯特喜欢开玩笑而且他很喜欢开那种玩笑。”弗朗西斯说,打破了花园中的沉默。


  “我知道,我弟弟也这样。”亚瑟尽力不去说得太多。这之后他们都在找花,气氛更加沉默了。


  之后亚瑟找见了金合欢并且摘了下来,就在他走向弗朗西斯准备告诉他找到了花的时候,他被石头绊倒了。弗朗西斯今晚第二次接住了亚瑟。“你还好吧?”弗朗西斯关切地问他。亚瑟从来或者永远也不知道他能那么干脆的做这事——当他抬头看弗朗西斯的时候他吻了上去。当他亲吻他的时候,无数关于弗朗西斯可能会做的事情的想法在他脑中奔腾而过,但是他一点儿也没想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弗朗西斯把他拉得更近并且吻了回去。


  当他们彼此分开时他们都只是站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弗朗西斯正准备说点什么的时候就被伊丽莎白打断了。“该死!我错过这个了!”她噘着嘴说。弗朗西斯和亚瑟转过去看到她手里拿着相机。亚瑟的脸开始变得通红,他真想消失掉。


  “大家都在里面等着,所以咱们也最好过去。”伊丽莎白说,她还在为错过他们接吻而沮丧。之后在她跟着弗朗西斯和亚瑟回去的路上,她一直准备好她的相机,希望还能再发生点什么别的。


  他们进了房子以后伊丽莎白就跑开了,可能是去告诉基尔伯特和阿尔弗雷德刚发生的事情。安东尼奥看见了他们,把他们叫过去和大家一起看电视。亚瑟和弗朗西斯尴尬地挨着坐下,大家都在周围的时候他们也不能对彼此说他们真的想说的话。


  ---


  当其他人都准备回家的时候,亚瑟在叫唤着独角兽之类的,只有一点醉了的阿尔弗雷德在旁边看着他。“真应该让那个让他喝酒的人来应付他。”阿尔弗雷德说,希望他哥哥喝醉了以后能不要这么发疯。他接着想起来他们两个今晚都不能开车回家了,忍不住叹了口气。“嘿基尔伯特,我们今晚在你家借宿一宿可以吗?”阿尔弗雷德表示他真的很累。而基尔伯特毫不犹豫就同意了。他们两个试图把亚瑟送到楼上的客房里,但是他们都喝多了,根本做不到。然后弗朗西斯走了过来,提议让他来把亚瑟送到房间。


  在上楼的时候,亚瑟含糊地说着不要让小精灵喝啤酒了之类的话,弗朗西斯把他拉上楼,并且给他盖好被子以后,他就睡着了。弗朗西斯看着熟睡的亚瑟笑了笑,并且在他额头上吻一下。“做个好梦(注:原文为法语)。”弗朗西斯低声说。然后他便关上门出去,让亚瑟好好地睡觉。


  chapter 5


  亚瑟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他立刻觉得还不如别醒来。宿醉之后,他简直要花费他全部的意志力才能从床上起来到楼下去。当他看到阿尔弗雷德正在客厅看电视的时候,他决定去问问他昨晚到底疯成什么样了。他坐到阿尔弗雷德身边,一边按摩头部一边问道:“我完全醉了以后发生什么了吗?”阿尔弗雷德在回答之前貌似还稍微想了一下。


  “你想调戏费里西安诺,所以路德维希就生气了,带着费里一起离开了。伊丽莎白给你穿上了裙子而且还拍了点照片,现在可能已经放到网上去了,而且你还在泳池里面裸泳来着。”阿尔弗雷德数着手指头说道。亚瑟张着嘴看着阿尔弗雷德,不知道该说什么。过了几秒钟阿尔弗雷德裂开嘴大笑起来:“我就知道你肯定会以为你真的做了那些事!”


