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醋橙子

一个透明写手

【MA/AM无差】Teenage Dream(现代AU/清水短篇一发完)

*MA/AM无差 

*现代大学AU  清水 甜 HE

*OOC可能

*送给被虐文扎心的包太 @五蚊-   比心~!

*配合水果姐的 teenage dream 食用更佳哟~~

---------------------------

 

  梅林一直喜欢亚瑟,不过除了他自己和他的发小没有人知道。这是自然的,因为除了威尔,学校里所有人都认为他是个孤僻的geek。至于威尔,好吧,和梅林一样,也是个geek,所以平时除了他们两个,学校里没人愿意带他们一起玩。而亚瑟就不一样了。亚瑟·潘德拉贡,学校里的风云人物,且不说父亲是当地的议员,仅凭他出众的外貌,漂亮的金发,高超的球技就能吸引一大众粉丝。眼看着六月毕业舞会就要到了,大家都开始到处约舞伴。走在校园里,所有姑娘们都聚在一起,讨论都有谁邀请了她,或者她邀请了谁。


  梅林和威尔怀里抱着一大摞书,走过一撮又一撮姑娘,但是却完全没胆子上去邀请一位。梅林泄气地叹息,“这样下去,咱们最后没准只能邀请彼此了。”


  威尔耸耸肩,“我可不想和你跳舞,梅林,我还想要我的脚呢”


  “说真的,你就不考虑一下去邀请芙蕾雅?我看她还没有人邀请,如果你去的话没准能成功”


  “拜托了拜托了!芙蕾雅可是宅男女神拍第三的女生!我去邀请她?不可能的,用膝盖想都知道绝对会被耻笑一番。”


  “那又怎么了?她没人邀请,你正好缺一个舞伴,为什么不试试?”


  “那你为什么不去试试邀请潘德拉贡呢?”


  “嘘!!!别说那么大声!”


  “怎么了?他又不是伏地魔,为什么不能说?”


  “你让我去邀请亚瑟?别逗了,傻子都看得出来我们不是一路人”


  “我怎么看不出来”


  “可能因为你比傻子还傻”


  “梅林!”


  “好吧好吧,也许你比傻子好那么一点……”梅林把书塞进他的储物柜里,然后狠狠地把门关上,“你看,威尔,亚瑟身边那么多美女,他为什么会答应我呢?嗯?根本毫无道理!更何况我还是个男的”


  “我看不出来你比姑娘爷们儿在哪儿”


  “闭嘴。总之,这绝对不可能,我可不想自取其辱。就这样吧,大学留点遗憾也是好的。”


  “啊天哪我真是受够你这种悲观主义了!这是最后一年了梅林,你就不能鼓起勇气试一试吗?”


  “与其被拒绝让美梦破碎,我宁愿继续幻想”


  “不行。”威尔咬着脸颊,看起来像是下定决心一样,“这样吧,咱们一起去邀请,我去邀请芙蕾雅,你去邀请亚瑟,如果不行,那么就咱们两个人跳舞”


  梅林瞪着他,就好像他突然长出两个头一样。


  “怎么样?成交吗?”


  “……你真的去?”


  “我真的去”


  梅林拧着嘴,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下了决心,“好吧,成交!”


  *-*-*


  第二天,梅林特地起了个大早,从头到脚把自己收拾了一番:他拿出自己最好的衣服换上,还悄悄喷了一点古龙水在上面;他特地用梳子好好梳了梳头发,让平时看上去总是凌乱的黑发变得顺了一些。收拾妥当以后,他又在家给自己鼓了半天的气,直到弟弟莫德雷德看不下去把他从玄关踢出去,他才终于决定去学校。


  走在路上的时候他总感觉周围的人都在看他,他自我怀疑地低头看看身上的衣服,并没有被贴小纸条,也没有黏上什么东西,平平展展的也不像他平时随便套在身上的衬衫那样松垮。梅林想了一圈也不知道究竟有什么不对。他甩甩头,像是要把那些杂七杂八的想法都甩出大脑一样,安慰自己那些只是错觉,其实根本没人多注意他。


  他走进更衣室,把书从储物柜里面拿出来,然后躲在打开的柜门后面悄悄看着另一边被朋友们包围的亚瑟——亚瑟就是亚瑟,他身边从来都会有一群人围着,绝对没有落单的机会,所以想要单独去问是几乎不可能的。梅林在原地深呼吸几次,终于鼓起十二万分的勇气,向他们走过去。


  “嗨,亚瑟。”


  可能是梅林打招呼的声音太小,那群人都没有注意到他,除了亚瑟停下聊天看向他这边,其他人都还在说笑。


  亚瑟似乎对他的到来感到很迷惑。他轻轻咳了一声,身边还在说笑的立刻都停了下来,齐齐的往梅林这边看。


  “呃——我是想问——”被这么多人一起看着,梅林原先准备好的台词突然就跟蝴蝶一样飞走了,“我——我是想——你——呃——”心跳越来越快,梅林几乎感觉要喘不上气来了。眼看着亚瑟的表情越来越迷惑,周围人也越来越不耐烦,梅林突然后悔自己怎么会答应威尔这种事?他根本不该来的!他会成为所有人的笑柄!他都能想到那群人会怎么说了,梅林,一个怪胎,竟然想要邀请亚瑟王子跳舞?天哪!他要是能够隐形就好了!梅林感觉自己脸颊发烫,呼吸急促,额头和后背全是冷汗,手脚发冷,眼前甚至都有些发黑。


  “你们先聊着,我和梅——这位同学,去那边说话。”亚瑟走向梅林,推着梅林的背往另一边走,“继续聊,我很快就回来。”


  亚瑟把梅林单独带到一个没人的角落里,手掌在他的后背上安抚地顺着,直到梅林能够正常呼吸才开口问他,“你想问我什么?”


