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醋橙子

一个透明写手

Eyes On Me

宇宙第一直:

*梅亚 MA!
*R18  201衍生产物
*溜坛陈年酸梅 设定已交往 ooc


  没人知道那个叫塞德里克头发乱如杂草的人是从哪来的,也没人知道他为何就如此突兀地介入了亚瑟与他之间所谓的主仆关系,但他的介入,让梅林感到十分不快。
  兴许今天亚瑟的摔倒真的有可能是他梅林前一晚未认真检查确认马鞍是否装好,这样的话他认错便是,再说他也的确有点心疼。但谁能告诉他,那个莫名其妙出现,向亚瑟献殷勤导致亚瑟比往常更嘲讽地讽刺他的混蛋是谁?
  “能为殿下效劳是我的荣幸。”
  哈,这话真是好听啊,毕竟亚瑟这个呆子就是喜欢听这种话。
  “我叫塞德里克。”
  好的,塞德里克我记住你了。
  当晚梅林在疲惫的工作以及与塞德里克进行了一整天的各种眼神斗争过后,躺在床上时竟没有一丝睡意。
  说不清楚,塞德里克也许想和亚瑟套上关系。这在旁人看来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梅林知道,亚瑟对他人抱有的怜悯之心,总是让他容易动摇感情。
  不,以上都不是梅林首要担心的,他最担心的是自己的位置会被塞德里克顶替。一闭眼就会浮现今天亚瑟对自己臭着张脸责备自己的愚蠢,而另一边则对塞德里克展露带有夸赞意味的笑颜。甚至还用塞德里克嘲讽了自己——“荣幸”。
  脸上挂着随意微笑的表情,内心却并不坦然自若。梅林用理智告诉自己是自己多想了,是自己对那位金发王子可能有点在意保护过头了。但这一切自我催眠都在几天后的打猎中逐渐坍塌瓦解。
  午后的阳光舒适恬静,透过交错纵横的树干枝叶在松软的泥土上碎落星星点点的光芒。这样惬意的时光明明该是午睡或与城内的友人聊天消磨,而现在梅林却不得不绷紧神经,紧跟亚瑟的脚步悄声前进。后面几名骑士同样谨慎小心,听从了亚瑟的命令准备分开行动。现在只剩梅林待在亚瑟身旁——哦,还有塞德里克。
  “吼——”
  忽然一声巨响,听起来像某种凶猛动物的叫声,山林震撼,鸟儿纷纷扑棱棱地飞出林子。
  “把矛给我!”亚瑟大喊,把吓得出神的梅林喊回神,梅林将矛准确无误地扔给了亚瑟。亚瑟有力地掷出长矛,却对气势汹汹的来者毫无作用。
  “可恶……快!快离开这!”亚瑟呼喊着各位骑士,脚边凋落而下的树叶被风带起旋转又落回地面。
  身后咆哮似的嘶叫声愈发逼近——亚瑟却跌落于地。千钧一发,梅林不得不动用魔法将那只猛兽消灭。看见亚瑟站起时舒展的神情,梅林也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是谁扔出了那只长矛?”
  亚瑟微笑着询问周围的人,梅林正纠结是否要提出邀功,刚刚什么都没做,已经吓得木然的塞德里克就轻咳了两声引起了亚瑟的注意。
  “是你?塞德里克?”
  “是的,殿下。”
  该死的,塞德里克?亚瑟你居然认为像他这样胆小如鼠的小人能救得了你?梅林感到不可置信并且怒火中烧,又不知多少次确认了卡梅洛的王子脑袋里绝对没有脑子。
  “你救了我。你想要什么奖励?”
  “我只想…umm…成为一名王室侍从。”
  梅林眼睁睁看着亚瑟答应了塞德里克几乎已经危及了他地位的要求,肚子上的疼痛让他愈发恼火。他不在乎塞德里克对他的挑衅,他只知道,如果亚瑟再一次对塞德里克展现出他与对待他不同的仁慈,如果亚瑟再一次对他露出那样的笑容,梅林也保不准他会做出什么。
  事实证明,没脑子的王子完全不会观言察色。
  梅林第二天一早醒来尽管已经非常辛苦了,却还是强迫自己尽到自己侍奉亚瑟的职务,端上早餐便往亚瑟的房间去。
  说实话他还蛮喜欢一整天中的这个环节。因为这种时候,亚瑟都会乖乖地吃早餐,没有过多的时间和他斗嘴。而自己就能在一旁欣赏他的金发小王子难得乖巧的样子。还因为他是唯一一个能随意进到亚瑟房间的所谓仆人。
  “那是午餐吗?”
  “并不是,是早餐……嗯?”
  梅林关上门,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摆满丰盛食物的餐桌。再抬眼看到的是塞德里克,和亚瑟无暇顾及他而饱食后满足的表情,突然心情就非常失落了。
  “那请问还有什么我能效劳的吗,殿下?”梅林咬牙切齿地开口询问。
  “哦没有了,塞德里克都做完了。”
  “不,殿下。我似乎还有马厩没有清理。”
  梅林发誓他绝对会把那个挑衅他的塞德里克狠狠收拾一顿,还有亚瑟。
  他刚走进马厩还未准备好开始工作就感到一阵晕眩。待他清醒过来时,闯入眼帘的是亚瑟睁着眼睛装无辜的样子——而就梅林对亚瑟的了解,这是亚瑟在暴风雨前的宁静。
  “梅林,你在干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弯腰…呃…”
  “找东西吗?那我想我们应该都在找同一样东西吧。”
  “什么?”
  “你问什么……我的马呢?”
  梅林突然清醒,抬头没有看见任何一匹马匹的影子,而自己脸上正粘着什么。
  “这不能怪他,殿下。他也许是过度劳累……”
  “不,我没有!”梅林慌张地向亚瑟解释,很是不悦塞德里克的出现总是在他在亚瑟面前出丑时。
  “他只是需要休息。休息一夜,也许就好了。”
  梅林睁大眼睛不敢相信亚瑟居然这么快就接受了塞德里克的意见。
  “而我,可以顶替他为殿下您守夜值班。”
  开玩笑!亚瑟的房间你最好不要再进去一次!梅林真恨不得当即就将塞德里克打晕过去。
  “他是在挑拨关系!亚瑟你是笨蛋吗这都看不出来?”
  “你刚刚叫我什么?”亚瑟挑眉,表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严肃。
  “笨蛋,他叫您笨蛋。”
  “好啊你梅林,你就好好休息,今晚由塞德里克侍奉我。”
  “我没有……”
  “我让你回去!”
  亚瑟瞪大眼睛,表情凶狠,走出马厩时没有一丝犹豫,干净利落,颇具王者风范。而塞德里克挑衅的小表情也被梅林尽收眼底。
  梅林一直觉得,自己对亚瑟的爱甚于爱自己,这样亚瑟也许能对他态度有所改变。但看来不是的。最好不要对亚瑟这种笨蛋抱有任何希望,他需要的,是足够强硬的方式来告诉他他该怎么做。
【上车见评论】

评论(1)

热度(76)

  1. 糖醋橙子顶着锅盖抢了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