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醋橙子

一个透明写手

[TVB西游记] 再续小雷音

发现了两年前没有后续的粮😂好吃好吃!!
(我到底掉进一个多冷的坑啊要哭😷)

越有木:

TVB1998西游记小雷音寺篇衍生,正剧,是的我是来卖安利的!陈空空可爱张空空帅!!吃我粤语猴儿大安利啦!!这篇的话…虽然是陈空空衍生,然而其实性格偏向张空空更多啦…当作张空空看也没有问题!









可能有一点通臂×空空的倾向(。ゝω・。)ゞ


金箍棒对上擎天柱的一刻悟空心里便是一惊,兵器交接处如泰山压顶般连绵不绝的压力让攥着金箍棒的手心不禁冒出冷汗。不过区区几日,通臂猿猴此时的法力修为高得异常,犹如碾压之势,实在是万分奇怪,更不休提几日前通臂强吞听谛神兽被反噬几乎打回原形,且不论法力修为,就连招式动作也是进了不止一个层次,招招狠戾迅疾,分明是要他性命。
通臂猿猴与他本分属同类,只是被嫉恨之心蒙了耳目,千年修为一朝毁,悟空本就有怜惜之心两次取胜都放其性命,原以为通臂此次卷土重来不过是强弓末弩之势,却不想如此来势汹汹且通臂此时的功力远超出他所料。
分心之时堪堪避过身后一棒,通臂猿猴冷笑着后退几步,出手又是极其狠戾的杀招,悟空匆忙迎上,忙于化招之时却又想起早先师父叮嘱要他不得伤人,便是更加为难,这要他如何去化他。
一时分神就眼见通臂一晃身闪过,出招便是那乌鸦精的绝技乌鸦嘴,然威力远不是乌鸦精所能及,悟空震惊之下忙挥棒去挡,通臂收回此招忽又打出一招牛魔拳,悟空措手不及一招正中胸口,通臂见此机会化出听谛的麒麟脚接连几招,只打得悟空口吐鲜血跌落云端。
通臂得意至极在云头上蹿下跳,又化出罗刹国宝芭蕉扇,一阵狂风扇去,三藏师徒便不见踪影。
黄眉急忙要追却被通臂按下,“孙悟空的金刚不坏之身已被我麒麟脚所破,如今他们师徒已是我池中之鱼,插翅难逃,且放他去,我倒要看看他还能作何挣扎!”说罢一阵狂笑,尽显得意之态。那万妖国助阵群妖见其得胜便高呼万岁,一时峡谷中喊声震动,妖气冲天。


且说三藏师徒被芭蕉扇扇出千里之外,好一会儿才恢复元气,便开始担心通臂猿猴再次追来。八戒老沙急得绕着悟空打转想计策,就连一向淡然的唐三藏也是焦虑不已。情急之下悟空忽然计上心头,拔下一把毫毛吹出,只见忽然现出又三组师徒四人,活灵活现与本体无二。
八戒瞬间明了,大声称妙,“师兄啊,你这招以假乱真,金蝉脱壳真是厉害!”见老沙和三藏依旧是面有困色便接着解释道,“师兄用化身替了我们,这三组化身连同我们向着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分别跑路,就算是那疯猴子也难分辨!”老沙听得满脸崇拜之色,连三藏也舒缓了眉头放松了些。
悟空再一挥手,那几个化身便没了踪影,片刻后出现在数十里之外,老沙扶住三藏,师徒几人不多言语快步离开。