  梅林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着亚瑟,那金色的睫毛、明亮的眼睛、高挺的鼻子、红润的嘴唇……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他晕乎乎的想着,然后突然想起来亚瑟还在等他回答,这才有点结巴地说道:“我、我是想问你,你,你那个,毕业舞会有、有伴了吗?”


  亚瑟一瞬间看起来更迷茫了,但是很快他就明白了过来,“你想邀请我去毕业舞会?”


  “是的!”


  “哦。”亚瑟咬着下唇,看起来颇为为难,“但是我已经有伴了,抱歉……”


  听到亚瑟有伴反而让梅林松了一口气。他就像认命一样笑了出来,点点头,看着地面和鞋尖,就是不敢看亚瑟的脸,“呃,好吧,这没事,呃,那我,那我去邀请别的人。嗯,就这样,谢谢。”他说完就转过身,想趁着还没哭出来的时候赶紧离开,但是却不幸的被亚瑟叫住了。他回过头,小心的看着亚瑟。


  “虽然不能一起去毕业舞会,但是不如和我们一起练舞,怎么样?M——Mate?”不知道为什么亚瑟看起来也有些脸红,他抿抿嘴,十分真诚地看着梅林,“呃,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我叫亚瑟。”他向梅林伸出了一只手。


  “梅林,我叫梅林。”梅林握着亚瑟的手摇了摇——其实要他说的话他根本都不想放开!但是这样做的话大概会被认为是变态吧?为了以后着想梅林还是即使放开了。


  “很高兴认识你,梅林。那么今天下午下课后在这里等我好吗?我们一起去练舞。”亚瑟微笑着发出邀请。


  梅林点点头,随即感觉自己傻盯着亚瑟点头就像个白痴一样,“好的。”


  亚瑟又一次冲他笑了笑,然后挥了挥手回到他的朋友那边去。梅林虽然没有邀请成功,但是能和亚瑟说上话已经够他激动了,而且还能一起练舞?哦天哪!就算是一群人一起去练舞他也无所谓!!!


  梅林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轻飘飘的,他完全合不住自己的嘴角,还一直哼着哈利波特里面的插曲,直到威尔一屁股坐到他旁边的座位上。


  “怎么样?兄弟?”


  威尔苦着一张脸瞟了他一眼,“没戏了,她有舞伴了。”


  “噢,呃——”


  “你去和亚瑟跳舞吧,我就孤独的坐在一边看你们就好了。”


  “事实上,”梅林耸了耸肩,“亚瑟也有舞伴了,你还没被抛弃,哥们,你还有我。”


  “那你笑这么开心干什么?”


  “well——因为亚瑟邀请我一起练舞!”梅林兴奋得好像要给全世界宣布一样。


  “我猜是一群人一起去,而你根本没有机会和亚瑟搭上话的那种练舞吧?”


  “我想也是,不过这有什么关系?重要的是亚瑟在!反正无论练得怎么样我都只有你的脚可以踩,我没什么可以挑的。”


  威尔被逗笑了,“请你就算不为了我,也为了我的脚好好练好吗?兄弟?”


  梅林笑着拍了拍威尔的胳膊——不,其实该说,他现在都有点合不住嘴了。


  “……威尔?”


  “嗯?”


  “我觉得我好像笑得有点脸僵住了。”


  “……白痴。”


  *-*-*


  下午最后一节课的铃声刚响,梅林就抱着书冲出了教室,一路狂奔跑到更衣室,准备趁着亚瑟来之前先准备一下。然而刚一进门,他就发现自己还是来晚了一步——亚瑟已经收拾好东西在等着了。


  他进门的时候,亚瑟正在低头拿手机发着什么东西,一看到进来的是他,亚瑟立刻把手机屏幕关掉,看起来有些局促(真的吗?梅林严重怀疑像亚瑟这样的人生赢家也会有局促的时候),“梅林!你来的好早!”


  “呃……你来得更早。”梅林一对上亚瑟就开始觉得自己前22年的英语全部都还给老师了,他现在的遣词造句水平基本就和没有上过学的文盲一样。


  “哦,我们下午没有课,所以来得早了点。”亚瑟看了看梅林怀里的书,“用我帮你吗?看起来很重。”


  “不用了不用了!我的柜子就在那边……嗯……我、我先去放书……”梅林紧张地冲亚瑟笑了笑,就赶紧奔向他的储物柜。因为太过着急,他试了三次才把钥匙插进锁眼里,然后把他怀里的三本书塞进去,拿出他的书包。在他关上柜门去找亚瑟之前,他做了一次深呼吸,用手把头发理顺,心里默念了两遍“没事的梅林还有别的人一起去亚瑟不会太注意你的”,然后才关上柜门向亚瑟走去。


  “收拾好了?那我们走吧。”亚瑟把手机收进兜里,准备向外走。梅林楞了一下,左右看看没有发现亚瑟的其他朋友。


  “亚瑟?其他人呢?”