  之后亚瑟就开始追着阿尔弗雷德跑并且骂他。因为很好奇为什么会发出这些声响,弗朗四喜和基尔伯特走进了客厅,他们带着被逗乐的表情看着在他们面前发生的事情,完全没去阻止。过了一会儿基尔伯特看腻了,便对他们喊:“你们能不能别在我家里打?!”亚瑟停下来抓着他的头,基尔伯特响亮的声音让他宿醉后的头疼又回来了。


  当他准备向基尔伯特吼回去的时候他发现弗朗西斯就站在他旁边。他们俩的目光简单的接触了一下,亚瑟就脸红地移开了视线。他想跟弗朗西斯说话,但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他迫切地想说点什么,所以他弱弱地说了句hello,弗朗西斯则回了他bonjour。亚瑟觉得弗朗西斯好像和他一样紧张。


  “你看上去不太好,我猜你昨晚喝的有点高了。”基尔伯特说着戳了戳亚瑟的脑袋。


  “我可从来不知道他能把独角兽和小精灵说得跟真的存在一样。”阿尔弗雷德转着眼睛挖苦地说。亚瑟想要对阿尔弗雷德发火,但是他想了想还是没这么做。当他好像他们确实存在一样的谈论那些魔法生物的时候,他总是会被人用奇怪的目光看待。


  “我来做点早餐吧?这样亚瑟就能回家去了,在我妹妹去之前还能休息一下。”弗朗西斯说着走向厨房。亚瑟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他完全忘了米歇尔今天要过来。


  “为什么你妹妹要去他家?”基尔伯特满脸疑惑地问弗朗西斯。


  “他们要结婚了,我还没跟你说过吗?”弗朗西斯叹了口气,继续找食材。


  “你一点儿都没说过。”基尔伯特嘟哝着。


  “我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事。”弗朗西斯说,他的头发遮住了他脸上的表情。弗朗西斯做饭的时候,亚瑟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电视里面在演一个有点傻的真人秀,但是他并没有怎么看所以没有换台。他看着屏幕,但是思想却在别的地方:他在思考该怎么对待弗朗西斯。


  在聚会上他忘了他和米歇尔订了婚,所以他做了和预期完全不同的事情。他也对是否应该处理一下他对弗朗西斯的感觉而迷惑,他吻了他,但是他却要和他的妹妹结婚。整个世界都在说他不能和弗朗西斯在一起,但是他的心却让他和世界对着干。在等弗朗西斯做好饭的时候,他衡量着该听哪一个的话。


  ---


  早餐在沉默中进行,因为没有人知道该说点啥。亚瑟吃饭的时候无视掉了其他人,一边头疼一边还在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他太专注了,完全没听到阿尔弗雷德问他的话。“我说我来开车,要是让某个宿醉的家伙开车带我回去我会很没安全感。”亚瑟点点头,回到现实。当他们准备离开的时候亚瑟朝弗朗西斯看了一眼,希望他很快就能见到他。


  “我不能再想他了,和他在一起是不可能的。”他这么对自己说,但他心中的一部分很好奇是不是真的能在一起。


  当他们走向车子的时候,基尔伯特对亚瑟和阿尔弗雷德告别:“有空就过来吧,和你们呆在一起挺开心的。”亚瑟告诉他会来的,有那么一瞬间亚瑟很想知道,他下次再来是因为父母让他来还是他自己想来。把这个想法甩开,他坐进了副驾驶座,在他们开车离开之前又看了一次弗朗西斯。


  --


  亚瑟本以为他们一上车阿尔弗雷德就会开始不停问他各种事,但是让他不敢相信的是阿尔弗雷德在回去的路上一直很安静。直到他们快到家的时候阿尔弗雷德才开口:“我不会告诉别人我们在基尔伯特家的时候发生的事情的,至于彼得和理查德,你想说的话就说吧。”他的脸上一副我懂你的表情。亚瑟对他说的话很无语。“说得好像他知道我在经历的事情一样。”他想着,然后这个想法提醒了他。


  “你和一个男孩在一起了!?”亚瑟声音大的快让所有人听见了。阿尔弗雷德露出很惊讶的表情,一开始他似乎是要否认,但是在看到亚瑟一脸严肃之后他还是决定坦白。


  “没错。我觉得你现在应该能明白我为什么对此保密了。我也必须强调,咱爸妈不知道聚会上发生的事情的重要性。如果他们知道了的话,我不愿去想会发生什么。”


  当他们到庄园的时候他们都沉默着。亚瑟注意到他父母的车子不在,这让他松了一口气。在他对自己要做什么还感到很迷惑的时候面对父母是很不合适的。他们一把车开进车库他就告诉阿尔弗雷德他要回房间。他走的很快,一点都不像瞧见那些提醒他他还在父母控制之下的刺骨的目光。