峡谷中乱石嶙峋之处,通臂猿猴携群妖在此休憩,正是一派得胜愉悦情景。忽然负责监察的梦魔上前来报三藏师徒不见了踪影,通臂正要训斥梦魔监察不力忽又得一旁黄眉提醒,便化出玄光镜追踪三藏师徒去处,哪知不看倒好,一看群妖皆惊。
只见通臂手臂一挥,半空里竟现出四个玄光镜面来,四处地处风景各不相同,可那急急赶路的身形不是三藏师徒又是谁?
“师弟?这……?”黄眉不解,皱着眉头看向通臂,却惊觉自家师弟气得青筋骤起咬牙切齿。
“这死猴子真是奸诈小人!死到临头竟敢这样戏弄我!”通臂攥拳骂道,随手恨恨一挥,不远处一块巨石随即炸裂开来。
“可是化身之法?”黄眉上前问道。
“正是。”
“那又有何惧?径直去破了那化身不就行了吗?”黄眉不以为然,通臂却略显为难地啧了一声,“师兄有所不知,灵明石猴晓天时,通变化,他那变化之术如得天成,毫无破绽,就算是我也难辨真假……”
“师弟无需担忧,那便率了群妖去,逐个打了!”
“不行!”通臂猛然转头直瞪着黄眉,“我与孙悟空有约在先须得单打独斗,今日他败于我手下狼狈而走,倒使出这般化身伎俩妄图瞒天过海,他已是小人在先,我若再遣群妖打杀他倒反而更显我不义!”
“难不成就这么放他走了?”
“怎么可能?”通臂冷笑道,“呵!不过他这般欺瞒我,我又岂能毫无表示?众妖听令!”
“白骨精与梦魔各带二十分别往东西去追,蜈蚣精带二十往南去堵,师兄你再带二十往北去截!”
“孙悟空已被我打成重伤,元气大损,你等一定记好,务必试探仔细了,如遇上化身即可打杀了无妨,若试出他真身,速速回来告我,切记不得伤他性命!”
群妖领命而去,黄眉转身欲走却被通臂叫住,
“师兄你去拿我造天旗来,他既然要玩,我便陪他玩个痛快!”


三藏师徒一路匆忙赶路,内心都很是焦急却又不多言语,白龙马早前就栓在了废庙口的树下,此刻三藏只得由老沙搀着一路奔跑,时候长了便有些体力不支,但看了一眼跑在前面不远处提着铁棒一直紧张地前后眺望环顾的悟空,便什么都没说。
八戒紧跟在师兄身后,跑得乏了却又害怕通臂再追来,心里正在纠结忽然被跑在前面的悟空伸手拦住,差点摔了,正要开口埋怨但见眼前的大路正在以可见的速度消失,平空里忽化出一座巨山来直直挡住了去路。
“这?”三藏惊得瞪大了眼,忽然被悟空托住袖子跑向另个方向。
“走这边!”
哪知师徒几人刚跑出几步面前又现出一条宽不见尽头远难测长短的大河来,悟空忍不住暗骂一声,连忙搀住三藏往后退了几步。

老沙焦急但是不解:“大师兄刚才不是变了化身,这是怎么回事啊?”
“蠢啊老沙!师兄刚才被那疯猴子打伤,法术一定肯定不如平时啦!一定是被看穿了呀!”
“那…那疯猴子不是很快就会追上来啊?”
“是啊!”八戒答道,一边凑上前来紧紧抓住悟空的胳膊,“现在怎么办啊师兄!看来你的化身肯定被那疯猴子识破了啊!他一定是追上来了啊!”
“大师兄!那疯猴子一定不会放过我们的!师父…师父不能死啊!”老沙说到激动处便嚎啕大哭起来,两人争执吵闹着听在悟空耳里只觉得脑内一阵嗡嗡作响,终于大喊一声闭嘴两个师弟才安静下来,却触动了伤口,不住地咳了起来。三藏看在眼里满是心痛,几次开口问他伤势却只得无恙的回答。悟空看着师父复杂的眼神和两位师弟六神无主的模样,心里更多了一份焦虑,咽下喉头一口腥甜,缓缓开口道:“师父无需太过担心,通臂猿猴本就有移山化海的本事,方才不过是在试探,他还没有发现我们。”
“可是师兄你怎么知道啊?难不成你那化身还没被发现?”
“那化身是我真元所化,就算是如来佛祖要分辨也不容易,师父,我们赶紧走吧!”
悟空安慰道,一手扶着三藏往另个方向跑去,却又暗自陷入了沉思。
若通臂猿猴这一关是他命里注定的劫,本想渡他却弄巧成拙,如今不仅渡他不得反使得通臂坠入妖道,一念生而万恶作,这一切皆因他当日飞扬跋扈自作聪明而起,今日无论付出如何代价,也要保得师父性命,断不能连累师父和两个师弟。

唐三藏本就是凡人,连续跑了许久终于力竭昏了过去,老沙背起师父又跑了一段,终于见得一个破庙,便扶了三藏进去。三人商量一番便派老沙前去南海求观音菩萨帮忙,谁知老沙一去三日却带回观音不肯去的回答,如此三人彻底没了主意,眼见三藏身体越发虚弱而通臂猿猴又不知何时会追来,六神无主完全不知如何是好。