  “什么?”亚瑟一时有些迷惑,随即便明白过来,“哦,其他人,呃——他们今天都有事,所以让咱们先去,他们随后就到了。”


  “好吧。”虽然早就料到肯定会有其他人一起去练舞,但是真正听亚瑟这么说却又是另一回事了,梅林只好扑灭心中和亚瑟一起去练舞的小火苗,安慰自己别想太多。


  两人出门以后,梅林以为亚瑟会像平时一样去停车场开车,于是便自动向停车场的方向走,但是亚瑟今天却径直向着另一个方向走了。梅林有些尴尬,于是趁亚瑟没注意到他走错的时候赶紧小跑几步跟上去。他跟在亚瑟侧后方,时不时在亚瑟视线的死角欣赏他英俊的脸,越看越觉得喜欢,小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梅林一路上只顾着花痴,根本没注意亚瑟在带着他往哪儿走,也根本没发觉自己竟然冷落了亚瑟一路,一句话都没和他说。等到他们停下来的时候,梅林才注意起周围。“公交车站?”


  “嗯,我们搭公交车去快一些。”亚瑟回答道,话音刚落,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屏幕,咬住了下唇,“亚瑟·潘德拉贡。”


  梅林自觉地离亚瑟远一些,留给他私人空间。他站到站牌前,研究起车站。


  “……我不管!总之你们必须来!……别开玩笑了!那样就只剩……”


  虽然梅林想要一心钻研车站名,但是亚瑟打电话的声音还是没法控制的冲进他的耳朵。听起来亚瑟似乎不太愿意和他两个人单独练舞,这么坚持要别人来……他咬了咬嘴唇,深呼吸,又低头审视一番自己的衣着。刚才在更衣室里面的勇气突然又全部消失,他现在只觉得自己看上去一定是那种穿着皱巴巴衣服还浑身带着好几天没洗澡的臭味的geek。好吧,也没差,除去好几天没洗澡,他本身就是这么个geek。他这样,和亚瑟那样的人站在一起?别人会怎么想?他突然想要跳上随便来的哪一趟公交车离开了。


  “抱歉,梅林,那伙人说要晚一些才能来。不过我想也没事,看样子公交车一时半会儿也来不了。”亚瑟挂掉电话以后就来找梅林,他听上去似乎还对那伙想要放他鸽子的人很不满。


  “呃……亚瑟,其实,我也不是必须要去练舞的,如果……呃……我是说如果,你们不方便的话,我就不去了。”梅林转过身,但是却不敢抬头直视亚瑟,他害怕如果看着那双漂亮的蓝眼睛他会因为太过尴尬而喘不上气。如果一开始就是他会错意了怎么办?如果亚瑟邀请他只是为了不让他难堪怎么办?他却傻兮兮地信以为真,结果导致亚瑟不得不忍受他这个怪胎……梅林越想越丧,几乎快要哭出来了,真的,他都能感觉到泪腺开始发酸了。


  “怎么会?我没有说过——”亚瑟突然停下来,他微微低下头,想要看梅林的眼睛,“梅林?出什么事情了?你不会是——”


  “我没事,真的没事。”梅林赶在亚瑟说出“哭了”之前赶紧抬起头看他一眼,幸而他的泪腺还没有那么发达,否则他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只是——呃——害怕会麻烦到你,毕竟我和你的朋友们不熟,要带我一起去的话会不会影响到你和朋友们玩?我不想让你因为我不好做。”


  亚瑟听完梅林说的理由以后,释然的笑了,他拍拍梅林的肩膀,目光真诚,“不会的,梅林,如果我感到麻烦的话一开始就不会邀请你,相信我。现在别瞎想了,让咱们来一起研究一下坐到哪一站下车……”亚瑟没有把手从梅林肩上拿开,反而直接揽住梅林的肩膀,走到他身边和他一起研究车站。梅林现在什么车站名都看不进去,他所有注意力都被搭在肩上的胳膊和亚瑟身上好闻的气味占据了。天啊,梅林感觉他的脸都要热炸了!


  “你、你、你呃你不知道坐到哪里下、呃下车吗?”梅林小心地往旁边走几步,把亚瑟的胳膊从自己肩上挪开。他死盯着某一个站名,坚决不扭头看亚瑟。


  亚瑟收回了手,看上去很专心地研究着站牌,“我还是很小的时候坐车去过一次……我想想……大概是这个吧。”他指着一个站名,梅林看了一眼,发现那个车站离这里还不远,其实走路过去的话也就三十分钟的路程。他又向来车的方向看了看,没有任何公交车要来的迹象。


  “要不然咱们走路过去吧?那一站离这里不太远。公交车看起来暂时还来不了。”梅林掏出手机打开公交定位APP,查了查,“下一班还要十分钟才会来。”


  亚瑟凑过去看梅林的手机屏幕,金色的脑袋正好轻轻抵着梅林的头,导致梅林整个人都僵硬起来,连大气都不敢喘。


  “那咱们就走路过去吧。”亚瑟抬起头,双眼直直看向梅林,四目相对的瞬间,梅林分明感觉到一支箭从谁知道是什么地方的方向射进了他的心脏。


  “好……”梅林像个提线木偶一样,呆呆地点头。


  *-*-*


  梅林从没想过有一天他能和亚瑟聊得这么愉快,是说,他从没想过社交达人亚瑟也会对那些超级英雄魔幻电影感兴趣。在去练舞房的路上,梅林一直在和亚瑟大谈特谈哈利波特和神秘博士,其实按照梅林的经验来说,一般他只要开始滔滔不绝地说这些,听他讲话的人很快就会厌烦,然后心不在焉地应和几句,之后就会找别的来岔开话题;但是亚瑟却没有这样,他一路上都兴致勃勃地听他讲,偶尔还会提到他觉得其中有意思的情节,然后让梅林更加止不住地说下去,几乎就像是在鼓励梅林一直说。等到了目的地,梅林才发现他竟然和亚瑟——他一直喜欢的亚瑟!那可是亚瑟啊!——聊了一路。


  “呃——抱歉,”梅林舔了一下说了太久发干的嘴唇,不太好意思地看向亚瑟,“我一不小心就忘乎所以了,是不是烦到你了?”