  他一进房间就滑坐在地板上,把头埋在手里。在敲门声响起之前他都不知道自己这么呆了多久。“我能进来吗,少爷?”听出来那是理查德,他咕哝着说可以。理查德走进来,看见他的主人情侣低落地坐在地上,“怎么了?我想从阿尔弗雷德那里知道一些细节,但是他让我来问你。”理查德的语气中流露出关怀。


  一开始亚瑟本来不想和理查德说,但是他没办法阻止自己。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建议。“我吻了他,就这些,有那么多人却只能是他。”


  “你吻了谁?”理查德在亚瑟旁边跪下来。


  “我吻了弗朗西斯,我亲他的时候都忘了我和她妹妹订了婚。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亚瑟把头从手中抬起来,求助似的看向理查德。


  看着亚瑟心里这么乱,理查德决定把他推向正确的方向:“我能说的只是,你父母的命令并不能规划你的生活,有时候你必须自己做决定。”亚瑟思考着理查德的话,认识到这和他所想一致。听了理查德的话,更增强了他之前不服从父母的想法。


  “米歇尔一会儿就来了,虽然是你父母命令要热情款待她,但是不这么做也是很没礼貌的。如果你有什么其他需要的话你只管说。”理查德说,他让亚瑟自己好好想想。门关上的时候亚瑟开始准备。虽然他要见米歇尔,但是他不准备再听他父母的话了。他要做他想做的事情,喜欢他喜欢的人,他们不能再控制他的每一个行动了。而首先他要去告诉米歇尔他不会和她结婚。


  chapter APH6


  前前后后地走来走去,亚瑟感觉浑身充满了肾上腺素。他终于准备再一次反抗他的父母了。不过这一次,他不会再像一只夹着尾巴的狗逃走了。他的父母可能会对他做的事情快速从他脑中掠过。汽车驶近庄园的声音把亚瑟的注意力拉向大门。他充满活力的跳起来,开始对米歇尔感到有点抱歉。“我只希望她不会让我用糟糕的方式解除婚约。”他想。


  门开了,当亚瑟正要去迎接米歇尔的时候他停住了,因为他看见了意想不到的事情。米歇尔身后跟着弗朗西斯,他之前期待见到的人正走过门口。


  “抱歉打扰了,但是弗朗西斯坚持要跟过来。”米歇尔道歉地说。亚瑟回答说没关系,同时在规划着他要做的事。他还是计划要解除婚约,但是弗朗西斯在这儿会让他的计划多绕些弯子。


  “午餐准备好了。”亚瑟听见一个仆人说道。亚瑟微笑着邀请弗朗西斯和米歇尔来吃午饭。在去餐厅的路上,亚瑟开始计划着怎么在弗朗西斯也在的情况下解除婚约。当他感觉到有一张纸条被塞进他右手的时候,他的思绪中断了。


  “看它之前别做傻事。”弗朗西斯低声说,保证只有亚瑟能听到。疑惑的看了弗朗西斯一眼,亚瑟很想知道什么算是傻事。最后,亚瑟还是决定不做什么太过极端的事情。


  在他们开始吃的时候,亚瑟想要看看弗朗西斯给他的纸条。在他从兜里拿出来之前他注意到了一个仆人正盯着他看。“看来他们是准备在米歇尔在这儿的时候全方位监视我了。”他想,“我不能等到弗朗西斯和米歇尔都走了才看它,它可能很要紧。有客人在时候进卧室又有些太可疑了,我应该在哪儿看它才能不被我父母发现?”