八戒与老沙照顾着三藏,忽然见到本站在门口守着的悟空走了进来,忙上前问道:“师兄你不在门口守着,进来干什么啊?”悟空却不回答,径直走到老沙扶着的师父旁边半蹲下来,凝视着三藏。
“大师兄你快想想办法啊,师父…师父这样下去……师父不能死啊!”说到焦急老沙又不禁嚎啕起来。
“是啊师兄,那疯猴子迟早会追上来,到时候我们不是死定了啊!”八戒也急道,满屋子转圈。
悟空却似没听见一般始终一言不发,只抚上了三藏的手腕,感受着他的脉搏,许久像是下了决心一般咬住了嘴唇猛然站了起来,吓了八戒老沙一跳。

悟空后退一步,却又缓缓跪下对着三藏连拜了三拜,然后转身向着门口走去。八戒大惊忙去拦他,却见悟空持着金箍棒在地上敲了几下,片刻地面上钻出了山神土地。
“大圣爷有何吩咐?”山神土地恭敬道。
“我师父肉体凡胎,有劳土地你速去周边寻些水来,务必助我师弟照顾好我师父。”
“再有劳山神速去疏散了这方圆十里的飞禽走兽,生灵无辜,只怕会牵连。”
山神土地听得虽然不解,却仍是恭敬答道,“大圣所托小神一定尽力而为。”
“多谢二位。”

山神土地各自领命之后便化了自走,老沙听得奇怪便问道,“大师兄啊,你是想到办法了?”
八戒抢道“那是自然,师兄既然这么说一定是有把握啦,对吧师兄!”
“那师父和我们有救啦?!”老沙听八戒所言忍不住喜形于色,在还在昏睡中的三藏耳边道“师父你安心地休息吧,大师兄已经想到办法啦,一定会救我们的!”
悟空拎起金箍棒上前几步郑重地抓着老沙的肩膀道,“老沙,师兄走了你一定照顾好师父。”
“老沙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悟空笑了下拍了拍老沙的肩膀又转身看向八戒道,“老猪,师父和师弟就交给你了。”
敏锐如八戒觉察到他语气中不对,忙一把拦住悟空,“师兄你去哪里?你不会要找那疯猴子?你找死啊!”
“你才找死啊你个死肥猪!”悟空骂道,八戒许久不曾听到这般叫唤,又听得悟空底气十足全然不似几日前那虚弱模样不禁眼前一亮。

“你们几时见过大圣爷找死啊?”
“有啊大师兄,”老沙诚恳道,“当年大师兄你大闹天宫触怒如来佛祖……”话未说完便被两位师兄瞪了回去。
“那…师兄你准备怎么对付那疯猴子?”
“怎么说我也是齐天大圣,有的是办法收拾他!老猪老沙!我不在的时候……你们一定……一定照顾好师父。”
“放心吧师兄!”

悟空再看着依然没有意识的三藏和两个仿佛胜劵在握激动得不得了的两位师弟,眼里似有千般情绪,然而只是咬了咬唇什么都没说,一晃身消失在破庙门口。

黄眉领了通臂猿猴之命带着一路妖精往北去截三藏师徒,走了许久却不见全三藏几人的踪影,不禁暗自揣度起来。
“孙悟空已经被我师弟打成重伤,那头猪和胡子也难有作为,照理说他们已经是插翅难飞,怎么短短几个时辰就完全不见了踪影,难不成是那猴子……用了什么障眼法?”
黄眉正寻思到这里,忽然前面派去的探路小妖回报前方有变,黄眉一个箭步奔上前去,看清眼前情形愣了一下。
只见不远处一块嶙峋巨石丛上,自家师弟心心念念的那只死猴子正背对着道路静坐调息,奇怪的是环顾周边竟不见三藏等人。
黄眉怀疑有诈,不敢上前,即使对方已是伤重之身,黄眉依然决定先试探一番。

黄眉使个眼色示意众妖从四面包抄,同时暗自起手捻出一件连环剑,忽然出招一道黑光闪电般地直逼悟空面前,与此同时周边小妖各自拎起八般兵器直直地冲着悟空头上砸了下去。
就在那时间黄眉只觉得眼前闪过一阵金光,刺眼得下意识挡了一下,可就是这一挡之时,忽然全身发软,双膝无力直跪了下来。

睁眼便见四下妖精躺倒一地,各个都被打回原形,金箍棒正横在自己眉间额前,其主人稍一动手自己便会成这棒下亡魂。
纯粹的杀意从那铁棒头上蔓延而来,黄眉只觉得全身发冷,竟使不出一丝的法力,而更让他感到害怕和惊讶的是,本应重伤的孙悟空竟然还有如此法力,他带来的那群妖有百十之众,个个都是万妖国之精英,竟在过不了一招便被打回原形,果然……