  “没有,我觉得很有意思,而且我也很喜欢哈利波特和神秘博士。”亚瑟快走几步拉开了练舞房的玻璃门,“进来吧,我想他们应该到了。”


  “哦,嗯,好。”一想到马上就要见到亚瑟的那群朋友们,梅林就开始觉得紧张,喉咙发干。他对那群人不是很了解,如果他们……哦天哪,不不不,梅林,你可以的,加油!梅林暗暗捏了捏拳头,为自己加油打气。


  他这幅紧张的样子全部都落入一旁的亚瑟眼里,他冲屋里面看了看,高汶和帕西正站在里面,冲他们挑着眉。


  “公主,你可是迟到了。”高汶咬了一口苹果,然后把咬过的苹果递给帕西,帕西就着他咬过的地方也咬了一口。


  梅林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两个。这两个人,也是gay????


  “没等到公交车。”亚瑟看了一眼梅林,然后不满地看向高汶和帕西,“收敛点,高汶。”


  高汶无所谓的耸耸肩,把苹果拿回来三两口吃完了,“这位就是梅林吧,幸会,我是高汶,这是帕西,他不太爱说话。”


  “你们好。”梅林冲他们点点头,笑了。感觉……嗯,人还不坏嘛。梅林有些庆幸地想。


  亚瑟把梅林的书包也拿上,一起放到墙角大家放东西的地方,“莫嘉娜他们呢?还没来?”


  “兰斯去接他们了,应该快到了。”高汶凑近梅林,“所以——梅林你要和谁去舞会?”


  “呃——我、我和威尔一起去。”梅林没由来的紧张。高汶确实长了一张不错的脸,很帅气,但是他看梅林的样子总让他有些恶寒,就好像——倒不是说梅林自我意识过剩——他有意在挑逗梅林。他看了一眼帕西,高个子看起来对此并不在意。


  高汶若有所思的点头,“威尔……你是gay吗?”


  “什么?”


  听到高汶这么直白的问句,梅林和亚瑟几乎是同时叫了出来。梅林不安地看了一眼亚瑟,但是甚至连亚瑟什么表情都没敢看清就转回了视线;高汶也向亚瑟瞟了一眼,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


  “这没什么的,是就是,没什么好害羞的。”


  “我——嗯——我是,但是……”梅林紧张得脸红,到底为什么会说到他的性取向?如果亚瑟发现他……不对不对,邀请亚瑟去舞会的时候他就应该知道了,但是……


  “行了高汶,别那么多话。”放完东西回来的亚瑟在梅林看不到的地方瞪着高汶。帕西低下头低声笑了起来,高汶听见了以后转身跳起来用胳膊夹住他的头,让大个子不得不弯腰,然后一边用手揉他的头发一边威胁:“让你再笑让你再笑!看我毁你发型!”然而梅林想说,帕西那么短的头发,这招根本没作用吧?莫名其妙被喂了一嘴狗粮的梅林决定还是把自己的钛合金狗眼从这一对身上拿开吧。


  不过拿开以后,梅林才注意到亚瑟就站在他身边,距离近到他能清楚地看到他金色的睫毛像某种鸟的翅膀一样颤动着,这对梅林来说又是在心口上的一个暴击。他不由自主地后退半步,免得自己一会儿窒息身亡。


  亚瑟咬了咬嘴唇,看着梅林,“走吧,咱们开始吧?”


  “不等其他人了吗?而且你的舞伴也没来。”虽然不知道亚瑟的舞伴是谁,不过看起来绝对不会是高汶和帕西。


  “没事,我们可以先练,她跳得比咱们都好。”亚瑟说。他扭头看向还在玩闹的高汶和帕西,“别玩了,干正经的。”


  “好好好,公主息怒,我去给开音响。”高汶笑着松开了帕西,狗腿一样跑去开音响,很快,华尔兹舞曲就响了起来。


  “来吧,”亚瑟抬起手搭在梅林右侧的肩膀上,然后向他示意了一下,“练舞。”


  “哦,呃,好的。”梅林紧张地咬着嘴唇,将手扶在亚瑟后背肩胛骨的位置,然后左手拖着亚瑟的手。天哪天哪天哪!他碰到亚瑟的手了!!梅林觉得他今晚会因此兴奋得睡不着觉的。


  “我往后你就向前,跟着我,没问题的。”亚瑟安慰着梅林。


  梅林紧张的点点头。


  开始的一段时间梅林跳的糟糕透了,他太过紧张,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和亚瑟接触的身体部位上,亚瑟身体的温度,他身上淡淡的须后水的味道,他扇动的睫毛,他高挺的鼻子,他性感的嘴唇……亚瑟就像是一剂强效迷药,让他头脑发昏手脚迟钝,所以他要么是踩到亚瑟,要么是自己被自己的脚绊倒,总之几次之后,他整个人都丧到了极点,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笨手笨脚的人,而且还是在喜欢的人面前丢脸!天,亚瑟陷在一定觉得他超级笨吧……他到底为什么会答应和亚瑟一起练舞?现在他都快后悔死了……梅林坐在地上,一边咬着矿泉水瓶口一边逼着自己把眼泪逼回去。