  过了一会儿他就知道他可以去哪儿了。他道了个歉从桌边离开,走向了厕所。在把门关上并锁好之后,他从口袋里拿出了纸条。


  【不要做任何会让你父母怀疑昨晚发生了什么的事情。今天午夜溜出来在你家那棵大柳树下等我,我有事情想和你谈谈。】


  亚瑟又读了一遍,确定自己已经记住了以后就把它撕碎了扔进马桶里冲掉。“看来我要和米歇尔解除婚约得过一阵了。”他自己咕哝着。


  亚瑟坐回座位的时候,带着他希望能传达出“这最好是好事”的表情。他转向米歇尔,好像他从没想过和她解除婚约那样跟她聊天。午饭之后米歇尔离开去参加聚会,亚瑟很高兴的送她离开,就因为他们的会面终于结束了。他们走了以后他就到图书馆去打发见弗朗西斯之前的时间。他随便拿了一本,就挑到一本写海盗的书。


  他一边读一边对海盗那种简单的生活感到羡慕。“他们不用去担心承诺,父母以及一个侵略他们思想的烦人的法国人。”他叹着气合上了书,甚至没意识到他又想到了弗朗西斯。他打了个哈欠,发现自己真的挺累的了。他想他就休息一小会儿,于是阖上了眼睛,没过多久他就睡着了。


  ---


  “亚瑟醒醒,我好无聊,陪我玩嘛~!”亚瑟睁开眼睛看见彼得正站在他面前。“现在什么时间了?”他揉着眼睛问。“是你该陪我玩的时间啦,所以动动你的懒屁股陪我玩金刚战队。”彼得呜呜地说着,不想得到和任何拒绝的回答。看了看外面还亮着,亚瑟松了一口气,知道他并没有错过和弗朗西斯的见面时间。彼得拉着亚瑟的手想把他从座位上拉起来。


  “好啦我陪你玩,别这么用劲儿地拉我的手。”亚瑟想他至少可以和彼得玩来打发时间。当彼得犯困的时候亚瑟觉得很惊讶,他本来以为还得玩一会儿的。他对打着哈欠的彼得说:“该睡觉啦,”彼得想要抗议,但是却被又一个哈欠打断了。


  “可是我们还没玩完呢。”彼得含糊地说着。亚瑟对他的弟弟笑了笑,告诉他明天再玩,亚瑟在屋子里跟着彼得,确认他准备去睡觉而且没有吃任何让他能熬一个晚上的甜食。


  在他走进厨房准备拿点东西吃的时候,他发现厨师已经走了,他没有自己做东西吃,只是抓了几个苹果回自己的屋子。


  进屋的时候他看到彼得在他床上把自己卷成了一个球。“怎么了彼得?”亚瑟问他,彼得抬头看着亚瑟,眼泪从脸上落下来。


  “妈咪和爹地说我不能和Samantha交朋友,因为她家不富裕。”彼得说着,流的泪更多了。


  “谁给他们权力让他们管彼得要和谁交朋友的?”亚瑟生气的想。亚瑟想告诉彼得他不用听父母的话,但是他却没这么做。他忘了彼得要违背父母的意愿是很困难的,他还只是个孩子,所以有时候他不知道父母错了。亚瑟也不想他因为反对父母而遭受惩罚。最终,亚瑟所能做的只是抱着他,直到他哭乏了睡着。


  ---


  11点51的时候亚瑟准备离开他的房间。他最后一次检查彼得,确保他确实睡熟了。他不希望彼得醒来发现他不在然后去告诉他爸妈这件事。他翻出窗户,踩着石雕间的缝隙从墙上爬下去,黯淡的新月让他不得不非常小心地寻找他的落脚处。当他下到一半的时候他听到下面传来了脚步声。


  亚瑟立刻僵住了,希望下面那个人不要向上看。他向下看了看,那个人已经走开了并且消失在了庄园的另一边。亚瑟继续向下爬,在小心的同时尽量不发出声音。


  当他到底地面以后,他看了看周围,然后借着暗淡的月光和阴影隐藏自己,跑向那棵柳树。


  他一看见柳树就匆匆跑到它提供的荫蔽下。亚瑟确定了一下没有人跟着他之后,爬上了树,在他最喜欢的一处地方等着弗朗西斯出现。


  不久之后他就看见弗朗西斯向柳树这边走来,他从树上下来,双手抱臂,等着弗朗西斯先开口。


  “你这穿的什么?”弗朗西斯看着他的绿色斗篷说。


  “是我在中世纪节(注:欧洲的一个节日)经常穿的斗篷,我今晚穿它是因为它能很好的把我伪装起来。”亚瑟耸耸肩说道。


  “把它搁这儿吧,不然你会看起来像一个白痴一样走来走去。”当亚瑟知道他们不会待在树下的时候他挑起了眉。“我不想在大树下压低了嗓子来谈论一个严肃的事情。”弗朗西斯带点嘲讽地说。亚瑟决定看看弗朗西斯到底想做什么,他从肩上解下了袍子。