不愧是……齐天大圣。

黄眉颤抖着抬头,孙悟空面无表情一言不发。

“要杀就杀了,”黄眉强作冷静道,“你杀了我,我师弟也不会放过你的,还有你师父他们,也都死定了的。”
孙悟空只是看着他,忽然垂下目光缓缓道,“我没想杀你。”

黄眉震惊,不知该如何接话,却见孙悟空收了金箍棒。

“回去告诉通臂猿猴,此事皆因我而起,老孙一人做事一人当。他若是想来报仇尽管来找我,与我师傅师弟无关,与这方圆十里走兽生灵更无关。他若是真英雄就收了造天旗,莫再牵连无辜。”
“若要做个了断,便让他来后山见我,老孙一定奉陪到底。”
说罢便一闪身,消失在空气里。



黄眉看着颜色阴晴不定的师弟,内心有些忐忑不安。他带着百十妖众往北而去却只能一人狼狈归来,硬着头皮向通臂禀报一番心里暗想此次师弟定要大怒,若是通臂一怒之下连他一并责罚,恐怕也难念师兄弟之情。
通臂听他说完却一言不发,只低着头似是若有所思,片刻后从地上跃起一个翻身蹿到了黄眉头顶几尺高的乱石堆顶,放声大笑。
黄眉不解,但见通臂大笑心里安了许多,便问道,“那孙悟空想挑战师弟你……你可是有所打算?”
通臂笑道“他一心找死,我怎好不陪?哈!”说罢一个筋斗从石堆顶翻了下来,跳到黄眉身边。
黄眉想起那百十个几乎是被秒杀的妖精,又几分担忧地开口道:“师弟定要小心些好,我带去的那众妖各个都是能以一当千的我万妖国精锐,可在那猴子面前却是不堪一击,我看他功力身法断然不像是身负重伤模样,其中必有古怪。”
“师兄多虑了,你师弟我如今已是万妖国国王,有万妖金丹已和我融为一体,又练成惊天地泣鬼神的吸仙大法,再者孙悟空已经被我麒麟腿破了金刚不坏之身,若是交手只怕挨不过我一招,不过……”
“不过如何?”
“师兄你最知我,我一向最讲公道,人怎么对我我就怎么对人,孙悟空虽然可恶,但我两次落败于他,他确实放我走了,亦不曾伤我性命……”通臂脸上闪过片刻为难,“此次他败在我手下,身受重伤已是命不久矣,我若再出手打杀了他,世人岂不要议论我通臂猿猴不仁不义?”

黄眉听的诧异,正要开口相劝,通臂却又忽然问道,“除了要我放过他师父师弟,他还说了些什么没有?”
“呃……他还说,师弟你若是真英雄就收了造天旗,莫再牵连山中无辜生灵,有仇只管找他一人去报,他一定奉陪到底。”
“哼!他自身难保还扯什么生灵无辜,好一套虚伪的假慈悲!”
“不过师弟,孙悟空虽然可恶不过……这造天旗再撑下去怕是这方圆十里真的就要寸土不生……”
“无需多言,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我这便去后山与他做个了断,你领众妖在此,不可妄动打扰。”
通臂说完一跃上了云端,“此外……师兄你去收了造天旗罢。”



通臂行在云间向着后山飞去,忽然不知撞上了什么,猛停了下来。定神细看,只见眼前云雾如常,并没有什么奇怪之处,通臂伸手去摸,眼前的流云空气本无体,然而却像是触到了砖墙一般。
通臂诧异,谨慎地后退几步,暗想是何人在此下了障眼法,便释出一个显性术,然术光散去后再摸,无形的砖墙却还在远处,通臂再试了一番相从旁边绕开,却发现这墙似乎无边无际,横在眼前挡住了去后山的道路。
通臂又试了几次耐心耗尽,只当它是个不知何人设下的结界,不管许多只拎起擎天柱便打,手起棒落用上了八分力道,然而银光一闪却似打在了空气上一般。
擎天柱打击之处,那流云还在原地丝毫未变,就好像只是普通的云雾无形一样,通臂大怒道:“何人敢拦我?!”然而只有浮云缭绕,并无回答,几次打击,擎天柱都打不到实体,然而自己却无论如何都通不过,总是被看不见的墙拦住。