  “你是第一次跳舞吗?”亚瑟坐到他身边,也拧开矿泉水瓶盖喝水。


  “嗯……”梅林不敢看扭头看亚瑟,一直盯着自己的脚。


  亚瑟咕咚咕咚喝下半瓶水,也没有看梅林,而是看着那边还在跳舞的高汶和帕西,“那你跳的真的不错,我记得我最开始学跳舞的时候更惨,你知道吗,我甚至把教我的老师的裙子给踩掉了。”


  梅林听了忍不住笑出来。亚瑟也跟着笑,一边笑一边说,“当时那位女老师气得直接要辞职,说从来没有教过这么差的学生,要不是我爸极力挽留,并且亲自带着我登门道歉,我现在绝对跳不成这样。”


  “你爸爸对你还挺好的。”梅林一边悄悄擦眼角,一边说。


  “唔,还好,不过我觉得他只是不想让人认为他儿子连跳舞都学不会。”亚瑟又喝了一口水,然后把矿泉水瓶拧好盖子放到一边站起来,向梅林伸出手,“休息好了吗?休息好了咱们就继续。”


  梅林点点头,把水瓶放到一边,拉着亚瑟的手站起来。


  新的一轮又开始了。


  *-*-*


  他们一直练到晚上九点,练舞房要关门的时候才结束。撇开最初的惨状不提,梅林表现得十分好,没有再踩到亚瑟的鞋,也没有自己把自己绊倒,这可能都要归功于他强制自己不去看亚瑟,而是将目光更多地放在和帕西上演双人杂技的高汶身上。到结束那会儿,他和亚瑟已经能够完整的跳下来一段简单的步子了。亚瑟赞许的表情让他感觉所有的丧都瞬间消失,心情好了不止一个度。不过让他奇怪的是,直到最后他们离开,他也没有见到亚瑟的舞伴过来。


  “亚瑟,你的舞伴怎么没有来?”路上梅林忍不住问道。他们现在正在往公交车站的方向走,高汶和帕西开车走了,亚瑟说和他们不同路,于是跟着梅林一起去车站准备坐公交。


  “她说今天有事情耽误了,所以就不来了。”亚瑟低头抠着手机,不知道是在给谁发消息,出于礼貌梅林也不能一直盯着人家的屏幕看,只好目不斜视地盯着前面。


  “你的舞伴是莫嘉娜?”


  “嗯?嗯。”


  梅林想也许亚瑟现在并不想和自己聊天,于是也就没有再说别的。


  亚瑟似乎是和屏幕那边的人聊的不太愉快,他低声骂了一句,然后把手机屏幕关掉塞进了兜里,之后又突然拿出来,转头向梅林,“把你的手机号给我吧,以后方便联系。”


  梅林可以说是受宠若惊,“哦,好的。”他接过亚瑟的手机,输入了自己的号码,正准备还给亚瑟时,屏幕上面突然跳出来一条消息:


  莫嘉娜:爱你哟~xxx等你回家!


  一瞬间梅林感觉就像有人给他兜头浇了一盆冷水一样。亚瑟有女朋友了,就是他的舞伴,而且他们看起来还很恩爱。可能刚才亚瑟就是在和他的女朋友聊天吧。梅林原本开心的心情突然又沮丧起来,甚至还有点自责:他怎么会误以为亚瑟其实有点点喜欢自己呢?虽然亚瑟一下午温柔的鼓励让梅林实在难不多想。


  把手机还给亚瑟以后,亚瑟就直接拨通了梅林的电话,然后让梅林存下他的电话号码。梅林推说手机快没电了,回家再存,实际上只是因为他很早以前就有了亚瑟的手机号码,如果拿出手机上面大剌剌的写着亚瑟的名字,那很可能会让亚瑟觉得他是个变态跟踪狂。


  “对了,梅林,你的舞伴是威尔吗?”到了车站,车还没来,亚瑟就问道。


  梅林点点头,“嗯,对。”


  “他……呃……是你的男朋友吗?”


  “啥?!不不不,我从没见过比他还直的直男了,他不是我男朋友,我们只是死党,从穿纸尿裤的时候就认识的那种死党。”


  “噢。”梅林不知道为什么亚瑟看上去有些开心,或者说松了一口气?反正他现在满脑子都是亚瑟有女朋友的事情,根本无心研究让他伤心的男人为什么会开心,“能有这样的死党真好。”


  “是啊。”梅林心不在焉地应着。他正在思考如果现在拒绝和亚瑟练舞会不会更好点?如果明天莫嘉娜来了他就只能看着他们跳舞,而自己就必须要退居二线……虽然他仍然能够看到亚瑟,但是看到亚瑟和看着他跟女友跳舞是完全不一样的两种情况,前者梅林这么多年早已经习惯怎么应对了,而后者完全就是折磨。


  大概是因为梅林一直沉浸在自己的胡思乱想里面,没有注意到亚瑟,所以有大概一两分钟的时间他们都沉默着。亚瑟假装看着来往的车辆,用眼角悄悄瞅着看起来有些沉郁的梅林,他咬着下嘴唇,踌躇一阵,才终于下定决心一样打破沉默,“高汶和帕西认识很久了。”


  “是吗?他们看起来很让人羡慕啊。”梅林想起那个半长头发的男人就忍不住笑起来,整整一个下午他和他男友可没少给他塞狗粮!