  弗朗西斯带着亚瑟——他相当好奇这是要去哪儿——顺着他来的方向走回去,他们走到了围绕着庄园的树篱,当弗朗西斯拨开枝叶露出了署理上的洞的时候,亚瑟惊讶地喘气。他很好奇弗朗西斯怎么会知道他和阿尔弗雷德和彼得在小时候做的这个洞,他想这个问题可以放一放,于是他钻过这个洞到了附近的一个公园。


  当他们离房子有两条街区远的时候,亚瑟就问弗朗西斯那个他一直在想的问题。“在我们讨论你想干什么之前,你得先回答几个问题。首先,你怎么知道树篱上那个洞以及在柳树附近视野不好很难被发现?还有我们这是要去哪儿?”亚瑟快速且不停顿的问他。


  “前两个问题你得感谢阿尔弗雷德,在你喝多晕过去以后,我就跟他说我之后想和你聊一聊,他告诉了我我们应该在哪儿见面以及我该怎么进入院子而不被发现。至于你最后一个问题,在来这儿的路上我就在想一棵大柳树没法提供我想要的气氛。”弗朗西斯转过身对亚瑟眨了眨眼。亚瑟继续跟着弗朗西斯,还是很想知道到底是要去什么地方。


  几分钟后他们走上了山路,虽然对他们的目的地更加困惑,但亚瑟还是没说话,并且愉快地从树林间穿过。他从小的时候就喜欢在户外玩耍,当街上的灯光几乎照不到他们的时候,弗朗西斯拉上了亚瑟的手保证他们不会分开。虽然周围一片漆黑,但是在亚瑟看来弗朗西斯完全知道他们在向哪儿走。在转过几道弯以后,他们终于到达了他们的目的地。


  亚瑟很喜欢他眼前的景象:他们在一处有一些树木还有空地可以坐的山崖边,而最让他惊叹的是从他所站的地方他可以看到整座城市。亚瑟欣赏着城市夜景,一时间忘了他们来这里的目的。


  “很漂亮,不是吗?”弗朗西斯说着坐了下来。亚瑟点头坐在他旁边,享受着身边的宁静。过了一会儿,弗朗西斯开口了:“我带你来这里,是不想我们的对话被别人听到。”他拉住亚瑟的双手,直视着他的双眼,继续说道:“我想对你说这句话很久了。Je t'aime Arthur。”


  亚瑟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他的告白。因此他用亲吻代替了语言来回应他。弗朗西斯加深了这个吻,并且放开了亚瑟的手转而捧着他的脸,亚瑟搂着弗朗西斯的脖子,努力让这个吻来表达他无法用语言说的事情。


  当他们分开以后,亚瑟终于说出了他想说的话:“I love you Francis。”亚瑟还想再亲一次,但是弗朗西斯制止了他。


  “等等,我还没有把所有我想说的都告诉你。”亚瑟点点头,放开弗朗西斯等着他继续说。“我知道你想但是你现在还不能和我妹妹分手。以你弟弟告诉我的,你父母不会轻易放过这件事而且很可能会惩罚你。虽然还不完善,但是我想出了一个计划,让你我两家都能认为你们两个的婚姻并不是必要的,你只需要耐心一些,等待机会到来的时间。”


  亚瑟笑了,缓慢地摇着头:“我的父母不会因为你做的什么事情放弃这场联姻的,他们一旦下定决心,就会不择手段达成目标。”他苦涩的说道。


  “我不是让你不和我妹妹分手,只是还需要时间。”弗朗西斯说。


  亚瑟想让弗朗西斯高兴一些,于是他同意了他的计划。不过在他脑中,他对弗朗西斯想出来的任何计划都不抱有希望。


  ----


  回到柳树下,亚瑟穿上他的斗篷,把脸转向了弗朗西斯。“我什么时候还能再见你?”他安静地问,希望很快就能再见到他。


  弗朗西斯只是微笑着说:“命运会为我们决定的。”再给了亚瑟一个很快的告别吻后,他转身走向了那个秘密出口。在亚瑟走回他房间的时候,他希望命运能够对他好一次。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