几番下来通臂稍微冷静下来,暗自思索,这无形之墙必然是法术,且凡法术施行过便会留下痕迹,但是他仔细看过这四周一点痕迹都没有,这墙仿佛是凭空而生,本来就树在这里,足以见得这施法之人并非寻常之辈。

即便不是鼠辈,就算是玉皇大帝来了又有何惧?他已练成惊天地泣鬼神的吸仙大法,就是玉皇大帝,对上他通臂猿猴恐怕也是自身难保,反而是来得正好且给他增长法力。

拿下主意,通臂决定先诱骗此人现身再打杀,便开口恭敬道:“此结界甚是厉害,不知何人在此?可请现身来见?”

通臂边喊边环绕四周,找着隐身法的痕迹,忽然从下面云中打上来一串黑影,通臂防不胜防直直被打中后脑,跌下云端。


山峦叠嶂、草木莽深,林间依稀有条小道,悟空匆匆沿着小道往后山去,忽然远远地却看到山崖下老树边似乎有几个人影。
悟空心里诧异,他已吩咐了土地山神疏散了这方圆十里,这里怎么还留有人家未走?若是山中精怪可却又闻不到妖气。
想罢便加快了脚步走了过去,走得近了才发现原来是个老妇人和一个垂髫小儿,二人正坐在树下歇息,旁边放着几个行李包裹。

土地山神这次是帮了大忙,一路走来见到不少提着行李避难的村民,想必是这老小腿脚不便又老弱难行,走累了才在这里休息,然而此处却断然不是什么久留之地……

还是劝他们早早离开罢。悟空拿定主意,便走上前去。

几句好言相劝,那老妇人听了面上却显示出几分为难来,悟空不解追问,老妇人才迟疑道:

“实不相瞒,老身别无血亲,只有幼女相依为命,今日有地神大仙显灵预示天灾,要我们速速离去,可小女跋涉途中不慎跌断了腿脚,怕是再经不起长途跋涉……”老妇人说到这里已是有些哽咽,“若真如今日大仙所言天灾降至,也是命数,怕是老身和小女都躲不过了……”

悟空听她这话,再看那缩在老妇人怀里的垂髫小儿,腿上一处血污伤可见骨,确实是不能再走了,又看老妇人很是可怜便生了恻隐之心。若在平时就算是随便一口口水都能医了这小儿伤口,只是如今他真气耗损连自身都难保,思索至此便更为难,又想起通臂猿猴,只怕他很快追来,断不能再生拖延,赶快让这老小二人离得越远越好才是。

那老妇人看着悟空似乎下了什么决心,忽然做了个古怪的手势,伸手按向胸口,老妇人见他手上竟沾上了许多鲜血,顿时大惊,见悟空身形不稳忙伸手去扶他,却见他蹲下将满手的血抹到了小儿的伤腿上。

那小儿腿上见骨的伤口溶了悟空手上的血,不多时便以眼睛可见的速度愈合了。悟空再叮嘱那老妇人尽快动身,便站起来离去。

老妇人惊的说不出话来,许久才反应过来忙拽住已经走出几步的悟空,悟空毫无防备竟被那老妇人拉得踉跄了一下。

老妇人感激不已满眼热泪,连称恩公道谢不已,悟空摆手不言只示意她尽快动身,却忽见老妇人从怀里掏出个什么物件硬是塞到了他怀里,并认真道:

“实不相瞒于恩公,老身与小女并非凡人,实则是这山中修炼百年的白鹿,老身虽不才始终未能成仙,却也略通些疗养之道。”
“老身看得出恩公也是修炼之人,法力定是远超于老身,可周身却真气寥寥无几,又面色憔悴,脉息断续,想必是有暗伤在身。”
“恩公便拿了这灵芝去,定要多加调养,切不可再动真气。”
悟空看那灵芝形态舒展,根茎饱满,一看就不是凡物,细细看了便发现竟是天界王母至宝,九叶灵芝,顿时惊讶问那老妇人从何得来。
“这灵芝乃是老身前些日子在山中偶然得一贵人相赠,老身本不肯收,可那贵人却要可转赠有缘人,修为天定,这宝物于老身无用,如此便赠予恩公,以谢救命之恩。”


TBC.

评论

热度(37)

  1. 糖醋橙子越有木 转载了此文字
    发现了两年前没有后续的粮😂好吃好吃!!(我到底掉进一个多冷的坑啊要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