  “嗯,他俩就像家人一样。”


  “……就像你和莫嘉娜?”梅林感觉自己的嗓子就像塞了一团棉花一样,他到底是怎么发出声音说这句话的?


  “是啊,不过我们是真的家人。”亚瑟笑起来。


  梅林感到一阵目眩。一半是因为看到亚瑟露出这样的笑容而花痴,一半是因为听到那句“真的家人”而难过到想要看一百遍伏地魔最终被杀死的情节来发泄。


  “真的家人”!!!这么说的话亚瑟和莫嘉娜都已经结婚了吗?天哪,想不到他竟然已经信息落后到这种地步,连暗恋的人结婚都不知道!!而且,他竟然还去邀请亚瑟跳舞!!如果现在给他一块豆腐他立刻就去撞死。


  “梅林??你还好吧??”亚瑟大概也看出来梅林不太对劲,他抓住他的胳膊晃了晃,另一只手虚拦着他的肩,仿佛梅林马上就要瘫倒一样,“抱歉,梅林,我不知道这对你刺激这么大……抱歉。”


  梅林听了以后震惊地看着他。这么说亚瑟知道他暗恋他了?!天啊!真的给他来块豆腐让他撞死在上面吧!


  “没事,我很好。”梅林摇着头,不肯看亚瑟。他现在只想赶紧回家,以免自己控制不住难过的心情做出什么让亚瑟难堪的事情来。


  亚瑟虚揽着他的肩的手臂收回来,拍了拍他的后背,然后抱着他,让他的头抵在自己肩上,安慰道,“你会遇到更好的。”


  梅林被亚瑟的味道包围着,温暖的手掌轻缓地拍着他的后背,这是他想过很多次的“人生中最幸福的事情”,但是现在他却并不是因为幸福而哭得喘不上来气。亚瑟一直在安慰他,轻声说着“没事的没事的”,手来回抚摸着他的头发和后背。几趟公交车停了又走,他们始终都没搭上任何一辆。等到梅林终于哭累了以后,最后一班车已经开走五分钟了。他不好意思地看着亚瑟肩上被眼泪浸湿的地方,抽着鼻子说,“抱歉,弄湿了你的衣服,我会赔你一件的。”


  “不用,我知道那滋味很不好受,没事的,你不用在意。”亚瑟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看上去也有些发红,不过灯光昏暗,梅林觉得可能是自己看错了,“看起来没有公交车了,咱们坐出租车回去吧,我送你。”


  “不用了,太麻烦你了。”


  “没事,我家和你家离得不远,顺路。”


  “……你知道我家在哪?”


  “啊,对啊,你说的。”


  “……是吗,我都不记得了。”


  “你太难过了所以一时记不起来了吧。”亚瑟笑了笑,然后向驶来的出租车伸出了手,“出租车!”


  出租车上的气氛并不活跃,尽管收音机里面播着晚间笑话,梅林和亚瑟也一点都笑不出来。十分钟以后梅林到了家,他站在家门口,看着载着亚瑟的出租车消失在夜色里,就好像亲眼看着自己的爱情慢慢远离一样。他回到卧室里倒在床上,给威尔拨去了电话。


  “威尔,我完了……”


  *-*-*


  亚瑟直到快十点才回到家。送完梅林以后,他不得不再穿过大半个城市回去,而在没有梅林的后半车程,他一直都抽噎着,司机大叔开到一半都忍不住开口宽慰起他来,尽管收效甚微。


  他刚一打开家门,莫嘉娜就从客厅里的沙发上弹起来,向他飞奔过来,然而满脸看好戏的表情却在看到他红肿的眼睛以后瞬间垮掉了。


  “怎么了亚瑟?出什么事了?”平日里欺负惯了亚瑟的女魔头莫嘉娜一看到弟弟这幅表情立刻就没了魔头的架势,赶忙揽着亚瑟的肩把他带到客厅的沙发上,并顺手关掉正在耽美小说界面的kindle,不过她虽然关的快,亚瑟还是瞥见上面写着“……他把Tom抱在怀里,亲吻着他的额头……”


  亚瑟突然更难过了。小说里面都有完美结局,可是他呢?完全就是悲剧收尾。


  “嗷——我亲爱的小阿提,到底怎么回事?那会儿我问你的时候还进展很顺利。”莫嘉娜看着这样可怜的亚瑟,忍不住母性泛滥,轻轻揉着他的头毛。


  “一点都不顺利!我全搞砸了!我把他惹哭了莫嘉娜!我没想到他……老天啊……我真的……”亚瑟说着说着又一次哽咽起来,他感觉嗓子胀痛,眼泪不停地在眼眶里打转,模糊着视线。莫嘉娜把他搂到怀里,亲了亲他的头顶,像小时候一样安慰他。他深呼吸几次,直到想哭的感觉不那么强烈了才开口说话,“一开始我确实以为他来问我去舞会,可能是喜欢我,但是他一直都在等别的人,问我别人在哪里,如果他喜欢我,难道不应该对独处开心吗?我叫你们过去,结果只有高汶和帕西去了。你知道吗?梅林看到高汶的那副表情,就好像天使就在他眼前!我一直都知道高汶比我更有魅力,更讨人喜欢,跟高汶站在一起的时候我怎么会觉得梅林会喜欢我呢?然后跳舞的时候他一直都在看着高汶,天啊,我在领着他跳舞,他却一直在看别的人!等公交的时候,我想让他放弃高汶,就和他说了高汶和帕西的事,他竟然难过到哭了!老天,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惹他哭的!我只是没想到他那么喜欢高汶!我只能安慰他,然后坐出租车送他回家……”说完这一大段,亚瑟感觉到嗓子又开始痛了。他吞咽了几下,不过并没有什么用处。


  莫嘉娜叹了口气,手掌在他后背像撸猫一样来回摩擦,“噢……亚瑟,别太难过,也许梅林看开了以后会喜欢你呢?虽然高汶是很讨人喜欢,但是你也并不差啊,尽管你的脾气臭的令人难以忍受,有时候还很自大,还总是乱用我的化妆品——哦,说起这个来,你玩坏了我的姨妈色口红,记得赔我——但是你也有好的方面啊,比如……总之你也有好的方面。”


  “真是多谢了。”亚瑟被莫嘉娜用她独有的方式逗笑了。他们姐弟就是这样,永远说不出对方有什么好处,但是在有需要的时候永远是彼此坚强的后盾。


  “那你接下来要怎么办?你还要和他一起练舞吗?”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了,而且我觉得他可能也不太想看见高汶他们……”


  “那我告诉高汶和帕西不用去了——”


  “难道你要让我和梅林单独跳舞吗?!不可能!我会疯的!”


  “唉,小蠢货,往好处想,没准梅林放弃了高汶就喜欢上你了呢?不试试怎么知道?”


  “莫嘉娜。”


  “嗯?”


  “你真是个女魔头。”


  “多谢夸奖~~”


  *-*-*


  第一天之后,梅林就再没在练舞房见到高汶和帕西了,而莫嘉娜和兰斯、格温倒是一直都坚持来。按道理来说,莫嘉娜来了,梅林就应该退到一旁,把亚瑟让给她,但是每一次莫嘉娜都不会和亚瑟跳太久,反而一直是他和亚瑟在练舞,把莫嘉娜晾在一边。不过莫嘉娜看起来也乐得清闲,经常捧着kindle坐在墙边笑得花枝乱颤,偶尔看到不知道什么内容还会冲梅林和亚瑟这边投来诡异的眼神,导致梅林一直觉得他十分无耻地三了亚瑟,绿了莫嘉娜,内心饱受煎熬。


  转眼间,一个礼拜零三天过去,明天就是毕业舞会了。梅林在亚瑟一个多礼拜的训练下,已经从会自己把自己绊倒变成了能够跟着音乐很顺畅地跳下来的程度,说真心话,梅林本人都没有想到他能做到这样。而这段时间里,他也渐渐和亚瑟熟络起来,交谈不会再因为紧张而结巴,平时也会互相调侃,就如同好哥们儿一般。尽管一开始的伤心还未痊愈,但是能够在毕业前和暗恋的人有这样多近距离的接触也算是了却多年夙愿。还有三十分钟练舞房就要关门了,其他人已经提前离开,只剩下梅林和亚瑟,而他们正要跳属于他们的最后一支舞。


  音乐声响起,梅林的身体带着记忆向前移步,而亚瑟则向后退开,他们配合默契,每一个步子都踩在点上,没有提前或延后,恰当地仿佛音乐是随着他们的舞步而弹奏。这一次,梅林没有再看向别处,而是直接用目光细细描摹着亚瑟的轮廓,放纵自己将亚瑟的模样深深的刻进记忆的唱片。而后,蓝色与蓝色相接,深色的夜空撞进另一片大海,目光一旦触碰,就紧紧连在一起,仿佛磁铁相吸,胶着难分。


  梅林对自己是怎么跳完的毫无印象,他的身体早已记住节拍替他完成了和亚瑟最后一支舞;他只知道当他从亚瑟的目光中清醒过来的时候,舞曲早已经结束,音响正无聊地发出滋滋滋的声音。


  这里应该有一个吻。


  梅林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他慌乱地看向亚瑟,仿佛在害怕亚瑟会读取他的思想一样。


  “呃……那么,我想就这样了?”亚瑟率先松开搭在梅林肩上的手,向后退开。他低下头,断开和梅林连接的目光,让梅林没由来的感觉到空虚和不舍。“我今天还有事,要早些走……明天见?我想?”


  “啊、嗯,明天见。”梅林像个木头桩子一样立在那里,呆呆地看着亚瑟收拾好东西如同逃命一般离开了练舞房。在亚瑟走后,他抬起左手,默默地盯着手掌,几分钟前,亚瑟的手还在上面稳稳地搭着,而现在那上面却空空的,什么都没有。以后也不会再有了。


  他抬起手,将吻印在亚瑟曾经触碰的手掌上。


  “……明天见,亚瑟……”


  *-*-*


  “嘿,告诉我,如果咱们不去跳舞,咱们来这里干嘛?”


  威尔一边喝着免费的鸡尾酒(学校拒绝为他们提供别的酒类),一边问坐在他身旁的好哥们儿梅林。


  “不知道。”梅林的目光漫无目的地在大礼堂里面飘荡,他什么都看,就是不愿意去看亚瑟和莫嘉娜。


  “如果你想去和亚瑟跳舞,就去吧,我觉得他大概快和他女朋友跳完了。”威尔冲亚瑟的方向抬了抬下巴,但是梅林仍然装作没有看到。“好吧!如果你不愿意的话,那就去拿点吃的来!你不能一个晚上一直都待在这里不动吧?”


  梅林撇了撇嘴,什么也没说就起身向甜点的方向走去。


  第一支舞刚刚结束,男生们都聚在一起聊天,女生们都结伴来找谢甜点吃。梅林小心地避开那些看起来甜美的女生,因为他知道那些女孩子一定都会或多或少谈及到亚瑟,而他现在最不想听到的就是关于亚瑟的事情。


  然而谈话还是难以避免地飘进他的耳朵。


  “……亚瑟和他姐姐跳得真不错,我敢说他们为了舞会一定练了很久……”


  “……住在一个家里当然会有很多时间练习,唉,我也想要这么一个帅弟弟……”


  梅林猛地停下,拉住刚刚走过去的姑娘,“你说什么?亚瑟的姐姐?”


  “哎哟你干嘛——啊你问亚瑟的姐姐?就是莫嘉娜啊!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哎我跟你说啊——”


  梅林没有听完姑娘的八卦故事,就急匆匆地向亚瑟那边跑去。


  所以,“真的家人”,真的就是“真的家人”!!天啊,他怎么会完全不知道!!


  梅林想起他和亚瑟练舞的时候,那些他以为是自作多情的安慰,那些触碰,那些他不明白的眼神,以及亚瑟最后的逃走……


  他希望自己没有理解错。


  亚瑟此时正和他的朋友们待在一起,如同梅林第一次鼓起勇气去和他说话时一样,他被朋友们围在中间,但是当梅林靠近时,他还是第一个注意到他的人。


  亚瑟脸上和朋友们调侃的笑容褪去,他的目光紧紧锁在梅林身上,就如同梅林用目光锁住他一样。


  他穿过朋友们,站在了梅林面前。他紧张地笑着,想要摆出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来,尽管他完全不清楚梅林在无视了他整场舞以后还过来干什么。


  “亚瑟。”


  “怎么了?”


  “莫嘉娜,是你姐姐。”


  “对啊,怎么了?”亚瑟觉得莫名其妙。


  “这么说,你没有女朋友?”


  “我……”亚瑟突然脸红起来。他实在搞不明白梅林到底在玩什么花样,甩了他以后再来取笑他吗?尽管他相信梅林不是那种会落井下石的人,但是眼前的情况实在难让人不多想。不过,他还是选择相信梅林,尽管他完全不确定等着他的究竟是鸡蛋还是花束,“我没有。”


  梅林听到回答以后,放松又欣喜地笑起来。而他面前的亚瑟却被他搞得完全一头雾水,甚至觉得自己被嘲笑了。


  亚瑟看着笑得一脸“幸灾乐祸”的梅林,心痛极了。他从没想到他暗恋的人会这么伤他的心。他受够了,他要是再喜欢梅林,他就是菜头!“梅林,我真的没有想到你是——”


  “亚瑟,”梅林却打断了亚瑟指责的话,他后退半步,抬起亚瑟的右手轻轻印上一吻,倾下身,视线穿过睫羽落在亚瑟的脸上,“我能有幸和你跳支舞吗?”


  被那样一双眼睛注视着,亚瑟感觉自己的心跳就像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的击缶表演一样,震得他的胸腔发麻。他点点头,自己那声“当然”就好像是从几百万光年远的地方传来的一样,失真得厉害。


  音乐又一次响起来,他被梅林拉到舞池里,身体自动跟着节奏移动,而他满眼满心就只有梅林、梅林、梅林。


  他希望自己没有理解错。


  *-*-*


  第二支舞,梅林和亚瑟几乎成了所有人的焦点。人们都惊讶地看着他们的“王子”和一个名不见经传的geek在舞池里翩翩起舞,尽管如果将他们拆开单独来看,完全找不到他们的共通点,也无法将他们想到一块儿去,但是此时在舞曲中,他们是那么相配,如同一枚硬币的两面终于合在一起,他们终于找到自己灵魂的另一半归宿。


  在舞池的两端,威尔和莫嘉娜几乎是同时看着他俩苦笑着摇头。


  “也就是你还不知道他也喜欢你吧。”


  *-*-*


  梅林和亚瑟从闷热的大厅里逃出来,坐在鲜少有人经过的礼堂后门楼梯上。六月的夜晚天气还非常凉爽,偶尔小风吹过,还能闻到阵阵花香。两个人并排坐着,中间隔着一个人的距离;他们都没有说话,只是抬头看着星空,淡淡花香在两人的鼻尖游走。


  “亚瑟。”“梅林。”


  两个人同时开口,也同时扭头看着对方。


  梅林的鬓角翘起来了。亚瑟的刘海有些乱。


  “你先说。”


  又是同时。两人看着对方紧张的样子,就好像看到了自己一般,他们一起笑了出来。


  “一起说?”


  “一起说。”


  然后是深呼吸。


  “我爱你。”“做我男朋友吧。”


  他们看着对方的表情从紧张变为惊喜,如同在照一面镜子。


  梅林拉起了亚瑟的手,而亚瑟则靠近梅林亲吻他的唇。


  他们中间那一个人的距离终于还是消失了。


  END

评论(10)

热度(60)